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體悟三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

解體安逸心

大陸大法弟子小君

最近好多天沒煉功了,背法也中斷了,只是學各地講法,發正念效果不好,講真相也懈怠。本來計劃晚上九點五十分煉功,可是一到晚上就睏,或者是有別的事給耽誤了,一想明天早晨再煉吧,可是到了早晨睡意正濃,暖洋洋的躺著真舒服,一想乾脆睡足了,晚上再煉吧。就這樣明日復明日的有好多天了。

今天早晨二點多鐘醒的,心想再睡一會兒吧。接著做了一個夢,夢中到了個地方,遇見一個人,說已經法正人間了,我頓時感到全身都涼了,正法已經結束了,而我卻仍然沒有做好,絕望悲傷,欲哭無淚。真如師父講法說的,沒做好的,看著真修弟子圓滿時,你只有哭的份了。醒後躺在床上仍然覺得被窩很暖和很舒服,不願起來,可是一想到夢中情景,立即起來了。就在起床時候頓時沒有了怕冷的感覺,不舒服的感覺。

其實任何困難,任何難在真修者面前甚麼也不是,就看你以甚麼樣的心態去看,如果你把它看的難,結果就會越來越難,越來越過不去,如果你把它看成甚麼也不是,你馬上就能過去。

今天寫出來一是曝光求安逸心、懈怠心,再是勸勉和我一樣不精進、被求安逸心拖累得耽誤做三件事的同修,意志堅定點,沒有過不去的關,不要再懈怠,不要把事推到明天去,也許明天就法正人間了,到那時只有痛悔了。

晨煉

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弟子,當時生完小孩剛滿月,由於得帶小孩,所以沒怎麼參加集體學法、煉功,都是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學法還比較用心,可煉功一直不能天天堅持。

迫害發生後,自己一度離開大法。二零零四年才正式回到大法洪流中來。走回之後,參加晨煉一直沒能突破,剛開始早晨鬧鐘定到四點五十分,眼睛睜開後,心裏想著得起來煉功,可身體就是不聽使喚,起不來,後來我就先把被掀開,讓身體凍著,主意識醒了,漸漸的也就能起來了。雖然四點五十分起來了,但三點五十分起來依然很困難,心裏總是想著,睡那麼少覺,白天工作能精神嗎?有時也能起來,可起來之後,身體哪都難受,呵欠不斷,假我就想:算了吧,還是晚起來一個小時吧,就每天四點五十分起來吧。就這樣反反復復,沒能突破得了。

去年秋天,丈夫也回到大法修煉中了,這之後我心想,我必須參加集體晨煉,修去怕吃苦心,懶惰心,有了這堅定一念,師父就幫了我,我倆每天都能三點五十分起來了。

由於自己怕吃苦,雙盤打坐也一直不好,走回大法後,很長一段時間打坐都單盤,遇到同修,同修阿姨說,你也算是老弟子了,怎麼能一直單盤呢?回來後,我心裏想雙盤,可是一盤上腿,挖心透骨的疼,假我又想:算了,還是就單盤吧。後來又遇到一位同修,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意不堅 關似山。」(《洪吟二》〈斷〉)。我恍然大悟,不就是怕吃苦嗎?怕疼嗎?我一定要把這些不好的心去掉,有了這正念後,這像山一樣的物質去掉了,我能雙盤腿了!

吃苦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希望和我一樣怕吃苦的同修,不能參加晨煉的同修,儘快提高上來。

抓緊救人別鬆懈

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弟子,還沒有深入紮實的學好法的時候,邪黨就開始了瘋狂的迫害。我當時由於怕心很重,不敢出來,自己偷偷在家學法。到後來就逐漸常人化了,法也不學了,只是在內心深處覺得法好。有些時候,想看書學法,但一直就是沒能拿起來。

二零零七年冬天,我看到了救人的真相資料和光碟,這才明白甚麼是三退,甚麼是《九評共產黨》。終於下決心回到大法中來。剛開始怕心重,發真相資料也膽膽突突的,慌忙的發完後,心裏還在緊張。隨著增加了學法,怕心也逐漸的去,也敢出去和陌生人講真相了,而且還自己在紙幣上印真相標語,花真相幣。

當我決定打真相電話的時候,遇到了很大的干擾,一直拖延著沒付諸行動,後來悟到這是舊勢力利用人的慢性子,來浪費我的時間,阻礙救人。想到這,我立即出去打真相電話。剛開始,一連好幾個人都完整的聽完了真相電話,有的人還聽了兩遍,後來由於心不穩,怕時間長被人發現,結果打電話的效果明顯不好。之後悟到:打電話是救度眾生的最神聖的事,怎麼能有怕心呢?端正了思想後,每次打電話之前都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清除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一直到對方聽完,這樣效果很好。其實打真相電話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能去掉很多心,如怕心,急躁心,畏難的心等很多心。

我覺的救人的項目一旦確定了,就要立即著手去做,不要拖,時間已經很有限了。不容我們不抓緊了。只要我們堅定正念,就一定能做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