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我成了最幸運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現在,走在街上,熟識我的人都說,你怎麼總是樂呵呵的,越來越精神了。是啊,是法輪功使我脫離了難治的「月子病」,給了我三年多幸福的時光。後來因為被迫害,我離開了法輪功,陷入了癌症的死亡陷阱,再次煉起法輪功,沒花一分錢醫藥物,活過來了,而且越來越健康,現在無病一身輕。我真想向每一位熟識的或陌生的人講:是法輪功一次次的把我從苦海中解救出來,法輪功真是太好了,法輪功的師父太了不起了!

我是一個西醫大夫,從醫已有三十五個年頭。年輕時,生性好強的我學習刻苦,工作勤勉,各種業務考核名列前茅,連年被評為「廠級先進工作者」「三八紅旗手」,是領導、同事、患者公認的好醫生。

自從那年在酷暑天生下兒子後,惡運開始了,九月一到,全身浮腫,每個關節冒冷風,才知道患了醫院治不了的「產後風」。從此頸椎病、腰椎病、肩周炎、腱鞘炎……全身沒有一塊好地方。還有胃炎,慢性氣管炎,飲食稍有生涼,胃病,便膿血。一咳大半年,尤其在夜間,睡著咳醒,休息不了,體重最輕的時候,只有七十六斤。用各種治療方法,鍛煉方法、氣功、營養品都無濟於事,真是「醫不治已」。身體虛弱,完全不能勝任臨床繁忙的工作,被迫轉到醫技部門。

丈夫身體不好,脾氣大,我更是心煩氣躁,夫妻吵架成家常便飯。幾次寫了離婚書,終因兒子太小沒有離婚。兒子調皮,常被老師請家長,我去一次,回來打他一回,三個人整天橫眉豎眼,雞犬不寧。有時夜間咳醒,想想自己怎麼過的這麼苦,這麼累,以淚洗面,到最後,眼淚都流乾了,欲哭無淚。

九五年底,有一位同事介紹我煉法輪功,我不相信,因為從前曾練過兩種氣功,有的辦初級班交多少錢,中級班多少錢,還賣各種氣功產品,茶葉、腰帶……我為此花了上千元錢,病也好不了,那真叫「氣功商」啊!

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朋友拿來一本《法輪功修訂本》看到師父的照片很眼熟,很親切。書裏講的都是讓人重道德,做好人的道理,真說到我的心坎裏,我決定下班後到公園看看。黑暗中,我看到一片紅光。好像空中的晚霞渾身一熱,只見一位女士走近,柔聲的說,我們是免費教功,讓我教你吧。就這樣我走進了法輪功,每天下了班,去公園煉一、二個小時,感覺很舒服,因病幾年沒織毛衣,現在可有精神了,每天織到夜裏一、二點都不睏。煉了一個多月,有一天驚喜的發現,全身病不翼而飛了,走路像在飛,上樓梯像有人推。那些天,我的眼淚都沒乾過,看師父的像哭,看書哭,煉功哭,有時坐在那兒,眼淚就如斷了線的珠子往下落,心裏那種感恩,激動、喜悅,人間的語言無法表達。

我逢人就講法輪功好,講自己煉功後的奇蹟。《轉法輪》出版後,我給每位親人,朋友、同學、鄰居送或寄去,給患者免費贈送,告訴他們別愁苦,按著真善忍做個好人,煉法輪功一定能祛病,人們就這樣口耳相傳,心心相傳,煉功者越來越多。公園煉功點因人太多,又分出了幾個小的煉功點,我毛遂自薦當義務輔導員,自費買了兩個收錄機,煉功帶。大家都是受益者,只要煉功點上缺點甚麼,不用說,就有人買來添上。我早上三、四點就到了煉功點,可有人比我還早到,大夥煉功身心健康,熱情高漲。我們彼此大多不認識,願來就來,願學就學,沒有花名冊,也不問人家姓甚名誰,人人都從自我做起,那種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四五十人,煉功時,動作整齊,安靜祥和,只聽到悠揚的煉功音樂,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好了。煉完功,場地乾淨,所以無論在哪裏煉功,人家都歡迎,就這樣,我們一直堅持到九九年。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單位宣布「中央關於黨員不能練法輪功的決定」。晚上大家自願聚集到煉功點,集體煉功後我們許多人連夜趕往省政府為法輪功和平上訪。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近三年半的日子,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內心充滿陽光幸福、喜悅,精力充沛。在工作中,我把患者當親人,因為我也生過病,深知有病的痛苦、花錢、遭罪,一家人不得安生。在藥物治療中,我向他們講師父講的人生的理,他們都愛聽,「這是誰講的,怎麼講的這麼好啊。」他們都是愁眉不展的來,高高興興的走,有一些人也看了書,煉了功,很多人一直都很相信法輪功好。

我是一個小科室的主任,每年也有十幾萬的藥品採購,按照當時的回扣,也有幾萬塊錢,但我從來沒有拿過一分錢。我坦誠的對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處處按真善忍做,你們不用給我回扣,我把藥品價格降下來,共同造福患者多好。調研儀器廠家請吃喝,請旅遊,給禮品,我甚麼都不要,天下沒有掉餡餅的,絕不能拿公款中飽私囊,誰的儀器好,就買誰的。單位給科主任150%的獎金,我也沒拿過一次,工作都是大家幹的,有的領導會把錢打到我的存摺裏,說是因為科室經濟效益在全院排名第四,特殊獎勵,我把錢取出來,分給科裏每個同事,自己的一份,分別給相關的兄弟科室送去,並寫信向他們致意,錢雖然不多,但是他們看到了我的誠意,都願意與我們合作。科裏的同事都很滿意,工作也不用我操心,各盡其職。有人奇怪,「你家是不是很有錢?」我說,我家裏沒有錢,丈夫下崗,每月七八百塊錢,兒子讀高中,讀大學都要錢,可我現在身體好了,精神愉快,這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啊!

在家裏,我心甘情願的承擔了大部份家務,丈夫也不發脾氣了,我也不和他吵了,整天樂滋滋的,自從學了《轉法輪》,師父講「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我再也沒對孩子發火,無論孩子做了甚麼錯誤,都能心平氣和的與他換位思考,慢慢的孩子也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上思考問題,成了老師、同學們都喜歡的「陽光男孩」,一家人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九九年七二零後,一時間天塌下來一樣,來自社會、家庭、親朋好友的壓力接踵而來,真像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來了,好人瞬間變成壞人,讓你交書的、簽字、寫保證電台、電視台採訪的,走了一撥又一撥,就是讓你說法輪功不好,師父不好,這怎麼可能呢?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人的良知怎能泯滅。接下來,我受到當地警察二次綁架,勒索五千元,抄家,把家人叫去訓話。更有一次被強制洗腦40天,家人不知道我的下落,也無從聯繫,家人都快急瘋了,寢食難安。在這些日子裏,我執著於親情,不想讓家人痛苦,對邪惡妥協,從此離開了大法。沒多久後得了癌症,六個月的化療癌症雖然轉移了,但我遭受的痛苦一直沒有停止。家人也沒得到好,為了給我治病,家裏不停的花錢,還擔心受怕,那日子更加難過。

在我生不如死的煎熬時,是同修一次次的向我呼喊:快回來吧!那個聲音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裏,印在我的心裏。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終於回來了,一個垂死掙扎的人又回到了大法中。我讀著師父的書,痛哭流涕,是我不爭氣,在大法和師父受到迫害時離開了,現在病重了,又回來了,我真的一直都不敢看師父的照片。師父慈悲,又一次挽救了我,很快奇蹟發生了,灌了鉛似的腿有勁了,黃腫的臉有了光澤,雙手伸出來有了血色,肝不疼了,淋巴結也消了。大法真神奇呀,現在我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整天精力充沛。學法、煉功、上班、家務外,我就是向人們介紹法輪功的美好,給他們電子書《轉法輪》,很多人都受益了;癌症轉移的,醫院說只能活三個月,現在都快三年了,人很精神;有良性瘤的消退了;家庭不和的,現在好了……他們的精神面貌也很好,一掃陰霾,紅光滿面。

要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對師父的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為自己慶幸,慶幸自己修煉了大法,走上返本歸真的路,成了世上最幸運的人!

我會珍惜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的美好,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好」,讓人們擁有更加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