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輔導員過程中認清自己的根本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在當地做輔導員過程中的一點體會,以及如何使我看清了自己的根本執著。

去掉在常人生活中的求安逸心

我在二零零六年於澳大利亞得法。二零零八年初我回到了意大利,我當時認為自己在意大利能夠比在澳大利亞發揮更大的作用。我覺的自己作出了正確的選擇,我離開了對我來說很好的修煉環境和自己喜歡的常人生活環境,回到了自己認為在幾年前我曾經離開的艱苦環境。按照我當時的理解,我認為自己做對了,我把正法的需要放在了第一位,我看到事情進展的非常自然。

二零零九年初,我們國家的協調人希望我擔當我們地區的輔導員,那裏還有其他的修煉人正在走自己的修煉之路。我想這是一個榮譽,也是一個提高自己的修煉機會。沒過多久我明白了我要留在現在居住的城市,開創一個穩定的環境,並與當地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

儘管我沒有實際協調的經驗,但我對於自己即將面對的角色沒有害怕。在澳大利亞期間我只是做被分配的工作,沒有甚麼責任。後來我對在意大利過周而復始的日常生活有些擔心;我的理性告訴我必須要有一個穩定的修煉環境,做好三件事,但是我的常人觀念還是很重。我喜歡旅遊,了解新鮮事物。那時我感到把這些東西放下挺難的。

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所謂說難的人,就是他放不下這些東西。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

我有哪些放不下的常人心呢?我為甚麼覺的這麼難呢?現在我明白了,我回到意大利的動機並不是百分之百的純淨。我當時有為的想找一個比較複雜的修煉環境,可以儘快提高,樹立更大的威德。往更深處尋找,我看到了自己有在常人中追求幸福生活的人心。這是我的自私,自以為知道甚麼對我是最好的。我明白了相信師父意味著接受師父的安排並按照這樣的方式行動,我想做的事情不一定就是我作為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間應該做的。

一旦看清了我的人心,我能夠更加堂堂正正的同我周圍的常人交往,向他們講清真相。他們都知道我放棄了自己的周遊計畫,有些人不太理解。他們不理解我為甚麼要花這麼多時間來講大法的真相。當大家談到這兩個話題時,我回答:「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已經有十年之久了。他們跟我一樣是修煉的人,是只想做好人的人,他們只想有一個能夠煉功的環境。我覺的我在道義上有責任揭露這件事,並讓民眾知道它。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如果我現在不採取行動,更待何時呢?我覺的我應該盡我所能,這是我以前從未感受到的一種責任。」

用理性來指導行動

我的常人工作是餐館的服務生,從今年的年初起我被分配擔任負責人工作,我要管理收銀台、物流和培訓新的員工。我知道這一切都跟我做的輔導員工作聯繫在一起:我必須要能夠專業的安排好這些工作,同時還要用真善忍來指導我的行動。

在餐館工作,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要能夠獨立完成工作,但也需要大家積極配合。負責人監督工作,並在必要時適當作些安排,根據我們的能力給我們一些責任。與講真相的大法項目非常相似,我們每個人都要自己主動的向有緣人講真相,在需要大家配合的地方,就要我們一起配合好成功的完成。

一位新的員工是第一次工作,沒有任何的工作經驗,我不得不對她花了大量的時間,以便她能夠獨立工作。我經常對她失去耐心,因為她不記得要做的事情而且比較疏忽。我經常告訴自己要忍、要對她善、不要太苛求於她、不要求達到完美,但是事情並沒有改觀。幾週前我明白了,我的做法不理性。在我工作的環境,要求我們要禮貌,微笑並且和藹,但是我過份看重這些了,我走了極端,因此那位新的員工並沒有認真對待我。我明白了在嚴肅的事情上面我也要用嚴肅的態度來處理,要嚴格但是沒有惡意,不能給人留下一切都是遊戲的感覺。

在與其他同修的關係上,我們也應該禮貌,友善,但是這一切必須是在法上。如果我們關係和睦並不是因為在常人的某些方面我們彼此認同,而是因為我們有正念,從學法當中產生的正念,並且我們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因此我明白了,作為輔導員我要做到謙虛,並且要有樂意接受批評的心態,擴大自己的心胸氣度,不受其他同修所犯錯誤的消極影響,用積極樂觀的態度完成我們的項目。

在今年神韻推廣期間,我沒有能夠完成分配給我而且我也接受了的工作,因為我以為我有時間完成。這樣其他同修就不得不承擔了多出來的工作。這個事情使我思考了自己的修煉過程:我以為我甚麼事情都能做好,可是我沒有能夠理性的來評估這個問題,在某些方面我甚至指望了常人。在神韻賣票時,我負責聯繫一些公司,推薦他們買團體票給他們的員工。我想一旦打過電話後就完事大吉了,接到我電話的人就會自己做下一步的事情了。

這個不正的念頭因懶惰而產生,是基於一種輕率的想法,認為在正法期間有常人會發揮正面的作用。一位同修在一次探討推廣事情的會議上使我認識到了這一點。因為我沒能夠悟到這一點,即使在神韻結束後,還有其它的類似的情況發生。現在我非常清楚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有「要常人幫忙」的想法,我們要知道是我們在給他們提供在大法面前正確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這樣他們才有機會進入未來。當我發正念時,我清除那些阻礙眾生在這裏為大法發揮正面作用的干擾因素,希望他們能夠抓住這萬古機緣。

不放過任何機會,提高心性

最近階段我經歷了一段比較緊張的時期:我的工作要求我增加工作時間,我們同時在籌備真善忍畫展,這是我們當地的第一個團體重大項目。我開始排斥我面臨的各種矛盾,我沒有把它們看成是修煉的好機會,而是看成對我的干擾,使我放慢腳步,浪費我的時間和精力。我的第一念不是無條件的找自己,而是想逃避,我的藉口是我沒有時間,我很累等等,很顯然舊勢力也利用這個來干擾。我經常學法,但是注意力不夠集中,腦子經常溜號想著要做的事情。我感到很不對勁,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做事情。我內心開始抱怨我的上司和同事,因為我的工作量比較大。我覺的沒有時間做畫展的籌備工作,我甚至對那些能夠參與項目的同修有些妒嫉。

師父說在經文《再去執著》中說:「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

我知道我的念頭不正,是甚麼執著造成的呢?因為不能好好學法,我感到不安,我的理性知道,這是修煉人正行的基礎。非常艱難的,一點一點的,我開始改變觀念,從新審視那些矛盾和那些困擾我的事情,把它們當作好事來對待:這一切都讓我深深感到所有的一切都是與我的個人修煉聯繫在一起的。

我知道了,我沒有足夠的信任參與籌備工作的其他同修:我感到我們大家的行動和想法都集中在如何取得畫展的成功,給眾生提供得救的機會,但是我無法相信其他同修的能力,我擔心他們不能正確的做好要做的事情。向內心深處尋找,我看到我應該把想控制和監督一切事情的想法去掉。一旦放下了這個自私的念頭,我清楚的看到了法的偉大,我們按照法的要求來做,師父會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通過這個事情,我知道我應該看其他同修好的一面,他們是寶貴的,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走自己的路。

作為結束,我想與同修分享,師父多次告訴我們舊宇宙的特點是自私。如果我們要真正同化正法的要求,我們就要修去自己思維的一思一念中的自私,那些都是舊勢力可以鑽空子的地方,干擾我們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零年歐洲法會發言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