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頑固的自我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自我」的表現形式是不向內找,做事總和別人比,看不起別人,遇事總是把我放在前面,和宇宙中的舊勢力的表現如出一轍。尤其在邪黨環境中長大起來的我,這方面的觀念很頑固,表現在工作和生活中就是喜歡聽好聽的、讚揚的話,總想讓大家圍著自己,配合自己的工作,聽自己的意見,以教育的口氣指揮別人甚至自己的同修,從不發自內心的看別人長處,找自己的不足,總想要證實自己如何有能力,從而導致在工作中和員工有間隔,在工作中用狡猾的心態:表面配合而內心不服不願配合。在修煉中和同修產生隔閡交流不到一起。

師父講:「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精進要旨》〈再去執著〉)由於師父的慈悲,多次在工作的環境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修去我空間場中強大而又頑固的自我這些物質。在單位裏,經理通過工作突發事情接二連三的當著眾多人的面用譏諷的語氣嘲笑我、挖苦我、埋怨我,把工作中問題的責任全往我身上推,一點都沒有給我解釋的餘地,有時我大有承受不過去之勢,但在承受期間,我還是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和他一般見識。事情過後,我冷靜的想了又想,認為發生的事絕不是偶然的,是我平時愛聽好聽的這種自我觀念太強大、太頑固,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去掉它。

師父教導我們:「我上次在西部法會上不是談了關於大法弟子中好多人都怕人說,不能說,一說就炸、就不高興、就和人發生衝突,喜歡聽好聽的。你不是就是想走平坦的路嗎?拖著你的大包袱上天嗎?不就這個意思嗎?常人所有不好的心,你各種執著,你都得放下去。怕人說,是不是個執著?光想聽好聽的,這怎麼可能呢?就是要說點你不愛聽的,看你會不會動心。人說神甚麼,神是根本不理會的,你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覺你做的事與他有甚麼關係,根本就不理會,因為你動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你不得放下那些執著嗎?能夠被人帶動的心不都得放下嗎?」(《各地講法7》〈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讀完這段講法,我對自己修去這頑固的自我過程有了新的領會:一開始這種自我的物質強大時,別人一說自己時,心裏特別不高興,不是掩蓋就是辯解,但是通過學法能認識到不足,不斷的在去掉這些不好的物質。隨著自我觀念的越來越弱,別人再說自己不好時,沒有了掩蓋和辯解,而是找自己的不足,不是自己的問題也不要去埋怨,當沒這回事一樣。由於自己用是修煉人心態對待工作中發生的魔難,事後,經理經常向我道歉。改變了自我觀念,隨著向內找的機制逐漸的形成並且越來越強大時,人的任何事任何心都帶動不了你,這就是神的狀態。

形成向內找的機制,是去除自我的關鍵所在,師父給我們講了很多向內找的法理,只有向內找才能去掉頑固的自我,才能同化宇宙的特性,進入到真、善、忍的新宇宙當中去。

層次有限,願和同修多多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