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路上顛簸行 一朝得法智慧開(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南宋詞人辛棄疾這闕「醜奴兒」,正是李佩蓉年輕生命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苦澀寫照。在許多愁怨苦悶難以言語,只能獨自承受的苦處中,對友情、愛情失去信心,竟而也否定自我,心灰意冷的自我封閉逃避現實。

幸好同學介紹她修煉法輪功,在真善忍法理的引領與薰陶下,抑鬱、苦悶、愁恨在日漸明白事理與因緣的洗滌中一點一滴的蕩盡,佩蓉受惠於修煉法輪功,心如清風霽月,現在的她一切順其自然,適當的感情來了坦然接受,緣份未到也不再輾轉反側攪擾心緒,在修煉的大道上身心安泰、輕鬆自在。佩蓉說:「沒想到我的生命中會出現修煉這二個字,感覺很微妙。學法煉功讓我感覺身清體透,覺得空氣都可以穿透我的身體而過,好輕鬆、好自在,修煉前我整個身體是悶住的、沉重的,心緒糾結,抑鬱難抒,可修煉大法後讓我的生命變得好有價值、好有意義。」

佩蓉參加台灣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巨幅《論語》前留影
佩蓉參加台灣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巨幅《論語》前留影

小小心靈擔憂多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台灣雲林縣的李佩蓉排行老二,個性好強有主見、自認擇善而固執。姊妹三人跟著奶奶住在雲林老家,父母則在台北工作賺錢養家,直到佩蓉國小二年級才都搬到台北與父母團聚。雖然一家子分隔兩地,但也沒甚麼隔閡或不妥的齟齬,就只是普通家庭那樣過著日子,姊妹三人和一般小孩一樣有她們各自的童年歲月。

佩蓉說:「小時候經常聽大人聊說為了甚麼事煩惱,晚上睡不著覺,失眠又是如何痛苦與煩惱,我心裏忍不住就想:人長大了是不是就會有很多煩惱?我如果碰到煩惱怎麼辦?我要怎樣才會睡得著?」當然是無解的疑問,佩蓉幼小的心靈因此多擔了些百般無奈的無聊心事,年歲漸長後又多了些個迷惑:「生命是甚麼?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她在學校的週記上寫下「人為甚麼要活著?」的疑惑,沒有人可以給她滿意的答案,佩蓉開始下意識的尋尋覓覓而不可得。

抑鬱善感強說愁

佩蓉說:「我並不聰明,但是從小精力旺盛、求知慾強,經常怕睡著而站著讀書,雖然功課一直維持在前十名,可是感覺很辛苦、很不快樂。」她的內心深處莫名其妙的泛起「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多愁善感,越來越覺得人活著沒甚麼意義,國中二年級時甚至消沉得想自殺,幸好沒有付諸行動。儘管消沉難解,佩蓉憑著在功課上的那股牛勁兒,考上還算不錯的公立高中,可是一直無法激勵重拾的士氣依舊消沉,反映在學業成績則是日漸險象環生,以致大學學測只考上位於南台灣的一所「掉車尾」的私立大學土木繫,無論如何,總算成了大學新鮮人。

失落友情與初戀

俗云:「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少年不多情。」佩蓉喜歡某位男同學,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佩蓉視之為閨中密友的同學跟她說:「我覺的你跟他真的是不配。」原本就缺乏自信的佩蓉感覺挨了一記重重的悶棍,卻也只能暗自神傷。想不到沒過多久,佩蓉發現這位密友竟將她所喜歡的男同學介紹給密友自己的高中同學,仿佛五雷轟頂的打擊,佩蓉止不住冷顫的念轉縈繞:「她不是我的好朋友嗎?」自覺被友情背叛、失落初戀而傷透了心的佩蓉想逃離這個難過的地方,一方面也激起了好久不見的好勝鬥志:「轉考更好的學校!」她如願地通過轉學考,進入北台灣的一所大學,開始另一段大學生涯以及修煉法輪大法的機緣。

適應新學校的環境後,佩蓉積極參加學生社團活動、加修輔繫,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非常忙碌,一年多交了男朋友,情感有了依靠,儘管對男友情深意濃,卻因個性使然,經常與他吵架,倆人吵吵合合歷經了一年半,佩蓉顧此失彼的本科系課業也亮起了紅燈。

心靈觸動

與此同時,也就是轉學後的第四個學期,同學向她介紹法輪功,教她從電腦下載《轉法輪》來閱讀。佩蓉說:「才剛看第一講,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嘩啦嘩啦流下來:原來,這就是我要的,從小一直尋找的就是這個,我找到人生中真正想要的東西了!當時那種感動真是用盡語言也無法形容,心裏著急要往下讀,可眼淚就不聽使喚直往外淌,所以只好暫停,休息一下再看,因為我要哭一下再回來繼續接著看,整本《轉法輪》都是這樣。說不出有多感動,我一路看了哭,哭停了繼續看,看了又哭,哭完了再看,整整花了一個星期才看完整本《轉法輪》,雖然是又看又哭的,但很強烈的感覺身心非常舒服,看第一遍《轉法輪》時我就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定會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一輩子。」

佩蓉說:「我永遠記得自己幸運得法的日子: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

不為私利而迷失

老人家經常諄諄告誡晚輩:「貪多嚼不爛」、「有因就有果」的情形應驗了,佩蓉對於本科系課業的輕忽導致被退學的危機,明知只要作弊就可度過危關,但是,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雖然只有短短幾個月,佩蓉已經以「真、善、忍」作為自己行為的指標。她是顧守面子好?還是坦然面對?如被退學又將如何面對家人?很快的,佩蓉有了抉擇:恪遵真善忍的法理!她說:「李洪志師父教我們時時刻刻都要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來對待,教導我們要做個實修真善忍的好人中的好人,作弊是不對的,在面子和法理面前我選擇了‘真’,坦率面對自己沒有做好的地方,才有改過的機會,我不能在已經造成的失誤中錯上加錯。」

被退學的命運已不可免,更慘的是雪上加霜的事情發生了:交往一年半的男友因為倆人個性不合提議分手。佩蓉說:「儘管吵吵鬧鬧,我對他用情是很深的,我以為我們會一直交往下去的,在人生這麼低潮的時候分手,對我打擊實在很大。我承認在剛分手時,心裏對他是有恨的,好在我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知道了一些法理,也明白這是緣份,不能強求。我們很理性地分手了,被退學離校後我們就完全分開了。後來,我間接知道他喜歡我以前的好朋友,但那時我心裏很平靜。失戀的痛苦,都在真善忍法理的引導下,明白事理因緣,心思越發開朗祥和。」

坦然面對失敗 法開智慧現

感情的事可以獨自承擔,可被退學就得顧慮家人、尤其是父母親的感受了。佩蓉說:「修煉人要做到凡事考慮別人,這事我父母親能不能承受得了?一方面也覺得應該把學業完成。父母親這麼辛辛苦苦的,我不能讓他們多操心了。」於是她上網去搜尋,查到台中某所私立大學的土木系轉學考正在招生,佩蓉報名了。她說:「雖然發生這麼多事情,我的修煉沒有中斷過,每天學法煉功不鬆懈,做夢也沒想到大法打開了我的智慧。我的數學向來不強,微積分更是我害怕的學科,可修煉之後突然覺的好簡單。有天,我在看微積分圖時,突然看到微積分的內涵,有點像在講宇宙,你知道,我們法輪大法的書籍裏面講到的整個宇宙是非常複雜的、非常精深的,那一剎那,我覺得微積分那個東西是很簡單的,我覺得智慧被打開了。我一向非常害怕、常遭滑鐵盧的微積分,後來是八十幾分的高分過關的。我覺得是大法把我的智慧給打開了。」

大法伴我行 充實人生有方向

佩蓉順利地轉學考上台中的私立大學,帶著摔跤後爬起來的痛楚與重新出發的勇氣,隻身來到生平就讀的第三所大學,看似孤苦伶仃。所幸大法不離身,在跌跌撞撞的修煉中她日益成熟穩健。周遭的人知她是法輪功學員,都願與她親近,尤其同寢室的學妹更與她無所不談,倆人很自然地成為相知相惜的好友,佩蓉說:「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很可能一蹶不振,不知沉淪到何等田地。大法的力量幫助我在短時間內學會如何向內找、如何放下,自我覺醒要理性、不可沉淪墮落,從內心深處真正振作起來。熔煉在大法中,我每天都好充實、好有豐富的收穫。大法拉拔我走出情傷以及被退學的難堪。」

修煉後,佩蓉無論待人處事、言行舉止都有「真善忍」的法理作為指導,從法理中明白世間種種愛恨恩怨皆有因由緣故,隨著學法日深,逐漸越來越懂得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從「心事莫將和淚說」的苦澀愁怨到條理清晰分明,往事種種恩怨情愁苦恨打從根底一點一滴輕淡消失,身心自然輕鬆自在,連帶同儕也有良好的影響。

佩蓉說:「以前常常別人講話我不太願意去聽,所以常聽不懂,然後又不管別人受不受得了,總是自顧自地把自己的主見嘩啦啦講出來,有時會不自覺說些不好聽的話傷到對方。修煉後不再情緒化,會去傾聽對方並且體諒,接觸的人稱讚說我很聰明,其實是我用真善忍的心思與態度去對待的結果。朋友說我修煉法輪功後變的很理性、成熟很多,所以都很支持、也很鼓勵我修煉大法。」

最具意義與最大的收穫

沉浸在真善忍法理中快樂修煉的佩蓉,課業順利,大四還利用課餘時間打工貼補家用,她B型肝炎帶原的症狀消失了,原本困擾不斷的滿臉青春痘不藥而癒,嘴唇開始紅潤起來,皮膚細嫩光滑,她活的明媚燦爛有活力。佩蓉說:「現在常常笑,以前也會笑,但都不像現在這麼坦然的、徹底的、這麼放開心懷的笑。以前就是那種為了面子不服輸、要讓別人覺得我很快樂、過得很好的那種不由衷的笑,現在是完全沒有任何負擔的、真正打從心底發出來的坦然的笑,非常輕鬆自在。」

佩蓉說:「如果沒有修煉,我不知道這輩子為甚麼而來。我在真善忍的法理中找到生命的意義,人生真正的方向,能夠修煉法輪大法,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收穫和最有意義的事了,我是個幸運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