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科學,不是迷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朋友,當你疲憊不堪、夜深人靜的時候,你可曾想過:人,究竟為甚麼而活著?當你遇到磨難或傷痛的時候,你可曾想過;人生中的旦夕禍福,又是為甚麼而存在?

千百年來,智者苦苦思索,尋覓著人生的真諦,無數的有識之士,淡泊名利、探索著這其中的真理,為的是人能更好的把握自己的人生,把握自己的未來,而如今,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又有多少人能夠去細心思考這些問題?而當歷史上的預言警示我們,人失去了分清好壞,善惡的標準,是多麼的危險,當今天頻繁發生的天災人禍不斷的警示我們,人忽視了善惡好壞是多麼危險的時候,我們可曾反思,可曾看看歷史上留給人們的正面的教訓?

古人云:人有過,天示警,不歸正,天譴之。而我們今天很多人抱著自己所謂的「科學」理念,而不願意去了解和承認這一切。我想談談我的看法。

一、信仰和科學並不矛盾

牛頓一生有著自己的信仰,麥克斯韋是虔誠的信徒。宇宙如此龐雜,而實證科學有著固有的侷限,人的智力和觀察能力都有侷限,而實證科學的理論無法解釋宇宙生成的原因,但是宗教信仰中告訴了人們更深的道理。科學無法證實也無法否定「神」的存在,而這一切只有在信仰中才能夠得到合理的解釋。牛頓等大科學家以超出一般人更多的智慧,敢於突破自己的觀念,去理解這一切的根本,從而認識到信仰的真實與正確。

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科學界的一些人開始挖掘中國傳統文化和科學,建立了對人體科學研究的機構,證實了「人體特異功能的存在」,錢學森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曾說:「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試圖解釋它,我看不行,因為它遠遠超出現代科學的範圍……」。「它真正變成科學革命時,本身就打破現代科學體系,最後將引起科學革命。」

事實上,當代西方很多的科學工作者都有自己的信仰,而且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可見,科學和信仰並不矛盾。

而在我們國內的宣傳教育中,為了統治需要,卻往往把這對立起來,假借「科學」之名來排斥一切不利於其所謂「思想統治」的「信仰」和文化,從而禁錮了人們的思維。

現代科學是人探索世界的方法之一,從物質表面開始研究,其實宇宙很大,從古到今天,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有輝煌的文明存在。這也就是說,都有自己探索宇宙的方法,由於歷史變遷,這些方法可能不再為大多數人所知,但這不意味著這些不同的方法不是科學,從其輝煌的文明來看,在某些方面,超過了現代的科學。

二、「眼見為實」並不科學

雖然如此,在面對人對於神的信仰,還是有很多人會想,看見了我們才能相信,「眼見為實」麼。

我們知道,科學是不斷發展的,當一些現象沒有被科學所觀察到的時候,有人很難相信其存在,但是,隨著觀察能力的增強,一些過去「看不見」的東西,也都證實了是真實存在的,紅外線,紫外線,我們無法看到,卻真實存在。空氣和電波,我們也無法看到,也都真實存在。我們「看不到」,是因為我們的觀察能力有限所導致的,而這不是判斷一個東西是否存在的標準。

而認為「看不見,就不承認」,這恰恰就是不科學的做法,也導致了我們不能看到事情的真實一面,從而影響了我們對於未來的正確的選擇。

在很多正信中都談到,人的善惡因果,報應的存在,講到人詆毀天理,會有重罪。有人會說,人死了就死了麼,一死了之,我不相信。可是,放在今天的物理學中,我們知道人的身體都是細胞、分子、原子等等微粒構成的,人死了,細胞解體,人的身體風化,解體了,那麼,更小的粒子會解體麼?我們知道原子核如果解體分裂,就相當於原子彈爆炸,人死了,如果微觀粒子都解體了,那會有多大的反應?那麼,人死了,就是簡單的一死了之了嗎?

世界上有很多瀕臨死亡的體驗,這些人後來沒有死,事例很多,人在瀕臨死亡的瞬間,都會有很多奇妙的感受,並不像人所想像的那樣,一死就甚麼都不知道了,一死了之。

在古今中外流傳著許多關於輪迴、轉世等等的說法,就好像物質不滅一樣,人的生命也有著奇妙的過程,看不見,可不表示不存在,世間萬物都是有因有果,如果沒有善惡報應的因果,那麼人無限度的做壞事,最終沒有甚麼結果,那麼,這可能嗎?

因為今天科學無法證實,所以無法相信,其實這就限制了我們認識世界的能力。因為科學可以發現其現象,因為其有限,而無法解釋其存在,而會認為是自然現象。這只是因為科學本身的限制。而現象的存在,促使我們思考。在不同的民族中,傳了幾千年的文明中,都相似的告訴人善惡必報的因果,這種看似偶然的巧合,卻說明了其中存在著同一個真理。

三、進化論的錯誤

1、質疑達爾文的進化論

關於人類的起源,達爾文認為人是動物進化而來的。不過他自己也說,這只是一種「假說」,希望將來能夠證實。按照他的理論,一種動物是從另一種動物進化而來,那一定是一個連續的漫長的過程,那麼,這種過渡性的化石,應該普遍的存在,不難發現。而實際上,到今天為止,能夠證明這個過程存在的證據始終沒有找到,而與此同時,隨著考古、生物學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發現,證明進化論的錯誤。

按照進化論,爬行類應該是兩棲類進化而來,但在中國的化石發現:爬行類比兩棲類早1.2億年出現。

80年代在雲南發掘的「澄江化石群」表明,地球上眾多的生物是5.3億年前「寒武紀生命大爆發」出現的,之前沒有這些生物的祖先,只是簡單的生物如海藻等。

地質、古生物的發展表明,地球上各個時期不同生物的出現往往都有突發性的,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有機體,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不再改變,哪怕過了幾百萬年,氣候如何變化,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痕跡。

2、質疑現代進化論

在科學中,人們一旦相信了某種理論,並形成權威,就不願意突破固有的觀念去認識新的事物,那些頑固的進化論支持者,又提出了一套所謂「現代進化論」的理論。認為一種動物變成另一種動物式由偶然的基因突變造成的,也就是隨機組合成另一種生物。針對這一結論,西方一些嚴謹的科學家通過概率統計計算研究,認為這種自然界由基因突變、隨機組合成的另一種生物的機率幾乎為零。

他們用「波音747效應」打比方,將這種複雜的概率計算作簡要的說明,通過隨機組合能夠組成一個單細胞生命的這種機率,就跟一陣颶風吹過一個垃圾場,自然而然就能把垃圾場裏所有有用的東西完美的組裝成一架「波音747」的機率一樣。那麼一個動物,要在千千萬萬個細胞有機地在一起組合,才能夠成為一個生命,具有各種能力,有著不同的生理系統,消化、神經、視覺等等,這要通過所謂基因突變的進化實現,是荒謬的科學假說。

四、史前文明的遺蹟

所謂「無神論」的理論根據來自於達爾文的進化論。按照達爾文進化論,人類的文明到現在為止,沒有超過一萬年。科學家已經發現的大量事實,對於進化論進行了質疑。如: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的《考古學禁區》一書,列舉了五百個證據,與進化論相悖的事例,那時幾萬年,幾百萬年,甚至於幾億年人類文明的遺蹟,有許多都有著很高的科技,以及藝術水平。

在許多的大洋地下,發現了幾千萬年前的文明古蹟,建築,石牆,街道,甚至於海底的金字塔,都有著很高的藝術水平。

生活在2.6億年前的三葉蟲化石上,有一個清晰的鞋印,是一個美國科學家在峽谷敲開頁岩的時候發現的,這說明了可能2億年前,已經有了那個時期的人類文明的存在。實際上,在我們國內也有類似的發現。

非洲的加蓬共和國有一座鈾礦石,許多國家的科學考證,發現其中的鈾都是使用過的,而其布局更是一座大型的核反應堆,其布局之合理,現代科學都無法達到,而按照鈾放射年代推算,這個反應堆運轉了50萬年。

印度有一個2.5萬年前的鐵棒,含鐵純度99.91%,現代的科技都無法達到。

秘魯納斯卡平原的一個小村莊,有一個收藏了一萬多塊刻有圖案的石頭博物館,經科學鑑定,石頭的刻痕極其久遠。圖案的內容展示了極先進的文明,有大腦移植以及克服移植中的排斥反應、望遠鏡、醫療機械、追逐恐龍的人……甚至於有幾塊描繪了一千多萬年前從太空看到的地球地圖,有遠古的大陸:亞特蘭蒂斯姆大陸等。

在我國,2000多年前的越王古劍,80年代從古墓挖掘出來,依然光亮鋒利。在秦古墓中,有一個被壓彎的古劍瞬間恢復平直──當代冶金學家的夢想「記憶合金」竟然出現在2000多年前的古墓裏,他們的鑄劍技術──鉻處理(20世紀50年代才發明出來)是誰傳授的?而更多的古代中國文化,周易、八卦、太極,特別是河圖洛書,據說就是在大禹治水中,洪水退去,龜殼上留下來,這些同樣是史前文明。

……

這一切進化論無法解釋。也證實了進化論僅僅是一種假說,是不足為憑據的,也說明了這些對於今天的人類科學而言,還是一個謎,在現代科學研究中,當人們無法找到更好的理論的時候,往往就會固守在原有的理論中去研究,所以,直到今天進化論仍然作為科學教科書上的內容廣泛的告訴人。

五、神話傳說是口述歷史的一種形式

無論歷史發展了幾千年,一個民族都是在自己的歷史文明和文化中成長起來的。由於歷史發展的限制,古代的人類不能有今天我們這樣的溝通方式,遠在千里,彼此交流。

但是奇特的是,在這樣的一種遠古的時代中,給不同的民族,留下了許許多多的故事,這些故事今天被我們認為是神話,卻是極其的相似,拋開由於文化差異帶來的細節上的不同,我們發現,在這些遠古的傳說中,所有不同的民族都在說,人類的起源是由神創造的。

在西方宗教中,說上帝造人,在我們遠古神話中講,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造人,在古希臘神話中,說天神造了人,等等,還有更多愛斯基摩人、古印第安人、瑪雅人、印加、古蘇美爾人、古巴比倫人、古埃及人等的神話傳說……

中國人自詡為炎黃子孫,是我們無法否認的事實,就是我們的祖先來自於上古神話時代的炎帝、黃帝,更早的如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的神話。在古代的教科書《千字文》中,可以看到這些內容一直在我們的古代社會教育中承傳,而不僅僅是民間傳說。

這些並非今天教科書上告訴我們的,只是遠古人類不發達,所以產生的幻想和對於自然敬畏,而產生的崇拜,事實上,在許多古代的文明,其展現出來的成就,雖然和現代科學不同,但是無論是藝術、思想還是天文上,都相當的發達,甚至於超出了今天的現代科學文明。那些所謂的教科書,在這些文明面前,連小兒科都算不上。

在這其中,我們古老文明展現的很多,我們知道周文王著述了「周易」,是對於太極八卦的研究,而這些道理其實源來自於周文化以前,伏羲氏和八卦的傳說,原在炎黃傳說之前。而從那個時代開始,就已經留下來了太極,修煉的道理,而今天我們叫做氣功。

縱觀一下西方的聖經告訴西方人的道理,以及我們東方文明中的道家文化,儒家文化告訴人的道理,以及在古印度釋迦牟尼講給人的理,雖然形式有差異,但是其中的因果不變,都是告訴人,人是神創造的,人需要知道善惡因果,要重德向善,以致有一個善果。

那麼,作為炎黃子孫,我們怎麼能夠無視於我們民族的精神和文明的存在呢?雖然社會變遷,環境變化,而人的生命的特徵並沒有因此而不同,因此這其中的善惡、因果、報應,也不會因之而改變。

當我們反思我們今天對於這些文化的缺失與漠視,我們發現了,這種漠視與缺失正是因為我們現代文明發展中,社會動盪所致,幾十年前,文化大革命,把所有傳統文化歸為迷信,誰敢接觸就會被打擊,從而人人自危。而今天,當社會趨於文明,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們。

對於不明真相的人,往往會被媒體誤導,分不清好壞善惡。可是人的天性是求真的,是善良的,這種誤導就會導致人們不經意的抵觸自己的天性,而且人的天性是天賦的特性,在古代叫做天理,這樣的事情,導致了人們無形中就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這種被媒體利用的事情是很危險的,也是從人天性角度講,不願意去做的,而了解真相,分清好壞善惡,就成了消除這些誤導的重要的條件,也是消除這其中帶來的惡果的重要條件。眾多的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在大陸還是海外,他們所關心的是這些眾多不明真相的人,因為他們信仰的「佛法」,他們修的「慈悲」,他們告訴人真相,是為了給這個人帶去真相,希望他們或者她們能夠消除誤解,從而得有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