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同修成長的各個階段負起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師尊早在《法輪大法義解》中就說過:「有些孩子是有來頭的,是為得法而來的。」師尊又在後期正法時期的法中不止一次的說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從非常遙遠的宇宙天體來的主和王。那麼冒著天膽來的大法小弟子們,同樣是宇宙中的偉大生命。在這僅有的萬古機緣中,如果由於我們大法弟子的怠慢而錯失機緣,那將是怎樣的遺憾呢?作為大法弟子應怎樣負起這個責任呢?下面就如何帶好小同修談談我的做法。

首先談一談如何帶好我家的小同修:

我的孩子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得法的大法小弟子,孩子剛剛看《轉法輪》不到一講,師尊就給他調理身體,他的慢性氣管炎就好了,之後先後高燒和腮腺炎,消了兩次大業,身體就徹底的好了。我們夫妻倆誰有時間,誰就帶他學法煉功。只要是學法,師父就鼓勵他,他的天目就會看到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

有一次,在校看一本作文書上寫攻擊大法的文章,他當時腦子中想:「這都是假的。」這時他的腳踩在地上,就像要飄起來一樣。師父就是這樣鼓勵他對法的堅信。

零一年,他父親被非法抓捕的時候,他表現的比我都堅強。每次去看守所看他爸爸的時候,他都會在他爸爸面前笑話我如何在背地裏哭。

零二年,他父親從看守所出來後,沒上班期間,每天都帶他學法,他有悟不懂的地方,就問他爸爸。這個期間,孩子在法上提高的很快。很快的就進入漸悟狀態,各種神通都出來了。比如:發正念時元神飛到宇宙中去除惡;穿越空間(發正念時在這屋,發完正念後在另一屋);宿命通功能(看《上下五千年》能夠知道歷史人物今昔何在);撒資料時,遇到常人只要動一念:「讓資料飛進常人的包或屋去。」結果資料就真的飛進常人的包或屋去。並且寫了好幾篇證實法的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因為修大法,孩子開智開慧,在校的學習成績非常突出,都是學校的前幾名。這是小學階段,孩子很純,幾乎沒用我們操甚麼心。

到了初中階段,孩子的父親工作忙,教育孩子的任務幾乎落到了我一個人頭上。這個期間,我的父母也要我來照顧,這樣對孩子的管教鬆了,領著學法的時間少了,我甚至總是天真的以為我的孩子是修大法的,不會變壞的,認為修大法就上了保險了,卻忘了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也會污染了還沒有辨別是非能力的孩子。

孩子在初一的時候還很好,到初二時,學習成績開始向下滑,背著我們有的時候上網吧。我這時也沒有向內找找自己,怎樣帶孩子在法上提高,而是強迫孩子學法煉功,不聽,就與孩子大吵大嚷。正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每次領孩子學這段法時,孩子都會說:「你就這樣。」自己還不悟。

直到初二暑期和同修一起領孩子學法時,因孩子讀法坐姿不正,說他又不聽,便與其大吵大嚷。同修走後,我又以他學習成績下降為由,把他又罵了一通,甚至攆孩子走。孩子真的走了,甚至一個晚上都沒回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來。

面對以上發生的一切,我才真正的反省自己的不足。這時同修知道這件事後,組織了一次家長交流會,之後又組織了一次大法小弟子交流會。通過這兩次交流,我深深的意識到孩子就是家長的一面鏡子,孩子所表現的不足,恰恰是家長沒修好、沒做好的地方。

緊接著,我讓孩子在這次假期參加了集體學法小組,他通過學法後,知道主動講真相救眾生,勸退了不少同學。同時我也注重修好自己,去掉對孩子的情,儘量把他當同修看待。

緊接著孩子上了初三,初三階段學業繁重,學法時間少,一有時間我就領著他學法,上學期都很好。孩子也很懂事、學習也很努力。到了初三下學期,是學習非常緊張的時期,我總是害怕孩子法跟不上,總是在孩子面前絮絮叨叨,結果造成孩子雙重心理壓力。

而就在開學一個月後,學校突然停止補課,然後孩子拿回一封給家長的信,讓在上面填寫是否同意補課?因信上寫的是晚上在校上自習,不用老師上課。孩子的父親覺的反正是上自習,在家上也一樣,孩子還能在家學學法,於是與兒子商量商量就在上面寫上了不同意。正是基於以上兩個原因,孩子從這時起,連續二個多月沒上晚自習,天天晚上去網吧呆著,或到廣場玩,學校的老師沒有一個告訴我的,直到中考前一個星期,我遇到他語文老師才知道。

我氣的回家質問孩子,孩子覺得理虧,嚇的跑了,一下午都沒回來。晚上我還要上課,上班前,校長又打來電話:讓我第二天去省城參加新教材培訓,而孩子還沒回來。這時我真的體會到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說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晚上上課時,我一直發著正念。回到家後,看到孩子已經坐在家裏,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他父親告訴我,是他求師父,在找的路上腦子生出一念,拐進一居民小區,結果與兒子迎頭碰上。

當天晚上我也沒與兒子說甚麼。第二天,我要到哈市參加培訓,孩子的父親說:「你該去,去你的。家裏的事交給我!天塌不下來!」

在去哈市的車上,當我一想到孩子三個月沒上晚自習,天天在網吧呆著打電子遊戲,我的心就像刀割的一樣難受,非常的痛。這時一句話打入我的頭腦裏,「這一切都是邪惡強加的。」是呀,這一句話提醒了我,我不能承認這一切,認為都是孩子的錯。我的孩子是修宇宙大法的,有執著在法中去,而你邪惡利用孩子的執著在迫害孩子,這一切我不承認,所造成的後果我更不承擔。

當我在師父的點悟下,明白這一法理後,心裏豁然開朗。同時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原因?讓邪惡鑽了這麼大的空子,是因為這一段時間與同修鬧矛盾,總怨同修,心性不提高,才被邪惡鑽了空子。

晚上回家後,我沒有指責孩子,而是從法理上與孩子交流,告訴孩子怎樣從法上否定這一切,充份利用一星期的時間,在法上提高,多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展現大法的威力,以取得好的成績,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在這一星期中,孩子白天到校上課,晚上回來我們夫妻倆就領著孩子學法、發正念。甚至中考時,我都到考點近距離發正念,否定邪惡強加的迫害。當中考分下來時,孩子的中考成績超過了重點中學的錄取分數線7.5分。孩子聽到後就哭了,因為他估分估的很高,而在夢中不止一次夢見自己中考打了476.5分,他不相信,結果真就打了這些分。就中考成績,我與他深談了一次。告訴他:「之所以能考上重點高中,是因為在法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邪惡的目地可能是讓你普通高中都考不上,因你的父母都是老師,單位的同事或親朋好友會笑話你父母煉法輪功孩子都不管了,從而誤解大法,毀眾生。之所以沒考高分,是因為你所做的一切後果是要承擔的。並且你自上初中後,不注重個人修煉,迷網吧,不修真,在班主任面前撒謊,騙家長。不在法上修,所以師父把你的天目、功能都封起來了。」

緊接著,他也說到他這個年齡階段逆反心理特別強,我越讓他做的他越反感,最煩家長磨叨。是呀,我總是強迫他學法,修煉沒有逼著修的,這是因為情太重,沒有把他當同修看。我告訴他:「今後媽媽哪有不足,你及時指出來,我們共同在法上提高。」

孩子雖然考上了重點高中,為了對他高中階段的修煉負責,我和他父親決定高中階段讓孩子在我所在的普通高中就讀。高中兩年來,除了與孩子集體學法外,我注重修好自己,當孩子不願起來煉功時,我便打出我的慈悲的場,溶化他的懶惰,結果一叫他,他就起來。真是「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在個人的心性提高方面,我們夫妻倆注重在法上與其交流,告訴他,在父母的學校上學,要時刻注意自己大法弟子的形像,見到老師與領導要主動打招呼,有禮貌等等。孩子現在知道替別人著想了。比如:他的一科任老師教的不太好,有的時候講不明白課,但他不讓我們跟校領導說,怕影響了老師的前途。

還記的有一次,我和他到一餐館吃飯,店主問:「這是你的孩子啊?」我說:「是」。她說:「你的孩子總到我這來吃飯,和其他孩子真不一樣,很懂禮貌。」

在校期間,我們彼此注重整體配合。每次考試,我都幫他發正念,讓他知道法的威力。所以兩年來,他的學習成績始終是學校理科第一名,並且成績每次都要落第二的幾十分,以此來展現大法美好。當我教的學生問我:「老師,你的孩子為甚麼學習那麼好,有甚麼訣竅嗎?」我會告訴他們,我的孩子修大法,以此講真相救眾生。

在孩子修好自己的同時,也不忘時常提醒孩子救眾生,他的同桌就是因看他給的真相資料和《九評》光碟,不但退出團、隊,而且也在看大法書。上學期期中考試頭兩天,在家休息時,他班的個別不明大法真相的同學在班級的QQ群中說一些攻擊大法的話,他發現後,立即在群上勸他們不要對大法犯罪。他們有的沒聽,在第二天上晚課前還說。班上的同學告訴了他,他當時就生氣了,氣的上課時不能坐著。班任就問他怎麼回事?他就把那幾個同學怎麼攻擊大法告訴了老師。早已明白真相的班任老師聽後,就找那幾個同學談話,告訴他們要尊重同學的信仰。後來那幾個同學都先後給他道了歉。

這件事發生後,我和他父親與他交流,告訴他,修煉者不能動氣,應對那幾個學生背後不好的因素發正念。緊接著就是期中考試,用的是省重點中學的題。他的成績打了600多分,落第二名九十多分。後來他與他父親配合在班上講真相救眾生。班級同學現在基本都明白了真相,而且都退出了團、隊。現在孩子已經上高三了,高三階段,在時間緊、功課忙的情況下,怎樣才能使孩子在法中修,不落下,也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難題。我想只要在法上修,一切都是美好的!

下面再談一下在帶好自己家小同修的同時,不忘帶好其他小同修。

今年四月份,到一村交流時,同修提出:能不能舉辦一次大法小弟子法會,帶一帶這些孩子。我當時就想,已有兩年沒召開大法小弟子法會了,也就是說從我孩子上高中後一直沒組織,是該交流交流了,看看這些孩子怎麼樣了?

於是回來後,我們幾個同修聚到一起,商討這件事。我們首先召開了小弟子家長交流會,在會上,家長分別談了自己家小弟子的修煉情況,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都不精進、懈怠、甚至於掉入常人中。後來我們又共同學習了明慧編輯的《如何帶好身邊小弟子》相關文章,家長們都找到了是自己的原因才使大法小弟子沒修好。都覺的很對不起師父,沒負起帶好大法小弟子的責任,覺的有必要召開一次大法小弟子的法會。

基於此,有的同修挨家找小同修們寫交流稿,有的同修找地點,有的同修精心準備交流會相關材料,有的通知同修屆時發正念等等。在同修們的默默付出,及密切配合下,在五一放假期間我們成功的召開了三、四十人的大法小弟子法會。

在莊嚴而又神聖的法會中,圍繞如何做好三件事,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學生及青年弟子分別談了自己的體會。交流過程中,與會弟子被小弟子的真誠、純善打動的流下了眼淚。有的小同修由最初的不願來、不入主會場、躲躲閃閃,到最後積極參與;有的小同修由中途以洗澡、補課為由要走,到最後溶入整體。

法會結束後,家長的反響很好,普遍認為法會很成功,小同修的觸動很大,都知道了自己是誰,來這的目地,自己的使命。交流會後,有的小同修,由原來的不學法、不煉功,也知道在法中精進了;有的主動到學法小組學法、散發真相資料。有的小同修由於知道煉功學法,學習成績提高了,甚至有的考了班級第一名;等等。

當然了,法會不能一次解決問題,最終還得靠我們家長提高認識,帶小同修的本身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啊。

最後希望我們的家長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不要忘了帶好我們身邊的小同修。真正的負起帶好大法小弟子的責任,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重託。

以上是我的現階段修煉的體悟,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