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放下急於擺脫身體痛苦的執著心》後所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修煉前,從小我就是一個體弱的人,還不到二十歲,就喪失了勞動能力,常年尋醫問藥,痛苦不堪,但一直也沒有效果。一九九九年春,一位本村大姐介紹我學煉法輪功,從此我才有幸得法,走進了修煉行列。

不可思議的是大法的神奇,我一見到寶書《轉法輪》後就愛不釋手,也明白了這是真正的修煉功法,是高德大法。剛一入門,師父就給我調整身體,由一個三十多年的藥簍子變成了不和醫院打交道的人,真是奇蹟,到現在不用吃一片藥,身體反而更好,紅光滿面。本村人見到了我都稱讚我,說你煉的真好,因為我原來是一個人人皆知的老病號。這樣,在本村也就證實了法輪大法真正的美好。

更不可思議的是,修煉前,因為我老鬧病,有人告訴我。你種點罌粟花,抽點試試。當年春天,我就真找到了罌粟花種子,整整種了七年,我也就整整的抽了七年。因有了癮,難以扔掉,成了十足的大煙鬼。學大法後,沒有一絲的痛苦,就戒掉了這惡習,並且把家裏存有一萬多元的罌粟花燒掉了。

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遭到江氏集團的無端迫害,師父遭到惡人的誹謗,真是晴天霹靂,烏雲密布,大有天塌之勢,讓人一時喘不過氣來。

零八年奧運前夕,因不給惡人寫不修煉的「保證書」,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後因自己承受能力有限,有怕心,在高壓下違心的寫了「保證」,做了對不起師父也對不起自己的事。

回家後,因學法不入心,怕心加重,修煉不精進,身體一直處於沒完沒了的痛苦狀態,所以產生了一種對時間的執著,老盼望正法快點結束,處於一種在魔難面前無能為力的狀態。

近日,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放下急於擺脫身體痛苦的執著心》,讀後深有感觸,茅塞頓開,覺得自己確實是怕難受的心太重,不能自拔。師父說:「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自己卻怎麼也樂不起來。

讀此文後,覺得自己的狀態與那篇文章作者的情況很相似,從內心認同同修的認識。同時也想起師父在芝加哥法會教誨我們「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修煉就是苦,老想舒服能行嗎?在魔難面前坦然不動,那才是真正修煉的狀態。真正從內心悟到後,心中豁然開朗,不就是一顆怕難受的心嗎?難受還能消業,消不完能圓滿嗎?魔難中還能提高,何樂而不為呢?眾生還在期盼著救度呢,自己卻想早日結束,這不是所謂的臨陣逃脫嗎?

從法理上認識到之後,修煉狀態馬上起到不可想像的變化,怕痛苦的心馬上放下了,繃的很緊的心寬鬆了,身體也不覺得那麼難受了,發正念也能抑制住雜念了,執著時間的心也沒有了。真是悟到後,一顆心放下,就有這麼大的變化,真是師父講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