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挖出共產黨的根(二)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接前文)

二、光照幫的墮落

光照幫的政治綱領是廢除人類的文明,建立一個沒有人權和道德的獨裁政權。從光照幫被沒收的信件和文件中發現,光照幫從幫主開始都非常敗壞,似乎是級別越高越墮落(共產黨也是如此),這對光照幫來說是自然的,因為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敗壞人類。

1、光照幫的墮落和敗壞

先說說光照幫的核心領導機構「最高委員會」的成員。在被政府沒收的一封信中,魏薩普(1782年6月)向其心腹華克抱怨說,「最高委員會」是由一群無道德的人、嫖客、撒謊者、債務纏身的人、吹牛者、自負的笨蛋組成……這些「最高委員會」成員們的所作所為:一個會員成天纏著另一個會員的妻子;一個會員要強姦另一名會員的妹妹時,她丈夫回來了……。[20]

魏薩普抱怨手下的人,那他本人如何呢?從被沒收的信件中發現,1783年,魏薩普勾引其兄弟的寡婦導致她懷孕[21],魏薩普害怕事情敗露損了自己名聲,就想辦法墮胎(魏薩普是教會大學的教授,這種亂倫是大醜聞,而且教會是禁止墮胎的),沒有成功,於是又央求一名手下想辦法把她殺掉滅口,但又沒有成功。

除了男會員之外,光照幫還秘密招收女會員,說讓她們有「解放的感覺」,並且把女會員分為相互獨立、相互不知道的兩類,一部份為淑女(virtuous woman)組成,可以給光照幫帶來讓人尊敬的氣氛(即起「羊皮」的作用);另一類由輕浮的女人(light woman)組成,目的是用來幫助滿足幫內兄弟們對快樂的嗜好[22]。光照幫一直用金錢和性賄賂有地位的人,然後敲詐、威脅從而迫使他們就範,受光照幫的控制。光照幫是近代婦女解放運動、性解放的重要幕後黑手,其目的是要摧毀家庭,敗壞人類道德和價值觀(光照幫的政治綱領之一,見前面)。

這麼一個流氓黑幫創立了共產黨,共產黨的腐敗是有源頭的。蘇共垮台後,人們從解密的文件中發現,列寧死於梅毒。儘管有妻子加上兩個情婦,列寧仍然經常出入巴黎妓院,於1902年染上了梅毒。列寧還是德國間諜,是個性虐待狂和吸毒成癮者。現在中共的墮落和腐敗完全失去了控制,希望共產黨整治腐敗只能是自欺欺人。

2、光照幫幫主魏薩普是魔教信徒

一些研究者相信,魏薩普曾經在法國接觸了魔教[6]。1778年3月,魏薩普在給心腹華克(Zwack,後來被政府抄家的高級會員)的信中描述他施的魔法,說:「我已經驅除了妖精;我已經招來了鬼;……」[23]。這表明,魏薩普確實是魔教信徒。

在巴伐利亞政府沒收的物件中,一些就是用於施魔法的。馬克思在大學時代也加入了魔教。列寧也是魔教信徒[6]。這說明,中共起源於魔教,又大大地加強了魔性。

三、光照幫繼續活動

沒有人懷疑光照幫的政治綱領。巴伐利亞政府發現了光照幫的陰謀後,於1786年下令取締光照幫;1787年巴伐利亞政府下達了更加嚴厲的鎮壓命令。在這期間,已逃離巴伐利亞的魏薩普對手下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要使整個德國相信,光照幫已經不存在了,會員都脫離出去了[6]。於是出現了傳言,說光照幫已經不存在了。魏薩普本人為了挽救面子也發表所謂的道歉信,仍然說光照幫是為了人類的幸福等等,以繼續欺騙各界。其實魏薩普在成立光照幫之前花了五年的時間做了周密的籌劃,早就作了被發現的最壞打算。他在給手下的信中明確地說:我考慮了一切情況,早就做了準備和應急計劃。如果有一天我們的組織被毀了,我會在一年時間內就可以完全恢復,甚至比以前更好[6]。他不僅這麼說,也是這樣做的。在這期間魏薩普做了戰略改變,光照幫又開始發展了,並且在1786年與墮落、邪惡的法蘭克主義結盟[注],利用法蘭克主義者的廣泛人脈更隱蔽、更深地滲透到更多國家,敗壞人類……巴伐利亞政府根本無法鏟除光照幫。

眾多的事實也表明,光照幫只是在巴伐利亞受到了短暫的挫折。當時的德國沒有統一,有許多相互獨立的王國(有點像中國的春秋戰國時代的各個諸侯國),最強大的是普魯士王國。1786年加冕為普魯士國王的腓特烈威廉二世(Frederick William II of Prussia,1744-1797),在做王子時在柏林加入了光照幫[24],光照幫滲透的程度可見一斑。巴伐利亞的鎮壓限於巴伐利亞境內。1786年8月,魏薩普去維也納的時候,還會見了光照幫在維也納的負責人。

巴伐利亞也向其他王國發出了警告,但是其他王國或政府不予理睬,這有多種原因,其中包括人們不太相信這麼邪惡的龐大計劃(邪惡程度超出了人們的想像,人們反而難以相信了),光照幫許多會員佔據政府中重要位置,還有宗教原因等等。巴伐利亞領導人力主鎮壓,但在他1799年去世後,巴伐利亞對光照幫的鎮壓差不多也就結束了,而光照幫幫主魏薩普活到了1830年。

巴伐利亞政府鎮壓光照幫後,魏薩普先跑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後又去了維也納、瑞士,然後又跑回德國。位於巴伐利亞北邊的Saxe-Gotha公爵(Duke of Saxe-Gotha)本人也是光照幫會員,給幫主魏薩普提供終生庇護。魏薩普一直繼續積極活動,直到1830年死亡。

現在發現的史料足以證明光照幫繼續存在。例如:

1、在巴伐利亞當局沒收的光照幫原始通信記錄中發現,在巴伐利亞的鎮壓之前,光照幫已經快有三千名會員。會員沒有社會下層的人,大多是社會上層人物,例如,德國著名詩人、劇作家歌德也是其會員,甚至還有德國的幾個王子。除了分布在德國各個王國之內,光照幫還滲透到奧地利,法國,荷蘭,英國,比利時,意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羅斯,甚至美國等等。光照幫主要在巴伐利亞受到短暫的打擊,在德國的其他地區和其他國家都沒有受到甚麼影響。

2、光照幫在巴伐利亞被鎮壓後,活動變得更加隱蔽了。資料顯示,光照幫在巴伐利亞之外的其他地區仍然非常活躍。例如,1794年,德國的共濟會領袖布倫威克公爵(Duke of Brunswick, Grand Master of German Freemasonry)發表了一項著名的聲明:由於共濟會被光照幫滲透顛覆了,決定暫時解散共濟會。這個決定顯然沒有取得甚麼顯著效果。1810年,德國美因茲(Mainz)警察局的一位專員(Francois Charles de Berckheim)開始注意到了光照幫的活動,經過調查他發現,光照幫在全歐洲都有會員。1813年元月16日,他在給上司的報告中寫到:在海德堡有大批的光照幫會員……[25]。

3、1785年,光照幫在紐約成立了美國的第一個秘密會所;1786年,在弗吉尼亞州成立了美國的第二個秘密會所。1798年9月,當時的美國總統華盛頓在給一位牧師的回信中承認了光照幫已經到達了美國。

4、1798年5月,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一位牧師在布道中說:(法國大革命的)雅各賓只不過是光照幫秘密系統的公開展現,光照幫已經在美國建立了分支(branches);1798年7月19日,美國哈佛大學校長(David Pappin)發出警告,擔心光照幫對美國政治和宗教的影響; 隨後不久,耶魯大學校長(Timothy Dwight)發表了類似的警告;1812年7月4日,哈佛大學校長(Rev. Joseph Willard)說,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光照幫已經在美國成立了一些秘密社團[6]。

5、1797年,法國的一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Abbe Barruel,研究了光照幫被沒收的秘密文件後,出版了一個關於雅各賓歷史的系列書籍(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描述了光照幫和雅各賓之間不可分割的關係。蘇格蘭愛丁堡皇家學會總書記、愛丁堡大學自然哲學教授約翰•儒比遜(John Robison),是當時有名的科學家(是報警器(siren)的發明者),曾經和發明蒸汽機的瓦特合作。他本人是共濟會的高級會員,和光照幫有直接接觸。他於1798年寫了一本書(Proofs of a Conspiracy),把光照幫的陰謀揭露了出來。這兩位作者相互獨立,之間沒有任何關係,得出了相同的結論。1802年,曾經擔任美國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的州參議員Seth Payson出了一本書(Proof of the Illuminati),證實了前面兩位作者的結論。

這些表明,光照幫在歐洲和美國一直活躍,擁有眾多秘密會員。

四、雅各賓俱樂部和空想共產主義

1789年開始的法國大革命不是自發的事件,而是由光照幫秘密策劃的。光照幫「看中」法國的一個客觀原因,是當時的法國由於受啟蒙運動的影響出現了廣泛的反宗教情緒和反皇室的情緒,從而策劃了震驚世界的法國大革命。背後有許多不為我們中國人所知的事件[26]。該事件本身的描述超出了本文的範圍。

1、雅各賓俱樂部是光照幫創立和控制的

光照幫的法國會員米拉波(Count Honore Gabriel Mirabeau,1754-1792)被魏薩普委以重任:要他把光照幫帶入法國,在法國發展。之後,光照幫通過被其控制的法國「大東方共濟會」(The Grand Orient of France,法國的共濟總會)創立了雅各賓俱樂部(Jacobin Club),所以魏薩普又被稱為是「雅克賓的教主」(Patriarch of the Jacobins)[27]。雅克賓的歷史是光照幫歷史的一部份[28]。在法國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法國有282個共濟會會所,其中266個被光照幫控制[29]。在法國大革命時活躍的許多人都是光照幫會員[30],而其中許多重要人物都是由米拉波發展加入光照幫的。馬克思稱米拉波為「革命的雄獅」。米拉波道德非常敗壞、墮落,他曾經為了從他父親那裏弄點錢幫他父親和他母親離婚,隨後為了從他母親那裏弄點錢又幫他母親反對他父親。被光照幫控製的「大東方共濟會」,是連接法國大革命時的激進分子和在德國的魏薩普之間的關鍵中介。

雅各賓領袖羅伯斯比爾(Maximillien Robespierre,1758-1794)是光照幫會員。魏薩普曾經在法國學習時認識他的,後來任命他為雅各賓領袖。在雅各賓的恐怖專政時期(Reign of Terror),顛倒黑白,把血腥恐怖作為「正義」(Terror as Justice),濫殺無辜,搶劫錢財。雅各賓尤其仇視有才學的人(蘇聯和毛澤東也一樣:知識越多越反動),其恐怖專政殺害了30萬人[31]。魏薩普告訴手下說:「你必須幹掉那些你說服不了的人!」[32]這是共產黨對待異己的一貫政策。

許多人只知道1871年成立的「巴黎公社」,其實在雅各賓的恐怖專政時期就成立了「巴黎公社」(1871年成立的「巴黎公社」只是個翻版),當時巴黎公社的領導層中有288個光照幫會員[33]。1793年3月,光照幫還在德國成立了短命的「美因茲公社」(Commune of Mainz)[34]。因為光照幫(共產黨)極其仇恨宗教,巴黎公社把妓女放在神罈上來羞辱牧師。

列寧很崇拜法國大革命的雅各賓派。列寧宣稱自己是雅各賓派,布爾什維克就是現代的雅各賓。1918年,列寧親自定製了雅各賓領袖羅伯斯比爾的石像供奉在克里姆林宮裏。列寧主義是雅各賓專政的延續。布爾什維克派中普遍欣賞法國大革命中雅各賓派的血腥思想,認為對革命的敵人實行極刑和剝奪,是人民神聖的權力。列寧反覆強調「布爾什維克就是俄國的雅各賓派」。這不是偶然的,因為雅各賓和共產黨都是光照幫創立的。

2、巴貝夫和共產主義

1794年7月27日,羅伯斯比爾和其主要支持者上了斷頭台,從而結束了雅各賓的恐怖統治(史稱「熱月政變」)。但是,另一名光照幫會員走上了前台,這就是巴貝夫(Francois Nol Babeyf,1760─1797,法國人。他在光照幫裏的化名為「Gracchus」)。巴貝夫也是由米拉波發展加入光照幫的。

在雅各賓的恐怖專政時期,巴貝夫在巴黎公社的後勤部門工作[35]。熱月政變後,巴貝夫受光照幫之命組織了一個秘密組織「平等會」,密謀奪取政權,建立勞動者專政(也就是「無產階級專政」)。由於被人告密,他和密謀運動的其他領導人一起被當局逮捕。1797年5月27日,巴貝夫被凡多姆高等法院判處死刑。巴貝夫主張取消個人財產,土地公有,鼓動人們起來消滅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人人平等的」所謂「共產主義公社」。馬克思稱巴貝夫為第一個「真正能動的共產主義政黨」的奠基人。

光照幫創立了巴貝夫的「空想共產主義」。巴貝夫在上斷頭台之前的審判中,公開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幕後組織(光照幫)的代理人而已。巴貝夫宣傳的共產主義思想,都來源於光照幫,為後來的《共產黨宣言》奠定理論基礎(註﹕人們觀察到一個現象,即在外面活躍的光照幫會員基本都是比較低級會員,最高級的那些會員躲在暗處秘密操縱前台的會員)。

3、光照幫進一步推動共產主義

在1830年光照幫幫主魏薩普死之前,在1828年,法國大革命時和巴貝夫密謀的「平等會」主要領導人之一的邦納羅蒂(Philippe Buonarroti,1761 - 1837,意大利人),出版了《為平等而密謀》這本書,全面介紹巴貝夫的共產主義(「巴貝夫主義」),該書成為1830-40時代的那些「革命家」(包括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必讀教科書。光照幫會員邦納羅蒂是巴貝夫主義的代表人物。

幾年後,從秘密組織「流亡者同盟」(the League of Outlaws,1834年在巴黎成立,由雅克賓演化而來)中激進分子分化出來的秘密組織「正義者同盟」的宗旨,就是推動巴貝夫的共產主義。正義者同盟(League of the Just,1836年成立)是光照幫的一個秘密分支組織[2;36],是「共產主義者同盟」(The Communist League)的前身,共產主義者同盟又被稱為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國際組織。這個「共產主義者同盟」的根在光照幫,也就是說,共產黨的根在光照幫。

另一方面,由於工業革命的發展,使得當時的社會環境和法國大革命時期已經不一樣了。魏薩普說:需要讓我們的原則與時俱進,然後年輕的寫手們就能夠在社會上傳播,從而為我們的目的服務[37]。所以光照幫為了奪取政權,需要從理論上對巴貝夫主義(「空想共產主義」)進行更新,從而能夠欺騙當時的人們(尤其是「工人階級」,成了其奪取政權的工具),這個任務落到正義者同盟頭上。


(待續)


[注]:法蘭克(Jacob Frank, 1726-1791)是個極其敗壞的宗教領袖(假彌賽亞),被猶太教開除教籍,法蘭克的信徒稱為法蘭克主義者(Frankist)。法蘭克主義(Frankism)是近代另一個極其邪惡和墮落的運動,也要摧毀所有宗教和發動世界革命,聲稱《聖經》中不讓幹的犯罪行為都可以幹,包括叛教、換妻、性狂歡、亂倫……。1786年,光照幫做了一項戰略決策,和法蘭克主義結盟,利用法蘭克主義者的人脈深入到更多國家發展,巴伐利亞政府根本無法鏟除光照幫。


參考資料:

20、NW1, p141-142
21、NW2, p15
22、NW1, p142
23、William Guy Carr, Satan--Prince of the World, p52
24、MA1,p105
25、NW1, p161-170
26、NW3
27、GW,p36
28、JL,p45
29、JL,p47
30、GW,p37
31、JL,p50
32、JL,p86
33、JL,p49
34、JL,p51
35、NW3, p388
36、JL,p76
37、JL,p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