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挖出共產黨的根(四)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接前文)

六、我們中國人被共產黨騙得太慘

光照幫在1786年被鎮壓後不久又開始大力發展,而且變得更加隱蔽和秘密。本文主要是根據已知的史料對從光照幫的成立到共產主義者同盟這段歷史有一個大致描述。

光照幫從一開始就致力於欺騙和偽裝掩蓋自己,共產主義本身就是一個大騙局,共產主義的「幸福大家庭」是個迷魂藥。魏薩普要求手下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共產黨的欺騙和謊言無處不在。例如,1995年6月中旬,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共中央黨校聯合向中共中央書記處提出了書面報告《關於<毛澤東選集>中著作原稿的審核、考證意見》。該報告披露:《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的一百六十餘篇文章中,由毛澤東執筆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經毛澤東修改的共十三篇,其餘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領導成員,或中共中央辦公廳以及毛澤東的秘書等所寫。

共產黨靠謊言、暴力、偽裝和掩蓋才能生存,從而需要壟斷資訊,嚴密封鎖信息,讓所有中國人只能聽其一言堂的謊言宣傳和精神洗腦。紅朝謊言說不盡,不是本文能夠覆蓋得了的,這裏只舉幾例以窺全貌。

1、共產黨黨旗上錘子和鐮刀的真實含義

在共產黨的宣傳中,共產黨黨旗中的錘子(hammer)代表工人,鐮刀(sickle)代表農民。但它們的真實含義並不是這樣。如前所述,光照幫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用共濟會做掩護;共產黨黨旗上錘子和鐮刀來自共濟會。在共濟會的儀式上,「石匠大師」(Master Mason)手裏拿著錘子,因為錘子是石匠幹活用的工具。其實,共產黨之間相互稱「同志」,這個「同志」稱呼也來自共濟會,共濟會第二級別的會員之間稱「同志」。

我們知道,馬克思鼓動工人搞暴動奪權,列寧講成立「工人階級」政黨,在中國早期受蘇聯訓練的共產黨領導人都熱衷於在城市裏搞暴動(其實就是恐怖活動),斯大林對毛澤東搞「農村包圍城市」不屑一顧,所以鐮刀的本意根本不是代表農民。那麼鐮刀代表甚麼呢?鐮刀也來自共濟會,代表著毀滅[45]。在西方的通俗文化中,鬼拿著個鐮刀,鐮刀代表死亡。總之,共產黨黨旗中的鐮刀跟農民沒有關係。共產黨要打碎「舊世界」(人類幾千年的文明),鐮刀代表著毀滅、死亡。

另外,每年的五月一日,稱為「國際勞動節」,但是只在共產黨的國家裏實行(像美國的勞動節是每年九月份的第一個星期一)。共產黨給出的解釋是,「五一節」源於1886年5月1日美國芝加哥城的工人大罷工。1889年7月,第二共產國際為了紀念這個日子,宣布將每年的五月一日定為國際勞動節。然而真實的情況是,由於光照幫成立於1776年5月1日,「五一節」的真實原因是共產黨慶祝光照幫的成立。但是這是不能公開說出來的理由,共產國際需要一個能夠說出來的理由,即要用另外一個理由來掩蓋真實的理由[46]。

現在一些不了解共產黨本性的人,覺得共產黨後來蛻化變質拋棄了工人、農民。挖出共產黨的根就清楚地發現,這裏不存在共產黨蛻化變質的問題。共產黨一開始就在欺騙工農大眾(還用許諾民主自由欺騙知識份子等等),其目的非常明顯,就是利用工農大眾的力量奪權,把工人和農民視為「有用的白痴」。共產黨奪了權以後,把工人和農民變成了政治奴隸。現在工人大批失業不說,農民一直是中共統治下的劣等公民。有人說,現在不一樣了,共產黨不僅給農民免農業稅,每一畝地還給一百多塊錢。其實,這是中共對農民的又一次欺詐、收買。

首先要認清大的環境和背景。共產黨現在坐在火山口上,尤其是《九評共產黨》揭露出共產黨的本質,從而觸發的「三退」(退黨、團、隊)大潮,使得共產黨搖搖欲墜。這是共產黨奪權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危機。儘管共產黨逃脫不了被解體的命運,但是它總要想一些騙術試圖來化解危機。這和以前「土改」時的背景有些相似。那時候,共產黨需要農民為其奪權和鞏固政權服務,於是搞「打土豪,分天地」,欺騙了農民。但是,過了幾年,共產黨政權鞏固了,於是把土地從農民中搶走了。在隨後的幾十年裏,共產黨對農民的壓榨和搜刮有目共睹。

中共認為,只要穩住了農民,就穩住了政權。面對目前無法解脫的危機,共產黨又想到了農民,故技重演,給農民一點眼前的小恩小惠,以收買和欺騙農民。認清中共的欺騙其實也很簡單:

(1)西方國家都沒有農業稅。
(2)每一畝地給一百多塊錢,但是化肥、農藥等的價格很高,使得農民種地成本依然很高。共產黨一手給農民一點錢,另一隻手通過高價的化肥、農藥等把錢弄回來還不止。
(3)根本的問題是土地所有權的問題。共產黨從農民手裏搶走了土地,並沒有把土地所有權還給農民(現在在城市買房子,但是地皮仍然是共產黨的)。土地本身的價值和這麼多年來共產黨從土地中剝奪的財富,不是現在給這點錢就能夠補償的。

2、周扒皮「半夜雞叫」

說起地主周扒皮半夜雞叫,幾代中國人幾乎無人不知。小學課本中的《半夜雞叫》選自自傳體小說《高玉寶》,被中共用來進行所謂的「憶苦思甜」教育,號召人民一定要仇恨「萬惡的舊社會」。

但是,只要用常理去推敲,就會發現這個《半夜雞叫》的真實性大有問題:假如周扒皮真的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半夜假裝雞叫、催促長工到地裏幹活,那四週漆黑一團,長工能幹甚麼農活?你要是地主,你希望長工在黑夜裏去糟踐你的莊稼地嗎?

最近,一位早年在遼寧省大連新聞單位供職的退休記者寫了一篇文章,解開了人們心中的疑問:

「我那時擔任農村部記者,有機會到高玉寶的家鄉採訪,當時高玉寶所寫的那個周扒皮原型的地主已死去多年。但他的後代在農村境遇非常淒慘,整天被人叫作‘地主崽子’。當時陪同我一起採訪的鄉幹部還幫我找到了村裏幾位年紀大的老人,以滿足我了解《高玉寶》這部小說創作過程中的一些細節的願望。結果當時的交談大出我的預料,《高玉寶》中的周扒皮根本就是杜撰的,‘半夜雞叫’根本就是連影都沒有的事。

「一位姓閻的老人對我說:半夜雞叫?我這一輩子都沒離開過村子,我怎麼就沒聽說過?從古到今,誰聽說過農民深更半夜去種莊稼的?人有長貓眼睛的嗎?那不是去禍害莊稼去了嗎?

「一位老大娘則說:高家那小子(指《半夜雞叫》的作者),真是造孽,本來某姓人家(周扒皮原型)在村裏還呆得住,他那個書一出,某姓人家算是出了名,每次搞運動,上面都安排人鬥他一回。人硬是窩囊死了。現在他家的兒子孫子還動不動給人打,給人罵。」

可憐我們幾代中國人,就這麼在「半夜雞叫」中被共產黨騙了一代又一代,讓無中生有的仇恨在心裏發了芽。

3、搞政治的《白毛女》

《白毛女》問世於抗戰後期的華北中共「根據地」,說的是佃戶楊白勞因還不起地主黃世仁的債被逼自盡,其女兒喜兒被用來抵債,被迫到黃家做工,遭黃姦污,後逃進深山,以廟中供果充飢,頭髮變白,被迷信的村民稱為「白毛仙姑」。後來喜兒由過去的戀人,現已參加八路軍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開鬥爭大會,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

想當年,中共的所謂「解放軍」打到哪裏這齣戲就演到哪裏,它的上演成了白與黑、善與惡的分水嶺,從此一個「舊」中國結束,一個「新」社會開始。歷史上從沒有任何一出戲享受過如此「殊榮」,在朝代更迭中產生過如此大的影響。然而,若是細究它的由來,揭開其「創作」過程的內幕,還有很多應知而未知的故事值得一提。

先說這個題材的由來。晉察冀一帶民間好幾百年就一直流傳著一個「白毛仙姑」在夜間顯靈向村民索要獻供的傳說(《人民政協報》1993年7月13日曾載流沙河的長文,詳細考證古籍中的這一傳說的流變)。抗戰時,有些「根據地」的「鬥爭大會」常常開不起來,其原因就是村民們晚上都去給「仙姑」進貢,使得鬥爭會場冷冷清清。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這個題材,為配合「階級鬥爭」需要,把村民們從奶奶廟裏拉回來,他編了一個民間傳奇,其主題是「破除迷信,發動群眾」,此為《白毛女》的雛形。

其次說它的演變。延安的政治嗅覺高度靈敏的御用文人對這題材侷限於「破除迷信」感到不滿足,他們組織了以賀敬之為首的創作班子,冥思苦想,無中生有地發掘其政治意義,硬是將它升格為一部表現「階級鬥爭」主題──即地主壓迫農民,農民起而反抗的戲劇。此為《白毛女》創作過程中的第一次「飛躍」。

1948年8月,周楊建議將這齣戲作為向中共「七大」的獻禮,對其主題再次「提煉」,這回歸納為「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可別小瞧這十六個字,它通俗、形像、琅琅上口,老幼皆宜,其極度的誇張不但沒有導致對其可信度的懷疑,反而極其切合改朝換代之時,民間那種含混而非理性的對「舊」的憎恨和對 「新」的期盼,稱得上是文藝為政治服務的流氓傑作。

當時中共高層對這齣戲非常關心。這齣戲將中國劃為陰陽兩重天,雖然神神鬼鬼但據說有「生活原型」,令人真假難辨,因而被視為宣傳戰中的一顆重磅炸彈。毛澤東親自示意戲的結尾要反應中共政策的轉變,即「土地要分掉,黃世仁要槍斃」。因為抗戰要結束,「減租減息」和「團結地主」的政策又要被「土地革命」和「打倒地主階級」所取代了。

多少年來中國的觀眾,習慣於在舞台上看到一些單純的故事,有誰會想到一出鼓吹懲惡揚善的戲劇背後有如此複雜的政治背景呢?有誰想到自己作為觀眾的義憤填膺,恰好是中共為一黨之私所一手精心策劃和操縱的結果呢?這就是政治宣傳和藝術創作相結合所產生的特殊效果。這是只有深懂人性的弱點,絕無道德的顧慮,不擇手段只為奪取權力的宣傳老手才能做到這一點。

中共的「經典謊言」自然不止前面的「半夜雞叫」和《白毛女》,其他幾乎人人皆知的謊言有:「草原英雄小姐妹」, 「張思德」,「地雷戰」 ,「邱少雲」,天安門「自焚」等等。像「抗戰」這樣的大事,中共也敢欺騙老百姓。

七、共產黨為甚麼容不下好人

被騙的老一代中國人死去了,新一代中國人仍然對中共的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九評共產黨》全面系統地揭示了共產黨。挖出共產黨的根,清楚了共產黨的目的是摧毀人類文明,那麼就可以透過表面現象,進一步看出中共所作所為的背後原因,從而拋棄對共產黨的幻想。

有人用農民起義來形容中共,其實中共奪權和歷史上的改朝換代很不一樣。中共奪取政權後還要「繼續革命」,就是要摧毀人類文明的其他方面,尤其是思想和精神方面等等。其實在政治統治方面和以前也不一樣,共產黨把支部建到村和連隊,把社會死死地控制在手裏。

經濟方面,共產黨把土地搶到自己手中,壟斷了所有的土地;把工廠、企業,和所有的經濟資源搶到手中。這共產黨都做到了。

中共最難做到的是摧毀人類文明更深層次的東西,即改造人的思想,控制人的精神。縱觀歷史,人類幾千年的文明都是以信神和道德倫理為基礎的,所以共產黨對神和道德宣戰。光照幫(共產黨)幾大主要目的之一是摧毀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以及由這些宗教信仰引申出來的道德、倫理,和價值觀念等等。這是共產黨如此仇視宗教信仰和道德的根源。

中共是有組織、有計劃地破壞人類,使人類墮落與敗壞。為了摧毀人們對神的信仰和道德觀念,光照幫(共產黨)拋出了唯物論和無神論。如前所述,光照幫「大博士」(Magus)級會員就是宣傳唯物論和無神論。唯物論和無神論其實是共產黨的政治陰謀,和科學沒有關係。到目前為止,現代科學也沒有辦法證明神不存在。

另一方面,信神、有道德、有良心的人是不會無所顧忌的幹壞事的。而光照幫(共產黨)要摧毀人類的文明需要大批天不怕、天不怕、沒有道德良心的人才能去實施和實現,因此需要把人造就成無道德良心的所謂唯物主義者,即讓人墮落、變壞。共產黨是欺騙、暴力和腐敗治國,無官不貪就是一個具體的表現。因此現在中國出現了一個「逆淘汰」現象,越不講道德、越不講良心越能夠得到共產黨的重用。

因此共產黨的機制是把人變成壞人,變成墮落的人,在中國做好人難,而且很難。

現在有人說,中共是黑社會治國,這也並不奇怪,因為共產黨就起源於流氓邪惡黑幫。

(全文完)


參考資料:

45、JL, p245
46、JL, p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