帶好小弟子 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以前沒寫過這方面的文章,今天就多寫一些。我得法時女兒三歲,現在女兒已經十四歲了,由於我能站在法理上認識,把孩子當作大法小弟子對待,所以女兒也能證實大法。自從《洪吟》出版後,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教孩子背《洪吟》,別看孩子小,學背的還挺快,背會了也天天不斷重複著背,然後教她背《論語》,這樣在她不能獨立學法的時候主要靠背《論語》和《洪吟》來學法,這給她以後的成長和教育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生病的,我們是修煉人,也會經常表現出消業的狀態,孩子也是一樣,每年都會出現發燒或咳嗽的症狀,在大法被迫害的頭幾年表現很嚴重,看到孩子發燒咳嗽的樣子確實很難受,我就給她讀法,教她發正念,念「法輪大法好」,背《洪吟》,堅信師父,這樣每次過關都很快。話說的很容易,但在常人中堅持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孩子已經上學了,她表現出的病態大家都能看的到,不吃藥不打針,老師以及身邊的常人都接受不了,覺的家長不負責任,另外孩子的爸爸未修煉,擔心孩子病情加重影響上學。在這種時候我都先給孩子講明道理,問她自己是否認為是消業和邪惡因素的迫害,孩子明白這個道理後,我們就能堅定的站在法上認識這個問題,問題也就很快解決了。經過很多次這樣的經歷,孩子再出現類似這樣的狀態,她爸爸心裏也有底了,就不再督促打針吃藥了。所以從我得法到現在,孩子也沒再用過藥。隨著孩子的長大,現在這樣的病業基本也沒有了。

現在的孩子都是獨生子女,所有的家長都當成掌上明珠,關心備至,所以我想與有孩子的同修、尤其孩子小的同修說,孩子表現出病業一定不要怕,自己心裏一定要穩,認清狀況,孩子能投胎到我們家肯定是不尋常的,現在師父把各種法理都講明了,只要我們多學法,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就知道如何對待這個問題了。

孩子上學每個階段的變化都是對大法弟子心性的嚴格考驗。我女兒二零零零年上的學,她當時只有五歲,當初讓她早上學希望她能多識字,能學法,但她上學後我也看到了早上學的弊端,雖然智力能跟上,但生活自理能力太差,需要家長操很多的心,實際得不償失。這是一個教訓,甚麼事儘量順其自然是最好的。

孩子上小學正是邪黨迫害大法嚴重的時候,我被迫害過,孩子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陰影,學校裏氣氛緊張,經常要傳達一些對大法負面的信息,包括徵簽、看誣陷大法的恐怖電影,孩子雖然知道大法好,但承受能力有限,知道按「真善忍」做事對,但理解不深,擺不正「忍」與「正念」的關係,所以形成了怯懦的性格,很怕事。中共邪黨真是太壞了,迫害法輪大法,不僅給修煉人造成傷害,給修煉人的家人造成傷害,真的也傷害了無數的國人。

孩子上小學二年級時,我家搬遷,孩子也轉學到新的學校,明顯感到孩子很壓抑,一方面自己年齡小,不願搶上,對甚麼事總是忍,再加上環境生疏,所以很孤獨。於是我找到老師,跟老師談了孩子的情況,並利用軟盤拷貝了一些大法真相材料給老師,老師理解了,孩子也輕鬆很多。因為孩子雖然學法少,但她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所以在學校各方面的表現都比較好,不用老師和家長操心,所以很順利的讀完了小學。

現在大陸的社會風氣很不正常,學生的學習好壞成了評價一個學生的全部。學習好可以上好學校,家長可以省很多錢,以後可以上好大學,找好工作,總之學生就必須學習好,由此,帶動教育領域風氣特別不好,老師課上不好好講課,課後自己辦班收費,學生不參加辦班就得受冷落,在這個風氣下怎麼能不隨波逐流,是修煉要過的關。

上初中擇校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問題,丈夫交際比較廣,有人主動幫助安排好的學校、好的班,而且有幾個人幫忙,我也希望孩子上好班,就半推半就任丈夫辦理。可是丈夫選擇其中一個辦理卻沒把事情辦成,對方的說辭是把我女兒與別的學生弄錯了,而其他要幫助辦理的人把名額辦給別人都成功了。我一下就明白了這件事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既然知道也就要放下了,那個學校校長承諾開學的軍訓不用參加了,等軍訓結束後再給我們安排。我放棄了這個辦法,而是參加距離我家最近的學校的分班考試,結果孩子考上了最好的班。由於這個學校生源少,老師教學卻非常賣力,校風很好,孩子在這裏上學,憑借自己的能力沒用操任何心。我們沒使用任何常人拉關係走後門的手段為孩子安排座位,讓老師重視孩子等。

初中的幾年,孩子入團的問題是對我最大的考驗。孩子被列為入團的對像,孩子不想入。孩子對這個問題認識很明確,就是不入。孩子平時在校的表現不用家長老師格外的操心,所以平時我也沒與老師溝通過,而且還是男老師,於是我給老師寫了一封信,由於初次與老師溝通,不知老師的狀態,還不能影響孩子以後的學習生活,於是我以孩子年齡小不夠入團標準為藉口,寫了現在不想入團,而且入團是信仰問題,孩子不入團不代表孩子不進步,而且把現在社會中流傳的三退的事透漏了一下。這樣孩子就沒入。

到了初中要畢業了,全班同學都得入團,老師問誰還沒入團舉手,並讓團支書發了入團表,而女兒沒有舉手,放學回家問我這樣做對不對,我說對,我們以為這樣就過關了,可第二天,老師把女兒叫到辦公室,問為甚麼不入團,女兒回答不想入,老師又問是不是你媽不讓入,女兒說是,又問你爸爸甚麼態度?女兒說,你別問了,反正我就不想入。老師說,這件事你不要聽你媽媽的,你要聽老師的,這對你以後的前途有好處。女兒說反正我就不入。回到家說這件事,孩子的爸爸擔心了,第一次入團時,孩子的爸爸就說入就入吧,入了再退唄,我說那能行嗎?這是修煉人嗎?出爾反爾,不入就是不入,因為大人也知道入不入團沒甚麼用,所以沒入。這次的問題比上次要嚴重,要涉及孩子的品德考核,還有其它需要老師給印象分的科目,是否會影響這些問題?現在的「分」對每個人影響都很大,家長都要考慮。由於長年的修煉基礎我對此毫無顧慮,修煉人就應該堂堂正正,不能因為眼前的利益而放棄根本原則,就像有的同修寫了保證再聲明,這是不對的。我心沒動,丈夫也沒起波瀾,我給老師寫了一封長信,首先感謝老師初中幾年對孩子的教育,然後告知我就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等於迫害孩子的媽媽,孩子還能入這樣的團嗎?我為孩子正確的選擇而自豪高興。我把法輪功在國際的弘傳、自焚真相、共黨的邪惡、全球傳《九評》 促三退都做了說明並附上彩圖,另外又將《零九年神韻晚會》,《我們告訴未來》兩光盤一起裝在一個檔案袋中交給老師。結果表明,我做的這個講真相行為沒有影響孩子,孩子體育成績中有一部份是老師的印象分,這個滿分在校方是有限額的,大多數家長都在這個分上拉關係走後門,而我家沒做,孩子也得到了滿分;在體能考試中有八百米跑測評,孩子平時跑步都不能達標,這次考試中也得了滿分;平時沒練過肺活量,這次測評也得到了滿分;再加身體健康指數測評、筆試考試,女兒體育總分得到了滿分,出乎我們意外,也感到了大法弟子的超常。

丈夫平時雖然見證了我修煉的變化,但他對大法不能達到全信,這次要中考了,他說,你求求師父幫一下唄。女兒說:「平時不精進,現在求好嗎?」我也知道其中的道理,但為了證實大法,我跟女兒說,那就求一下吧,以後要好好做。女兒給師父上了香,她怎麼求的我也沒問,我只想做給先生看,讓他見證大法的威力。中考成績出來,女兒的成績相對於平時的水平要好。

有了初中擇校的教訓,我們想好了就報考離家最近的省重點高中,這樣不用住校,孩子的狀況能隨時掌握,使其別脫離大法太遠。報考之前,該校給家裏打電話,說保證孩子能進本校重點班,而且可以隨便選班。家長都希望孩子進入最好的班,如果分不夠拉關係走後門得上萬元,還得能找準人,我當時也幻想如果能找到得力的人進入好班也挺好,後來想順其自然吧,能進甚麼班算甚麼班,因為從平時的學習情況也看出,平時學習補課花時間金錢最多的可成績最不理想,而平時沒花費太多精力的科目卻考的最好,這就是天意,也是對我的警醒,所以不再想了,可神奇的事出現了,校方打電話到家裏讓取錄取通知書,並告知孩子進了該校的基地班,我們夫妻簡直不敢相信,到學校取通知書時又確認一下確實是進了基地班,而且踩著分數線進的,一分不多也不少。回想整個過程,真的是為我和孩子修煉安排的,裏面有很多讓我們悟的因素,我們在修煉中把握好,師父給安排的最好,而且對不修煉的先生又是一次證實大法,先生也很感激。我跟女兒和先生說,我們的分數並不高,能進入基地班,這就是師父給設的線,我們要感謝師父。我有時通過這事洪法、勸三退時,先生也說入團一點用沒有。現在更理想的是孩子現在的班主任也是個新入門的大法學員。

這件事寫了這麼多,就是把我的經驗和教訓告訴面臨孩子中考、高考的同修家長,要擺正關係,把心放下,兒孫自有兒孫命,不會因為我們忙前忙後為其奔波而改變。而當我們走進大法,就會有所變,但這種變化也不需要我們去設想、去安排,只要我們修煉人做好該做的,儘量帶好孩子。雖然國內把孩子的學習看的很重,當然這是孩子的工作和任務,但我們要多在法上引導孩子,有時間就帶孩子學學法,沒時間學法,也要把孩子當弟子帶,耳濡目染的教他甚麼是大法弟子該做的,不該做的,讓他把握好自己,同化大法,成為大法弟子就一切都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