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挖出共產黨的根(三)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接前文)

五、馬克思是共產主義者同盟雇佣的「槍手」

在中國,由於信息封鎖和有意誤導,人們都認為馬克思是共產黨的創始人。在西方,由於研究人員能夠接觸到許多原始的資料,他們發現馬克思並不是共產黨的創始人。如前所述,光照幫需要對巴貝夫的「空想共產主義」進行更新,於是出現了後來雇佣了馬克思在現有文件的基礎上整理和更新出了《共產黨宣言》,其基本思想和觀念早就有了。

1、馬克思給正義者同盟辦的雜誌寫文章

1841年,摩西•赫斯(Moses Hess,1812-1875)成立了《萊茵報》。1842年10月,任命24歲的馬克思作為該報的編輯(至1843年3月),同年,馬克思和恩格斯在《萊茵報》編輯部見過一面。在隨後的幾年裏,摩西•赫斯把馬克思變成了共產主義者。

1844年8月,赫斯正式把馬克思介紹給恩格斯。馬克思給位於巴黎的、歐洲當時最激進的、由秘密組織「正義者同盟」創立和運營的刊物《Vorwarts》寫文章。1845年元月,在《Vorwarts》表示非常贊成暗殺普魯士國王之後,法國當局命令馬克思和其他人離開巴黎。於是馬克思和恩格斯逃到了比利時的布魯塞爾。

2、馬克思和魏特林的爭吵:馬克思一切聽有錢人的

正義者同盟盜用「工人階級」的名義推行共產主義。1846年3月30日,在馬克思家(在布魯塞爾)召開的「共產主義者通信委員會」(The Communist Correspondence Committee)會議上,馬克思和魏特林(Wilhelm Weitling,1808─1871)曾經為了爭奪工人階級的發言權而發生了一次嚴重的爭吵。當時馬克思還沒有加入正義者同盟。魏特林出身貧窮,在做裁縫學徒的時候,擠時間自學,1837年加入正義者同盟後成為正義者同盟的主要理論家,而馬克思出身富裕,根本瞧不起「工人階級」,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馬克思瞧不起魏特林,認為魏特林理論水平不夠,忽視了對當時的社會進行理論分析(階級分析)。而魏特林認為馬克思缺乏工人階級的經歷,於是觸動了馬克思的神經,使得馬克思暴跳如雷[38]。

第二天(1846年3月31日),魏特林給摩西•赫斯(Moses Hess)寫了一封信訴苦[39],並且歸納了馬克思說的要點。馬克思說的要點包括:(1)要對共產黨進行一次清查;(2)可以通過批評那些無能的人(筆者註﹕應該是指魏特林)並且把他們和財源分開來實現這次清查;(3)現在這次清查非常重要,是為了共產主義的利益;(4)誰有權行使有錢人的權威也可以對其他人發號施令[筆者註﹕充當有錢人的代理人];(5)必須反對「手工業共產主義」(筆者註﹕應該也是指魏特林,因為魏特林是裁縫出身)和「哲學共產主義」;……。

魏特林說:「我們討論的唯一結果就是誰能弄來錢誰就能高興怎麼寫就怎麼寫」,馬克思對此說法尤其憤怒(筆者註﹕因為馬克思背後有恩格斯等有錢人的支持)。

魏特林說馬克思的頭腦裏只是百科全書,並沒有天才;認為馬克思後面有有錢人的支持,一切都聽有錢人的,有錢人叫怎麼寫就怎麼寫;而魏特林說有錢人可以行使他們的權力來決定資助誰,而作者不管多窮也有自己的權力決定寫甚麼。魏特林後來被趕到了美國。

我們很多中國人不知道的是,馬克思生活放蕩(wild),大學時代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 Southcott,據稱與Shiloh魔鬼有交道)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魔鬼教的一員。馬克思還曾經是一個喝酒俱樂部的會長(president)。他酗酒嚴重,脾氣暴躁,花錢如流水。不知甚麼原因馬克思在婚前欠了很大的債務,以致馬克思在1843年結婚的時候被丈母娘家逼著簽了一份合同:燕妮對馬克思的債務不負任何責任[40]。

馬克思原來欠的債務加上他由於「革命活動」而找不到像樣的職業,結婚後的馬克思特別需要錢。從魏特林的信中可以看出,馬克思當時(1846年)已經完全投靠了有錢人,有錢人叫寫甚麼就寫甚麼,完全成了有錢人的代言人。大家知道,恩格斯是個大資本家,雖然比馬克思年輕,但是比馬克思早成為共產主義者。在摩西•赫斯的介紹下,1844年,恩格斯找到馬克思,兩人一拍即合,開始了長期的合作。了解了馬克思當時的個人經濟狀況後,就明白了為甚麼馬克思一切都聽有錢人的,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長期合作為甚麼這麼「親密」,其實是錢和知識的結合。正義者同盟的另一個有錢人(Wilhelm Wolff)給了馬克思一大筆錢,馬克思後來把《資本論》獻給了他[41]。

除了一切聽從正義者同盟背後的有錢人之外,如前所述,馬克思在大學時加入了魔教,極端仇視上帝和人類,他在許多詩中表達如何摧毀人類而洩恨。馬克思對人類和神的憎恨是正義者同盟非常需要的。

3、馬克思是個共產主義者同盟雇佣的「槍手」

1847年5月,光照幫在法國的斯特拉斯堡市(Strasbourg)召開秘密會議,決定在1848年春天發動「革命」奪取政權[42]。這急需理論和宣傳上的支持,從而導致了正義者同盟(共產主義者同盟)非同尋常地在半年時間內連續召開兩次大會。1847年6月,正義者同盟在倫敦召開了第一次大會,並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僅僅半年後,於1847年11月,共產主義者同盟又在倫敦召開第二次大會。在1872年德文版的《共產黨宣言》前言中,清楚地表明,共產主義者同盟在1847年11月在倫敦召開的會議上,「委託」(commission)馬克思和恩格斯給共產主義者同盟這個組織寫個宣言。馬克思不當一回事,一拖再拖,最後逼得共產主義者同盟在倫敦的中央委員會給馬克思下了最後通牒,責令《共產黨宣言》的草稿要在1848年2月1日前到達倫敦,否則要對馬克思採取進一步制裁措施[43]。這個最後通牒迫使馬克思在共產主義者同盟給的文件的基礎上整理出一個宣言,就是後來的《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不是馬克思的原創,而是在共產主義者同盟已有的文件基礎上整理出來的,其主要思想和觀點都已經有了,都是光照幫的。

這一切表明,馬克思根本不是《共產黨宣言》的真正作者,只是光照幫的「槍手」而已。在《共產黨宣言》的第一版中,也根本沒有馬克思的名字,直到20年後,馬克思的名字才出現在《共產黨宣言》中。光照幫把馬克思推到前台作為傀儡的目的之一,是想掩蓋共產黨的真正來源:一個流氓邪惡黑幫。

《共產黨宣言》號稱為工人階級服務,我們知道馬克思、恩格斯和工人階級沒有聯繫,而工人出身的魏特林被排擠走了。其實《共產黨宣言》是個大騙局,利用廣大工人當炮灰,來達到共產黨的邪惡目的。在共產黨眼裏,工人是「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列寧的術語)。共產黨承諾要人民成為主人,而實際結果是人民成了共產黨的政治奴隸。共產黨在東歐、中國、朝鮮、古巴等的實踐都充份地證明了這一點。

4、光照幫在許多國家發動了暴力革命運動

1848年2月21日,《共產黨宣言》出版了。馬克思並不是共產黨的創始人,光照幫創立了現代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共產主義的基本教義光照幫早就搞好了,包括共產主義的無神論和唯物論。

在光照幫的秘密金字塔結構中,進入高級的「神秘」類才能逐漸地知道其真正的目的。每一個級別都是為高一級別做準備的。「神秘」類分四個級別:

第一級別(最低級別):「牧師」(Priest or Pysterbian)。這個級別主要是關於廢除人類的道德、宗教信仰、家庭、財產、國家等等所謂的「束縛」,回到人類原始的野蠻狀態,以達到所謂的「平等和自由」;鼓動人民起來「革命」,等等。

第二級別:「王子或攝政王」(Prince or Regent)。煽動仇恨,要極端仇視人類的現狀,具有極大的熱情來改變世界,摧毀王朝、政府和正常的社會秩序等等……進入光照幫高級管理階層。(前面說的費邊社,其執行委員會的一個成員就是光照幫的「王子」)

上面這兩個級別還只是「次神秘」(Lesser Mysteries),下面兩個稱為「大神秘」(Grand Mysteries):

第三級別:「大博士或哲學家」(Magus or Philosopher)。這個級別主要是關於宗教信仰,摧毀「舊信仰」--對神的信仰,實行「新信仰」--絕對唯物論和無神論(但是魏薩普本人是魔教信徒),用這個「新信仰」來奴役人。現代無神論和唯物論是光照幫的政治陰謀,成了共產黨的「宗教」。

最高級別:「王」(Rex or King)。「王」是關於「政體」的(polity)。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國際歌》)後,建立一個新的政治體制。在這個「新政體」(new Polity)中,上面說的「平等、自由」都沒有了;「新政體」剝奪人所有的權利,建立一個沒有人權和道德的絕對獨裁的世界政府(所謂的「人類幸福繁榮的大家庭」,「共產主義天堂」)。

我們大致可以看出,「次神秘」的任務是製造「天下大亂」(無政府主義;目的是摧毀人類文明,現在我們應該知道「文化大革命」的真正原因和目的了),「大神秘」的目的屬於毛澤東說的所謂「天下大治」(建立「共產主義天堂」)。

從「神秘」類級別中,我們看到了共產主義的真正來源和邪惡本性。所謂的「共產主義人類天堂」真正是人類的地獄!

由於篇幅關係,這只是非常簡單地介紹一下光照幫最高的幾個級別,現在回到前面的話題。

共產主義者同盟在宣傳共產主義的同時(即「筆桿子」,光照幫從一開始就知道和重視「筆桿子」的力量),光照幫在暗中通過其控制的各國大東方組織(尤其是法國大東方共濟會,Grand Orient of France)於1848年在許多國家,如法國,意大利,德國,匈牙利,瑞典,奧地利,捷克,丹麥,瑞士等[44],組織和發動了暴力革命運動(即「槍桿子」),所以1848年又稱為「革命年」。現在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為甚麼重視「筆桿子」和「槍桿子」了。

由於這些暴力活動,比利時當局逮捕了馬克思,並且把馬克思從比利時驅逐出境。於是馬克思回到了巴黎,1849年,回到了德國科隆(Cologne),成立了《新萊茵報》,因為煽動武裝暴亂,報紙被普魯士當局關閉。馬克思又回到了巴黎,但不久又被迫離開巴黎,從而在1849年5月,逃到倫敦避難,一直到死。

……

(待續)


參考資料:

38、JB,p287-288
39、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47/communist-league/1846let1.htm
40、Sheila Rowbotham, "The Tale That Never Ends", The Socialist Register(1999), p344
41、MA2,p6
42、JL,p79
43、Bob Beamish, The Socialist Register(1998), p231。1848年元月26日,位於倫敦的共產主義者同盟中央委員會的命令到達了布魯塞爾。命令說:「The Central Committee charges its regional committee in Brussels to communicate with Citizen Marx, and to tell him that if the 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writing of which he undertook to do at the recent congress(註﹕指從1847年11月20日到12月10日開的大會), does not reach London by February 1st of the current year (註﹕指1848年), further measures will have to be taken against him. In the event of Citizen Marx not fulfilling his task, the Central Committee requests the immediate return of the documents placed at Citizen Marx's disposal.」
44、NW2, p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