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人言為信,信誓旦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說文》說,信,誠也,人言為信,會意字。「信誓旦旦」始出《詩經﹒國風﹒衛﹒氓》,旦旦,誠懇的樣子。《說文》中,誓,約束也。

古人言而有信,指天為誓,說出的話(誓言)可以請天地為證,從而自覺約束內心,言出必行。從幾個典故也可以看出人言的份量。

【一言九鼎】秦昭王十五年秦圍趙都邯鄲,趙使平原君赴楚求救,毛遂自願同往。經遂曉以利害,楚王同意救趙。平原君因而讚揚曰:「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趙重於九鼎大呂。」(《史記﹒平原君列傳》)九鼎大呂,古代國家的寶器,謂一句話即可產生極大的力量。

據《春秋左傳》記載,夏朝初年,大禹王劃分天下為九州,令九州州牧貢獻青銅,鑄造九鼎,將全國九州的名山大川、奇異之物鐫刻於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徵一州,並將九鼎集中於夏王朝都城。這樣,九州就成為中國的代名詞。九鼎成了王權至高無上、國家統一昌盛的象徵。

九州指冀州(河北、山西、遼寧)、袞州(河北、河南、山東交界處)、青州(山東、遼寧一部份)、徐州(山東南部、江蘇北部)、揚州(淮河以南,東南至大海)、荊州(湖北南部、貴州、廣西)、豫州(河南、湖北北部)、梁州(陝西南部、四川、雲南、貴州北部)、雍州(陝西、甘肅、新疆、青海、西藏)。

【一諾千金】見《史記﹒季布欒布列傳》:楚有諺語:「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一諾千金重,比喻說話算數,極有信用。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一句話說出了口,四匹馬駕的車也難也追上。形容話一出口,便無法收回,一定要算數。典出《論語﹒顏淵》:「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為文?’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鞟(kuo,去毛的獸皮)’猶犬羊之?。」

引文大意是,棘子成說:「君子重視內容就可以了,為甚麼還要形式呢?」子貢說:「你如此輕視形式,真令人惋惜啊,孔子批評的就是你這種觀點啊。錯話說出口,駟馬也追不上啦。形式的重要與內容是一致的,內容的重要和形式也是一樣的。如果去了毛,虎豹的皮和犬羊的皮是沒有多大區別的。」其中「駟不及舌」便是「駟馬難追」的原意。

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故事──曾子殺豬。曾子(前505~前436),姓曾,名參,字子輿,春秋末年魯國南武城人,是鄫國(繒國)太子巫的第五代孫。十六歲拜孔子為師,是儒家文化的主要繼承人和傳播者。關於曾子的典故很多。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中曾子烹彘:曾子之妻之市,其子隨之而泣。其母曰:「女還,顧反為女殺彘。」妻適市來,曾子欲捕彘殺之。妻止之曰:「特與嬰兒戲耳。」曾子曰:「嬰兒非與戲也。嬰兒非有智也,待父母而學者也,聽父母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遂烹彘也。

是說:曾子的妻子到集市上去,他的兒子哭著鬧著要跟著去。他的母親對他說:「你先回家去,等我回來殺豬給你吃。」妻子從集市上回來,曾子就要捉豬去殺。妻子勸止說:「只不過是跟孩子開玩笑罷了。」曾子說:「不能跟他開玩笑啊!小孩子沒有思考和判斷能力,要向父母親學習,聽從父母親的教導。現在你欺騙他,這是教孩子騙人啊!母親欺騙兒子,兒子就不再相信自己的母親了,這不是實現教育的方法。」於是曾子就殺豬煮肉給孩子吃。

人無信則不立。古人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關於誠信的文化,其實是古人順天知命、天人合一的境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