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挖出共產黨的根(一)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美國現任國會圖書館館長、著名的歷史學家詹姆斯•畢靈頓(James H. Billington, Librarian of Congress)通過系統的研究,在其關於世界革命的專著中指出,近代革命源自十八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1,2,3,4]。他還指出,從法國大革命時秘密組織「平等會」的主要領導人之一邦納羅蒂(Philippe Buonarroti)到列寧之間有一條使徒傳統線[5]。

光照幫是一個極其秘密的政治顛覆性組織。在十九和二十世紀光照幫通過秘密組織策劃的顛覆性和革命性運動中,有馬克思和烏托邦社會主義運動,巴黎公社,列寧的布爾什維克,費邊社會主義(Fabian Socialism)等等[2]。1920年2月8日,溫斯頓•丘吉爾爵士(後來的英國首相)在報紙(Illustrated Sunday Herald)上發表文章說,從魏薩普(光照幫幫主)到馬克思,這個世界範圍的陰謀……在法國大革命中起著重要的作用,是十九世紀所有顛覆性運動的主要動力,現在又抓住了俄國人的頭髮(指蘇聯共產黨奪取了國家政權)[6]。

《共產黨宣言》的內容不是馬克思的原創,而是來自於光照幫,早就已經有了[7,8]。光照幫幫主魏薩普在1830年死去的時候,共產黨的基礎已經建立起來了[9]。在西方社會,許多學者都認識到光照幫創立了現代共產主義[10,11,12,13]。挖出共產黨的根對我們中國人進一步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非常有幫助。

由於我們中國人對光照幫這個秘密黑幫非常陌生,讓我們先介紹一下光照幫到底是甚麼,然後再看看如何創立了共產黨。這還得從十八世紀的德國說起。

一、光照幫的成立和敗露

1776年5月1日,位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的因格爾施塔特大學教會法教授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1748-1830, Professor of Canon Law,University of Ingolstadt)成立了一個極其秘密的政治顛覆性組織:光照幫(Order of the Illuminati)。魏薩普是個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式的人物,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所以不擇手段是光照幫的一個基本特點,欺騙和敲詐是其達到目的的方法。成立於1884年的費邊社(Fabian Society)是光照幫的一個分支組織,曾經資助過列寧,並稱列寧為「最偉大的費邊」。下圖是其會標,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上圖是光照幫的分支組織費邊社(Fabian Society,1884年在英國成立)的會標:一隻披著羊皮的狼。該會提倡用漸進和改革(而非暴力)的方式推動社會主義。

這只披著羊皮的狼很形像地反映出光照幫創立的現代共產主義(共產黨)的欺詐特點。光照幫幫主魏薩普告訴其心腹,要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偽裝自己的藝術、偵察別人的藝術,和洞察別人思想的藝術(「Devote yourselves to the art of deception, the art of disguising yourselves, of masking yourselves, spying on others and perceiving their innermost thoughts」)[14]。他還教手下人具體如何去欺詐。為了欺騙外界,光照幫表面上樹立一個慈善性組織的形像,聲稱目的是為了使人類成為「一個幸福繁榮的大家庭」(「羊皮」),於是吸引了許多知識份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等,使他們誤認為是個純基督教的慈善性質的組織。後來共產黨把欺詐和偽裝做的更加精緻。

1、光照幫的早期發展

光照幫在起步的時候發展很慢。由於光照幫的目的非常邪惡(見下面),魏薩普特別要求會員保持高度的秘密性,不能被外人發現,需要偽裝和掩護。為了防止秘密洩露,所有會員都用化名,魏薩普給自己起的化名叫「斯巴達克」(Spartacus,古羅馬時著名的奴隸起義領袖);光照幫在通信中採用密碼和波斯立法等等,用圓圈中一點「⊙」代表光照幫,用長方形代表會所(lodge)……;魏薩普還建立了一個嚴密的特務系統(秘密警察系統),讓會員之間相互監視。

魏薩普說:本組織的強大力量來自於隱蔽,絕不能讓它的名字出現在任何地方,總要用另一個名字來作為掩護。他對手下說:只要達到目的,不在乎用甚麼樣的掩護,掩護是必須的[15]。他後來發現共濟會(freemasonry)是個很好的掩護,不會被人懷疑,難以被人發現,於是決定滲透和控制共濟會,並且在其中發展。所以,光照幫是一個寄生在神秘共濟會組織裏的秘密組織。光照幫和共濟會相互獨立,它鄙視共濟會,只是把它作為一個掩護,並且從中發展。

最初的幾年,光照幫只在巴伐利亞境內發展。到了1782年7月,各國的共濟會領導人在德國法蘭克福郊區召開一次對歷史影響巨大的秘密大會,情況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魏薩普的最得力助手、荷蘭貴族阿道夫•科尼格(Baron Adolf von Knigge,化名Philo)代表光照幫參加了大會,告訴了光照幫的秘密政治綱領和政治野心(見下面),勸在場的共濟會領導人加入光照幫的政治運動,並在他們各自共濟會裏擴展影響。一些共濟會領導人還加入了光照幫,例如德國共濟會的兩個領導人(公爵Duke Ferdinand of Brunswick 和黑森卡爾王子 Prince Karl of Hesse)加入了光照幫,使得德國共濟會完全在光照幫的控制之下,歐洲其它一些國家共濟會也不同程度地在光照幫的控制之下。從此,光照幫在共濟會里長驅直入(但是只在共濟會高級會員中發展),達到了快速的發展。當時世界上大約有三百萬共濟會會員,很多都在光照幫的秘密控制之下,只不過共濟會的低級會員對此一無所知。

但是不久,已經在光照幫內上升到第二號地位的科尼格和幫主魏薩普發生了嚴重的內鬥。科尼格對魏薩普的專制不滿,而魏薩普妒忌科尼格的能力和影響力,使得科尼格於1784年憤怒地離開了光照幫。

在1783年的時候,光照幫大約有600名會員;1784年,大約有接近3000名會員。1786年的時候,光照幫除了在德國有眾多會所之外,還在奧地利,匈牙利,英格蘭,蘇格蘭,波蘭,法國,比利時,瑞士,意大利,荷蘭,西班牙,瑞典,愛爾蘭和美洲等成立了多個會所。

法蘭克福召開的秘密大會後,光照幫把總部從慕尼黑搬到了法蘭克福,開始實施巨大的「世界革命」的計劃。1786年,被光照幫控制的共濟會領導人又召開秘密大會,會上宣判了法國皇帝路易十六和瑞典國王(Gustavus III,1746-1792)的死刑[16]。然而這時,光照幫的秘密被巴伐利亞政府發現了。

2、東窗事發

1784年,警察探聽到光照幫密謀要推翻奧地利王室(The Hapsburgs)[17],於是巴伐利亞政府批評了所有的秘密社團和團體,但是沒有採取具體制裁措施,因為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是魏薩普暴露了。他於1785年2月被學校解雇後,逃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不屬巴伐利亞的管轄)。1785年3月,巴伐利亞政府開始打壓光照幫,下令關閉光照幫的會所(lodge),並且開始了對光照幫進行司法詢問。光照幫為了隱藏其邪惡目的而燒掉了大量秘密文件。

光照幫幫主魏薩普跑到了雷根斯堡(Regensburg)之後,並沒有停止活動,而是做了戰略改變,並且積極準備法國大革命(計劃在1789年開始)的實施。1785年7月,魏薩普指令其心腹、光照幫高級官員華克(Xavier Zwack,化名Cato,政府律師)把他們法國大革命的計劃整理成書。然後叫一名手下(Jacob Lanze)把一份計劃書送給在法國的光照幫會員。然而,這個信使在路上的時候遇到暴風雨,被雷電擊中而死亡。警察在其身上發現了計劃書,和光照幫的一個會員名單。於是,巴伐利亞政府對光照幫採取了進一步的打壓措施。

1786年10月11日,巴伐利亞政府查抄了華克(Xavier Zwack)的家,沒收了大量光照幫的原始文件和信件,和一些有毒物質和有毒香水、墮胎藥物、許多偽造文件用的政府官員私人印章等等。華克逃跑了,先到荷蘭,後又跑到英國。1786年,巴伐利亞政府開始大力鎮壓光照幫,並且把沒收的這些秘密文件公開出版。1787年5月,警察又查抄了光照幫另一名高級會員(Baron de Bassus)的家,沒收了光照幫更多的秘密文件,並且把這批沒收的秘密文件也公開出版了。光照幫沒有否認這些文件的真實性。

這些被沒收的秘密文件無可辯駁地說明光照幫的邪惡政治目的。通過分析和整理光照幫這些被沒收的秘密文件,人們把其主要的政治綱領歸納為以下幾點:

廢除所有王朝和各國政府 (Abolition of all ordered governments)

廢除所有的宗教信仰 (Abolition of religion)。用一個所謂的「新宗教」來代替,這個新宗教就是基於唯物主義的無神論。

廢除私有財產 (Abolition of private property,即「共產」)

廢除繼承 (Abolition of inheritance)(筆者註﹕廢除私有財產,廢除財產繼承,這樣就把所有私人和國有財產轉移到光照幫手裏。最初的打算是通過稅收的方式,後來共產黨就直接通過暴力、武裝搶劫等的方式「共產」。)

廢除愛國主義(Abolition of patriotism),提倡國際主義。

廢除家庭(Abolition of the family)。通過廢除婚姻,以及和家庭相關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即「共妻」)。

光照幫的最終目的,是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個由光照幫控制的、完全獨裁的、沒有人權和道德的世界性政府 (Creation of a world government) ,並且建立一個無所不在的特務系統。

魏薩普的謬論是: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在錯誤的道路上發展,……人類的文明是人不能獲得幸福的束縛(bondage)[18],所以要廢除所有這些所謂的「束縛」。即光照幫挑戰人類所有的正常社會秩序和價值、倫理觀念,其目的就是廢除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建立一個由其獨裁的、沒有道德觀念的世界性政府,把這麼一個沒有人權和道德的專制社會稱之為「人類幸福和繁榮的大家庭」。毛澤東說過:天下大亂才能達到天下大治。知道了共產黨是從光照幫那裏來的,就比較容易理解毛澤東說的話的含義了。

對於我們生長在中共統治之下的中國人來說,看看光照幫的政治綱領和中共所謂的共產主義宣傳、《國際歌》等等一比較,就發現是如此的熟悉。例如:光照幫說人類要獲得幸福就要摧毀人類的文明,國際共產主義唱的《國際歌》把人類的文明稱為「舊世界」,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光照幫認為人是文明的奴隸,魏薩普自比古羅馬時著名的奴隸起義領袖「斯巴達克」,把「斯巴達克」作為自己的化名,要領導人類(「奴隸」)造反;《國際歌》開始就說「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毛澤東說:「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造誰的反?造人類文明(包括對神的信仰)的反……。

比較光照幫的政治綱領就發現,這些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宗旨。共產黨就是要摧毀人類文明,實現所謂的「共產主義幸福大家庭」。

3、光照幫的組織結構

從抄到的光照幫的原始文件中人們發現,光照幫會員分為嚴格的等級(見下面的示意圖),大致可分為三大類:初級,中級,神秘(高級)。每一類下面又分若干等級。外面的兩大類(初級和中級),類似那個「羊皮」,其中的會員仍然被告知是為了「人類的幸福大家庭」。只有進入神秘類的級別(高級)會員才逐漸被告知其真正的目的[19]。這反映出,光照幫非常謹慎小心,因為其知道自身的邪惡。真正進入高級類的會員只是少數,對那些不清楚其真正目的的大多數外圍人員,魏薩普說,一方面他們可以壯大聲勢,另一方面可以填滿錢盒子。共產黨統戰的精神也是如此。

在1782年7月各國的共濟會領導人在德國法蘭克福的郊區召開的秘密大會之後,光照幫等級的基本組織結構示意圖。

光照幫除了極其秘密之外,還具有金字塔形和軍事化的組織結構,從入幫開始,就發毒誓:把生死交給組織;無條件和盲目服從上級,無限忠於組織;如果組織需要,根本不管對錯都無條件地執行;保持沉默,嚴格保密,如果洩密將會受到嚴厲懲罰;定期向上司彙報思想……[19]。由於篇幅考慮,這裏不作詳細介紹。共產黨的組織結構和黨章可以從光照幫中找到源頭,例如,入黨時發毒誓要把生命獻給共產主義;下級服從上級,全黨無條件服從中央;無限忠於黨;黨叫幹啥就幹啥(再邪惡的事都要去執行);向黨彙報思想……。共產黨的組織原則很多是直接從光照幫的幫規中搬過來的。

除此之外,光照幫還有一個秘密特務系統。每一個會員都是一個特務,監視其他會員(相互監視)和周圍的其他人(親戚、朋友、敵人和其他人)。共產黨從蘇聯、中國到朝鮮都有龐大的間諜和線人系統。在中國除了國安和軍隊內的情報系統外,公安的一局(處、科)是特務系統,後來為了掩人耳目,改為「國保大隊」。

光照幫的核心領導機構稱作「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uncil),由十二個高級會員( Areopagite)組成。幫主魏薩普領導最高委員會。

(待續)


本文主要參考書目縮寫:

GW: Gerald B. Winrod, Adam Weishaupt: A Human Devil (California, 1969)
AB: Abbe Barreul, Code of the Illuminati,part III of 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 (New York, 1799)
JB: James H. Billington, Fire in the Minds of Men (Transaction Publishers, New Brunswick, New Jersey, 2007)
JL: Juri Lina,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Stockholm, Sweden, 2002)
JR: John Robison, Proof of a Conspiracy Against all the Religions and Governments of Europe (New York, 1798)
MA1: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1, (Jerusalem, Israel, 1974)
MA2: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2, (Israel, 2002)
MD: Mark Dice, The Illuminati: Facts & Fictions (The Resistance, San Diego, CA, 2009)
NW1: Nesta H. Webster, Secret Societies and Subversive Movements (General Books, Memphis, Tennessee, Reprint 2010)
NW2: Nesta H. Webster, World Revolution: The Plot against Civilization (Boston, 1921).
NW3: Nesta H. Webster, French Revolution,London (1920)
Judth Miller, Occult Theocracy (1933)


參考資料:

1、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也有譯為光照派,光明會,光明幫。本文的光照幫特指巴伐利亞的光照幫。也有一些研究者認為,光照幫幫主魏薩普只是背後一個秘密小集團的代理人。本文只是根據已知的史料揭示共產黨的來源。
2、http://www.thefreelibrary.com/A+primer+on+the+Illuminati:+the+genuine+historical+evidence+on+the...-a0202253133
A primer on the Illuminati: the genuine historical evidence on the secret society is every bit as fascinating as the fabrications and fantasies now circulating in our pop culture.
THE NEW AMERICAN,Issue of September 16, 1996
3、JB, p6
4、Nesta H. Webster, World Revolution: The Plot against Civilization (Boston, 1921)
5、JB, p16。邦納羅蒂是光照幫會員。
6、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 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 (February 2004)。第一章和第六章。
7、MA2,p15
8、MD,p120
9、MA1,p4
10、MD,p397
11、JL,Juri Lina,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Stockholm, Sweden, 2002)
12、GB, p51
13、GW,P50
14、JL,p32
15、NW1,p139
16、NW2,p20
17、David Livingstone, Terrorism and The Illuminati (2007), p128
18、NW2,p8-9
19、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