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一名教師,今年36歲。1998年4月我有幸得知法輪大法,開始學法修煉,至今已經12個年頭了。雖然從未親見師尊,只是有緣聆聽師尊講法;雖然自99年7.20後在中國大陸這種層層壓力的環境中受到迫害,歷經磨難,可是我知道在師尊的洪大慈悲下這些磨難與迫害甚麼都不算了。

感於師尊的厚德大恩,很久以來一直都想著把我和母親的修煉故事寫下來,希望有更多的和我一樣曾經迷在困苦中的人們也能有緣得到大法,有緣早日得到幸福。

* 我的得法記

1998年的4月11日,同事借來一本《轉法輪》在看,她想找個伴,就說:你不是有胃病嗎?我們一起去煉功吧。湊巧在一旁的我很隨口的說:把書借給我看看好嗎?就這樣,我捧起了《轉法輪》,因為是借來的,為了不耽誤同事歸還,我爭分奪秒的看,雖然當時看得不細緻而且很多內容我都只是看了個一知半解甚至因為自身的偏見與觀念,我對於這個一知半解也沒有能夠全部無障礙的接受。可是,僅僅這一看,我卻知道了這是一本我苦苦尋覓的書,這是一本我苦苦等待的書。

翻開陳年的日記裏我這樣寫著:「第一眼便覺得這是正法,是唯一可以拯救人類的東西,是值得去修煉的,至少值得花上幾年試驗它的作用與真實。」 《轉法輪》書中說的確太好了,非常好,好像我一直期望的世界就是應該這樣的。

師父的法理讓我欣喜也給了我在這個混沌的世界裏做個善良人的勇氣與希望。可是書上講的是真的嗎?真的是真的嗎?抱著花上幾年時間去試驗的心理我走進了法輪大法。

十天後師尊就讓我感受到了奇蹟。1998年的4月21日大約晚上9點左右,在我第一次到煉功點看過師尊的教功錄像後回來,自己回憶著照著煉功,當我做到第二套法輪樁法時,剛抬起手臂做頭前抱輪的動作的一瞬間,猛然感到大腦像被強大又祥和的光罩住了,整個腦袋似乎都有一股股的電流在向各個方向流動,整個頭皮下都感覺麻颼颼的,格外舒服又格外的神奇。我不敢動,一直這樣的做著頭前抱輪的動作,舉著胳膊,細細的體察這種奇特的體驗。其實全身的經脈都在流動,包括胳膊上也是很強的電流感覺,只是腦袋上的格外突出。我就這樣舉著胳膊站在那裏不敢動,唯恐一動就沒有了這份奇特的感受,直到累得實在堅持不了了才鬆開。

這種奇蹟一直持續到4月22日晚上我再次煉功,這次很明晰的感到通脈到了耳輪上,並在耳上一個穴位處停住,這個穴位立即疼起來,甚至感到耳朵疼得抖動。接著的整整一個星期裏我都感到身體內脈的24小時強烈的流動。師尊說:「我們一上來就百脈全部打開,百脈同時運轉」(《大圓滿法》)。的確是這樣,時時刻刻我都能感受到脈如熱流通透全身。

後來隨著修煉,天目也開了,先看到是黑白的再後來是彩色的。心性也隨著學法不斷的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不斷的得到提高,身體上也越來越好了。以前每個月都要到醫院輸液,甚至還在上班過程中暈倒過,現在不僅連感冒都沒有了,原來的老毛病都不翼而飛,尤其是上初中時從樓梯上摔下來後留下的腳傷,本來學法前已經疼得走路像個瘸子了的竟然不知在甚麼時候就好了,以前不敢沾地的腳再怎麼擺弄都不痛了,正正常常的了,簡直不可思議。

佛法無邊。我知道我得到了人一生中能得到的最寶貴的東西──千年不遇萬載難求的佛法!我知道從此我不會再害怕孤單,從此我不會再在人世沉淪,從此我有了堅守善良的勇氣,從此我要做個好人,更好的好人,做個大法修煉弟子。

* 從苦難走向幸福 ─ 母親的故事

一、辛酸的歲月

我母親1948年出生,在襁褓中度過了一年多的書香人家日子,就成了地主家的「狗崽子」。

母親大約2歲的時候,全家人去親戚家賀喜,等到返回,自家的門卻被封了,母親哭著喊著拍打著自己的家門:我要進去,我要進去……她看到的卻是大人們背過臉去默默的流淚。

母親的記憶從此知道了甚麼叫掃地出門,原來竟然可以把人像垃圾一樣的掃出那人自己的家。她看到外婆珍藏的嫁衣被同村的大嬸穿上在紮草把,她眼巴巴的讓外公取下了她脖子上那時候每個孩子都有的銀項圈去交公,卻還是不能避免外公不分日夜的擔驚受怕被批鬥。

她上學去,每天要背誦的卻是打倒「地富反壞右」,四年級沒有上完她哭著從學校回來,就選擇了下地幹活。她像男人一樣挑擔子,像男人一樣大嗓門,走起路來風風火火,吃起飯來狼吞虎嚥,幹起活來乾淨俐落。外婆裹成的三寸長的小腳在泥濘的農田裏如風捲柳絮的難堪被母親稚嫩卻執拗的拼命勞動徹底的彌補了。

我1974年出生,是她的么姑娘,冬天的清早她忙到手冰的時候我就是她的暖手壺,夜晚睡覺她那溝壑密布的手則是我最溫馨的癢癢撓。記憶中只要她在山坡上吆喝我,我就踩著曬得滾燙的禾場或是戳腳的田埂東顛西跑的給她提水或是送飯。看她大口的把飯風捲殘雲,我總是天真的想媽媽吃的飯怎麼就格外的好吃呢?

我長大了,她卻不像別人家孩子的媽媽一樣讓我去放牛、扯豬草、做家務,我想要幫她做事,她也總是淡不搭理的說:你讀書吧,這些事情有媽媽呢。

86年我上初中,正當中年的父親意外的失明了,沒有了工作,不僅家裏可憐多年的那點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錢全部被醫院掏空,父親的失明也成了事實,全家的重擔都落在了母親的身上。母親像當年扛著外公外婆一樣又扛起了父親和我們三個孩子,扛起了全家。在最艱難的日子裏我們曾經常常恐慌的發現吃完了上頓,卻不知道下頓該吃甚麼。我說:媽媽,我不讀書了,我去做事掙錢吧!這一次她還是沒有搭理我。

二、黑暗的陷阱

父親的人生陷進了黑暗裏,他不止一次想到了死,可是終歸又放心不了兒女,於是他開始重新振作起來尋找生存的信念與支柱,他苦苦的想知道為甚麼他的一生會如此多慳。他是個格外聰明的人,開始鑽研八卦、占卜、收集八字算命。他學練一種氣功,結果招來了附體,很可憐的是當時我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都對此很無知。父親原本會針灸,但是後來他發現自己用針灸給人治病的效果可以手到病除。曾經有個偏癱的人用板車拖來找他看病,結果回去的時候自己興奮的拉著車走了。父親似乎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全家人也都傻傻的為他能夠在晚年找到寄託而感到開心。後來我得法後才從師尊的《轉法輪》中明白這其實是個可怕的陷阱,可是一切都知道的太遲了。

不該來的終於來了,家裏開始出現靈異現象,父親說他一次午休時小憩看到有一個陌生女人在家裏走動,再看又沒有了。才三歲的小姪兒說有個阿姨和父親說話,母親去看卻甚麼都沒有,姪兒卻說她從窗戶飛走了。來家做客的小表妹天黑時分躺在床上還沒有入睡卻聽到床底傳來女人的哭聲,嚇得魂都要飛了。深夜,父親感到一隻冰涼的手在摸他。半夜時分,母親聽到家裏有很多人在說話,嚇得用手掐我的肉,把我掐醒,待我從熟睡中醒來這些聲音卻一下子突然消失了。

1998年的四月初九的上午,父親在給一個病人做穴位按摩的時候,突然倒下了。一向強壯的母親也得了奇怪的病,白天只要頭一發暈就可以從本來好好坐著的沙發或板凳上倒到地上趴著還覺得天旋地轉,晚上一旦要入睡就感到床被搖動,猛然的全身戰慄,從臨睡中驚醒。就這樣母親原來又黑又亮的頭髮幾乎全白了。

三、絕地中新生

父親過世了,母親被接來和我們住在一起。那時的我剛剛跟著同事們一起讀《轉法輪》,到煉功點煉功。因為知道煉功點上的同修都有身體健康的親身體驗,甚至很多同修是被醫院拒絕收治後通過學法煉功從鬼門關起死回生的,我自己身體好轉的神奇體驗也很豐富,所以很希望母親也能受益。母親卻執拗的說自己是鄉下老太婆,不比城裏拿著退休工資的老人,這樣像城裏人一樣去鍛煉招人笑話。還說她自己這輩子勞動的夠辛苦的了,不需要像城裏人沒有活幹去鍛煉。

我從《轉法輪》書上知道師父是不治病的,而且母親一直都反對我煉功,所以也沒有抱甚麼很明確的奢望師父能給母親治病。但是每天都看著母親這樣的一直痛苦,心裏又總是放心不下。剛好有天家裏只剩母親和我兩人,吃過晚飯我就特意要她陪我到煉功點去,我在煉功點煉了兩個小時,她在旁邊的空位上坐了兩個小時,還時不時拿眼睛瞪我表示反對我煉功。回家的路上她還數落我:人老了,這樣活動活動也好。你看你年紀輕輕的,跟著湊甚麼熱鬧?可是,奇蹟發生了,自從那晚以後,母親的病就不翼而飛了。

第二天中午,我上班完後從學校回家吃飯,像往常一樣照例問候她:媽媽,你今天頭暈好些沒有?她邊忙邊說:哦?今天怎麼還沒暈呢?我高興的說:一定是師父給您治好了!她不相信:怎麼可能,看看下午會不會暈吧。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她說:真的沒暈呢。我說:您不會再暈啦,師父已經給您徹底治好啦!她還是不相信呢,說:怎麼可能啊,我又沒有像你那樣天天讀書煉功呢?你看我吃了多少的藥,吃了這麼久了,總該有種藥有作用呢?我說:那您想想為甚麼你吃了一年多的藥都沒有任何好轉,反而越來越重,可偏偏是去煉功點後回來就甚麼病都沒有了呢?母親笑了,說:那就要謝謝你們李大師!

我們的師尊是多麼的慈悲啊,哪怕這個人不是修煉的人,甚至哪怕這個人還在反對修煉,師尊都把洪大的慈悲賜予他。師尊說自己不治病,可是我母親的病就這樣神奇的好了。我想母親一定是和大法有緣吧。

四、幸福在這裏

後來,我明白沒有甚麼樣的孝心比給母親讀《轉法輪》更好的了,母親閒不住,我就在她幹活的時候給她讀《轉法輪》,母女兩人每天都其樂融融。再後來,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母親自己捧起了《轉法輪》,她笑著說:真是沒想到的,我小學四年級都沒讀完,一輩子幹粗活的人老了老了還讀起了書呢!

有一次我看到我給師尊供果盤的桌子上多出了個皮蛋,母親說:是我供奉給師父的呢,師父先請了,我再吃。

還有一次,我和母親一起學法,學到關於修煉一定要專一的時候,我擔心母親沒文化不能明白,就和母親說自己對法的理解。母親卻說:你才知道啊,我早就明白師父的這個法理了呢。你爸爸就是被假氣功害了。以前就有人說他是給別人治好病自己替別人走了(死了)。現在,看師父的書,講的好明白。

母親一輩子勤儉,踏進修煉的第一關是去對錢的執著心。一天,她告訴我她夢見有個大卡車拉的都是成捆的錢,很多人都爬到車上去搶,用大麻袋去裝,母親也去拿了兩捆。我說:師父要您去掉對錢的執著心呢。母親又沮喪又不服氣,就像個孩子似的求師父:師父,我好多了,人家都是用大麻袋裝,我只要了兩捆呢。(當然,母親知道她以後一定要徹底去掉對錢的貪心。)

母親也有悟性比我好的時候。有天她告訴我昨天晚上做夢,夢到我病了,已經昏迷過去,奄奄一息,於是母親抱著我,到處去找師父:師父,師父,快請救救我的女兒!聽了母親的夢,我自己覺得好慚愧,為甚麼我碰到麻煩的時候總是忘記要找師父呢?

對呀,一定要找師父,一定要找我們至尊至善的師父,一定要找到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找到了師尊,我們才能找回純真善良的自我,找到了師尊,我們才能找回人生的快樂與幸福。

幸福就在這裏,希望你也快快找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