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會交流催人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早上,我打開電腦,一眼就看到近日我一直留心關注的明慧網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快速的瀏覽了三、四篇,我發自內心的讚歎:啊!太棒了!這文章寫的乾脆俐落,質量又高出上屆法會許多。特別是文中修煉心得體會,催人淚下。傍晚,我又打開電腦繼續下載閱讀幾篇,還是令人激動不已。

比較細讀的有:大陸淨蓮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河北醒覺的《一路正念證實法》、東北若水的《超越苦難 把美好帶給眾生》、大陸堅定的《正念威力無窮》、北京金寶的《弟子就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大陸純真的《風雨十年走正大法修煉路》等等。不知是感動,是佩服,還是慚愧,使我淚眼模糊,淚如雨下。我也投了稿,可是,比起這些同修不只是文章寫的水平有差距,同修的修煉、救人的事做的遠遠超過我不知多少倍。我的總的體會是,他們才配的上「正法時期真正的大法弟子」!他們真正做到了師父要求的,師父要的。不管是學法、背法、正念正行救度眾生,他們都做的出類拔萃,無可挑剔。可是,有的同修卻只用了一千多字,就囊括了他九年的修煉精進、闖出魔窟、救度眾生的經歷和過程。我想這些同修是最聽師父話的好「學生」。我曾經當過老師,記得我要求每個學生每週寫二至三篇觀察日記,可是完成情況確是三等:最好的學生每天都寫一篇,從字詞到內容都很用心,寫的都很好;中等的學生就是按照老師要求的數量質量去完成;而第三等的學生有的連起碼的數量都完不成。我想,我目前的修煉狀況,簡直連個中等生都不如了,真是慚愧無比呀。

也難怪,我在寫法會交流稿時,那麼思路不清,無從下筆。想了幾天才動筆。過去,在被迫害前後,我寫起洪法、講真相、證實法的文章幾乎不用提前構思,提起筆來好像有寫不完的東西。無論是引用師父的講法還是敘述修煉大法的神奇事蹟,仿佛順著筆尖往下流一樣方便快捷。那些上司們和有關迫害我的大小頭頭們,都誇我文筆好,寫的入情入理。可如今,差之千里。是甚麼原因呢?當然是沒有完全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沒有深入的做好三件事;有怕心,有私心,有各種人心干擾太大,絆住了自己的雙腿。師父說:「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精進要旨〉〈環境〉)。三件事好像天天也在做,但是在做的過程中,用心的成度和做出的效果有著很大差別。說是放下生死了,可是,被迫害回來後,仿佛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一樣的怕被迫害。怕被迫害,實際上就是怕吃苦,最後就是怕死。由於怕心殘留不淨,所以舊勢力就抓住把柄,老是操控當地惡警經常監控監視我;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經常往我耳朵裏打進一些迫害信息,使我一驚一乍的,心態時而不穩,救人的事老是做的松一段緊一段,救的人也有限。看到同修那麼無私無我,為救眾生真正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對名利情的執著,做起來是那麼得心應手,救了那麼多的人。對比他們,我無顏以對師父。

但是,我知道法會交流的目地,就是催促我這樣的大法弟子趕快精進,正法已經接近尾聲,再不努力,恐怕連三界都出不去了。光在嘴上說跟師父回家,決不再六道輪迴,可是實際不努力,就像那學生,老想上大學,可是,不用心學習,最後還是一場空呀。下面的事就是要以法為師,快步追趕,真正跟上正法進程。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是要不折不扣的做好三件事,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能僅停留在表決心上。師父說:「大家切切實實的在修煉上下下功夫,別流於表面,不要人心那麼多。在師父的眼裏,你們的一思一念哪,你們的一個舉動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個甚麼樣的心。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也希望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從正的方面增長智慧,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記住師父的話,做一個純樸的、腳踏實地大法弟子。真修,實修,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