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三退電話中昇華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尊敬的師尊好!同修們大家好!

實修中去執著心

我在幾年前就聽同修講過可以通過網聊和直接打電話講真相救人。因當時的生活環境不具備條件,暫時還做不了。我心裏很想打電話講真相,很著急。真的是有這顆心師父就幫弟子,不長時間政府給我分了房子。在同修幫助下,我學會了如何通過網絡講真相。

記的第一次撥打電話時,自己心裏也很緊張,甚至按電話號碼時手都有點發抖,究竟怕甚麼自己也說不清。就是這樣當時還是鼓起了勇氣撥通了第一個號碼,沒想到遇到第一個人居然是個大學生,我問他聽過三退嗎?他說聽過但不明白,而且說這段時間他也正思考這些問題。我當時馬上悟到他可能是師父安排來的,鼓勵我去講的。我大概與他聊了二十多分鐘真相後,他問我你是甚麼學校畢業的,知道這麼多。我笑著回答他,我只是初中生,我說的這些,只要中共不封網,你自己都可以查到,並告訴他通過動態網可以破網查找,最後還幫他退了邪黨團隊組織。放下電話,我突然發現在打之前的緊張害怕的感覺一下沒有了,而且還想打。真的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啊!有了一個好的開頭更增加了我打下去的信心。

從那以後一直堅持打回撥電話,除了參加集體洪法學法外,每天都打二十到五十個號碼,每次都能退幾個到十幾個不等,只要打就有收穫,打的越多心態越穩,能量越強。其實最大的收穫就是個人心性快速的提高,因為就在這過程中,發現了自己在安逸的生活中很難暴露出來的各種執著心;在這期間都給你往出返,勸對方三退順利時,就有歡喜心顯示心;不順利時,怕心、求安逸心等等一切不好的心都能暴露出來。

當自己遇到這些不好的心來干擾時,我把它當作是好事,它暴露出來我就用正念清除,因為那不是真我的表現,是後天形成的假相。是我必須去掉的東西。那麼如何清除它們,那就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不斷增加正念,靠對法的堅信正信就能清除。為了保證每天都能堅持學法,我和兩個同修成立個學法小組。每天晚上九點開始學法一直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結束。

這樣師父的《轉法輪》和後期發表的經文我每天都堅持學,大家互相鼓勵著,效果非常好。而且現在這個學法小組已經有十多個學員加入了,起到了整體提高的作用。

用心去做就能體會法理的內涵

如何打好真相電話,這個問題很關鍵,我也一直在琢磨,因為在打電話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一些難解的問題,不知從何說起,加上一緊張說起來感覺有點答非所問,造成對方不愛聽從而掛斷電話等一些現象。

應該怎樣說才能夠既能讓對方多聽一會,又不要佔用對方太多的時間,把真相講清呢?我就想了一個辦法,把每次遇到的比較難解答的問題記下來。同時上網上收集一些例如同修的關於打電話的交流文章,《解體黨文化》等等一些資料做參考。在其中摘下一些修改成適合自己說話方式的語言,整理成能讓對方感受貼近一點又簡單明瞭的稿件寫在紙上,每次打時放在旁邊,順便看幾眼。當我真的用心去做,我發現再遇到類似的情況時,自己就能夠比較自如的把它講好,有時甚至草稿都沒用上,因為在寫的過程中,已經記住該怎麼說了。

隨著不斷的整理,我還發現無論怎麼講,都沒有脫離五大特點。大法的洪傳、天安門自焚真相、《九評》、一些古代預言、上億年的藏字石這些範圍。只要熟記這些基本真相,穩住心態,語氣平和的去講,就能把真相講好。

記的師父曾講過:「缺少智慧的時候啊,往往都是你在著急,腦袋急著要做一件甚麼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現了另外的一種執著從而造成的。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執著、一急、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甚麼心,智慧就沒了,因為那時候又跑到人這兒來了,是吧?要儘量的用正念,儘量的用修煉人的狀態,就會效果非常好。」(《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是啊,師父告訴我們儘量有修煉人的狀態,修煉人的狀態那不就應該是慈悲與祥和的狀態嗎?牢記師父的法,遇到問題時就真的能把它做好。這也是在做的過程中才能體會到法的深刻內涵,我們必須去做,法的內涵就會展現給我們。

有一次打電話遇到這麼個情況,電話剛接通時,對方問我是誰,我說是海外的朋友並問他聽過三退的消息沒有,他說沒有,於是我就跟他講了大概三四分鐘關於江澤民受審和一些大法洪傳為甚麼要三退的真相後。見對方沒有回音,便直接問他是黨員嗎?他回答是,我說那我幫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帶著不善的語氣說了一句不退,掛斷了電話。

我想可能我沒說清楚,就又給他打了過去。他又接了,我說可能剛才我沒有說清,你還有一些不理解是不是啊?他馬上說,你怎麼讓我相信你說的,打的電話連號碼都不敢顯示,鬼鬼祟祟的,要想跟我說找個顯示號碼的電話打。我當時跟他解釋是使用網絡打的,不是我不顯示,是網絡公司的事情,還沒等我說完他又一次給我掛斷。

當時心裏就想,真的像師父說的,救一個人真難啊,不但要順著他的執著去說,還得符合他的觀念,可是難我們也得救啊;面對面臨將來被銷毀的高層來的生命怎麼能不拉他一把。於是我就拿過自己的手機,抱著我一定能救你這一念,打了過去。

這時對方真的又接了。我語氣和善的對他說:先生,我在國外這麼遠反覆的給你打,我為了啥啊?不就是希望你平安嗎,顯示不顯示號碼我都要付錢的,只是通過網絡打相對便宜一些,沒有甚麼鬼鬼祟祟的。剛才跟你講的這些都是在國內共產黨最怕百姓知道的真實的消息。其實咱老百姓都知道善惡有報這個天理,你想想中共壞事幹這麼多,將來能不受到上天的懲罰嗎。因為你是黨員,就是它的一份子,老天爺懲罰它時就會牽連到你的。退出來平平安安,不退出就會跟它倒霉遭災的,因為你是好人,善良的人,你才會聽到這些,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到的。佛家不是講佛度有緣人嗎,我幫你起一個化名退了吧。

這時他說好,謝謝你啊。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在那時聽起來真的與平時不同。

我體會在講的過程中要學會傾聽對方說甚麼,了解一下對方對三退的態度,然後再從不同角度講,效果比較好,我自己也本著一個宗旨,只要你不掛斷我的電話,無論甚麼態度,我都儘量在自己語言能力範圍內給你講清。

有一次遇到個年輕人,我問他聽過三退這個消息嗎?他帶著譏笑的語氣說,你說你說我聽著。我當時想,好,你只要不掛我電話我就說,我就從大法的真相直接講起,因為從他的語氣中已經聽出了他一定是聽過真相的,只是沒明白。真的是這樣,當我說到大法洪傳全世界時,他戲弄的來了一句,聽說你們煉法輪功都有功夫,你教我幾招唄。當時面對他這種耍笑人的語氣,我依然平和的對他說:「好,我教你,你只要按他去做,你就甚麼都學會了。記住真,跟任何人不能說假話,以誠待人;記住善,做善良的,處處為別人想的人;記住忍,凡事多忍耐,不去爭不去鬥,這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功夫,你也學著去做吧。」這時對方沒有了聲音,依然在聽著。

當時我已經感受到他背後的邪靈在強大的法理中被解體,於是話鋒一轉問他平時上網嗎,他說上,我說給你個QQ號,加為好友後你會知道更多。這回他很認真的把它記了下來,並說一定會去看的。最後也高興的退了團隊組織。其實從一個個的號碼撥打中,我更加意識到講清真相的重要性,因為那不僅僅是他一個人明白,而是牽扯到他們的朋友和親人這麼大的群體。

打電話的過程就是修煉的過程,通過實踐中持續不斷的撥打,不斷的總結經驗,感覺到無論是方法上還是心性上都在逐步的提高,遇到不聽的,嘲笑的,謾罵的這些情況現在都能儘量的保持不動心,無論退和不退、接受不接受道理的人,都會真心祝福他們能夠還有機會再聽到真相。

雖然與精進的同修比,差距還很大,離師父的期望、大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但我有信心在師父留給我們的最後救人的時間裏不斷的修好自己的同時去救度更多世人,完成下世時簽下的誓約。

真心期盼有條件的同修都能拿起電話,利用好這個法器,以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去呼喚迷中的世人,讓更多的眾生解脫邪靈的控制,得救度。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這是我們千萬年的等待。舊的宇宙即將過去,新的宇宙將在師尊的洪恩浩蕩中展現,機緣只有一次,千萬別再錯過。

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二零一零年歐洲法會發言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