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僧聞笑辨奸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嚴嵩沒有顯貴時,與王敏齋一起在菩提寺東院讀書。

一天,兩人同閱《荊軻傳》。讀到了樊於期自殺以便荊軻向秦王獻上首級的地方,嚴嵩說:「真是呆漢,事情還不知道成不成功,就把腦袋當兒戲!」於是哈哈大笑。王敏齋動容說:「烈士復仇,殺身不顧,其志可哀!」於是放聲大哭。兩人又讀到太子丹白衣白冠為荊軻送別的地方,嚴嵩又大笑說:「既然知道荊軻一去不返,還派荊軻去送死,太子丹真是昏庸愚蠢。」王敏齋又大哭說:「壯士一行,風蕭水咽,擊筑高歌,千古尚有餘痛!」等讀到荊軻負傷倒地箕踞高罵的地方,嚴嵩更是笑的前俯後仰,說:「這真是不開竅的呆子,不會在秦王繞柱逃跑時趕快動手,只會謾罵了事。」王敏齋涕淚滿襟,說:「豪傑捨身報知己,至死尚有生氣!雖然匕首只擲中銅柱,秦始皇也一定聞聲喪膽!」一時間,兩人的哭聲笑聲喧雜滿堂。

一位老僧傾聽良久,嘆息道:「大哭者人之常情,大笑者居心真不可測啊!二十年後,滿朝忠臣義士,恐怕無一倖存了!」後來王敏齋只當上平凡的中牟縣令,但頗有政聲。嚴嵩因為善寫青詞拍馬獻媚,竟當上了宰相,隨即專權誤國,植黨營私,欺矇天子,傾軋良善,把滿腦袋聰明絕頂都用在邪道上。

嚴嵩的心術在古代是駭人聽聞的大權奸,可在現在怎麼比得上中共呢?中共耗費巨資拍御用電影來歪曲歷史歌頌暴君,大規模給百姓洗腦,嚴嵩比得了嗎?在中共毒害下,多少現代人讀古書時不是像嚴嵩那樣笑古人愚忠愚孝的?

邪黨甚麼破四舊、批孔、反封建反迷信、無神論、唯物論、全民下海撈錢等等思想灌輸,把傳統文化貶的一錢不值。反過來中共又大搞假、大、空騙人宣傳,大建孔子學院,把自己裝扮成道德楷模,不但吃光了傳統文化的肉,還頂著傳統文化的皮來為自己裝點門面,既欺騙百姓,又侮辱傳統文化。由於共產黨以假換真,弄假成真的奸計,中國人變的越來越奸猾,越來越老於世故。許多黨官一有了黨徒身份,就有了特權證抵罪符,一邊高唱「為人民服務」騙老百姓默默奉獻,一邊大肆腐敗謀私,把默默奉獻的老百姓當成傻子。老百姓被邪黨騙了一回又一回,也漸漸開竅了:在狼群中與其被吃,不如吃人啊!於是社會上甚麼毒奶粉、雞肛油都出來了。

中共社會是披著羊皮的狼社會,人要真傻的為邪黨「獻了青春獻子孫」,就是被共產黨吃的一點骨頭渣都不剩。所以中國人是不能太傻,不能傻到邪黨說甚麼就信甚麼。中共的宣傳都是騙老百姓當犧牲品,害老百姓失去利益的,要不共產黨怎麼騎在百姓頭上貪污腐化?中共那些污衊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全是假的。法輪功提倡「真、善、忍」,弘揚傳統道德,為群眾祛病健身,提升社會的精神文明和群眾的身體素質,對百姓有百利而無一害。共產黨只管整人害人,才不管對老百姓有沒有好處呢。

但是如果中國人因此在黨文化中被扭曲,一個個變成了人精,甚麼也不信了,那不正中中共下懷嗎?邪黨就是要人甚麼傳統文化都不信,就默認中共邪理歪說存在是合理的。共產黨就是要人以為正統文化都是假的,好讓人意識不到中共是邪的。中共就是要讓人看到別人被殘酷迫害也無動於衷,就是要把人變成狼,好跟著它一起吃人。傻乎乎為共產黨送死的人只是被其「發動」起來的基層群眾;而與中共相互利用、狼狽為奸的人才是高級黨徒,才是禍害社會的人渣。

真正的傳統文化是一面清澈平正的鏡子,它能讓中國人找回本性的善良,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而中共的黨文化、黨文化身上披的「傳統文化」則是被塗抹、被扭曲的鏡子,它讓人對人本性的傳統觀念充滿偏見,卻對共產黨認識不清。請您一定要把傳統文化和黨文化區別開來。既不要因為人之常情就誤把披著傳統文化外皮的黨文化當作傳統文化,更不要像西來邪靈一樣肆意嘲笑中國人的傳統風骨、傳統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