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熄滅的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

一、在我心中點亮了「真善忍」的明燈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這天,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二十六歲的我喜得大法。心中點亮了「真善忍」這盞信仰之燈。佛法的光輝驅散了我生活中迷茫、苦悶的陰霾,照亮了我前行的方向。

我今年三十八歲,生長在農村。有同母異父的哥哥姐弟八個,只靠父母種地維持生計,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在這個特殊的家庭裏,母親無怨無悔的晝夜操勞著。母親做事總為別人考慮。她的善良、忍讓和堅韌從小影響著我。母親人好、命苦,加上生活的艱辛,使我常常思索人為啥活著?為甚麼每個人的健康、醜俊、富貴、貧賤都不同?是甚麼力量憑藉著甚麼安排著這一切呢?感到困惑、茫然……。

從小我就渾身乏力,沒有精神頭,幹點活就累,免疫力也低,總好有個頭疼腦熱的。參軍體檢查出乙肝大三陽,不叫入伍。全村都知道我有病沒當上兵,很自卑。家裏湊出錢來(部份借的)給我抓中藥,想到那些藥是父母的血汗換來的,無論多苦、多難聞的藥湯,我都強嚥下去。有時喝到胃裏就嘔出來,還得接著喝。那時整夜一趟一趟跑茅房蹲著,折騰的身體很虛弱,聞到中藥味就嘔吐。一年多幾個療程下來,乙肝還是大三陽。

在外省打工認識了妻子,在她家人不支持情況下,妻子嫁給了我,還知道我是乙肝大三陽。感動的我直流淚水,暗下決心要叫妻子過上好日子。兒子兩歲時,我得了胸膜炎、胸腔腹水,不能勞動。為了不叫媳婦在娘家難堪,我決定回老家養病,分別時,妻子那份擔心和無奈的淚光讓我的心顫抖。在老家看到父母滿頭白髮,還為我操心、想想妻兒寄養在娘家、自己又有病,啥也幹不了,每每看到父母眼光中那份疼愛、憂愁時,心都在滴血。刻意避開他們的目光,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心中卻淒苦、憤懣!抱怨命運的不公平、自己咋這麼苦,對生活灰心透了。

當時母親告訴我,鄰村親戚學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事,被我粗暴的排斥了,學校灌輸的無神論使我不相信這些。98年12月14日,母親又提到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時,自己不忍拒絕母親那期盼的眼神,去了相隔8華里的鄰村親戚家煉功點。同修們那份洪法的熱情、幫助新學員得法的殷切希望深深感染著我。當天,我吃住在煉功點,和四十多名同修一起看了李洪志師尊濟南講法第6講的錄像,把《轉法輪》這本書當晚一氣看完了。看書時,無名的淚水情不自禁多次流下來,滴在大法書上,整個身心都沉浸在一種祥和、平靜的場中,意識中這就是我要找的、這就是我要要的,我終於找到他了。我雀躍!我歡呼!

接下來的6天裏,我都吃住在煉功點。每晚和同修們看一講師尊濟南講法錄像。把當時已出版的所有師尊講法書和經文都看了一遍,五套功法動作也一步學會。大法給我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知道了在爭鬥、為私、喧囂的塵世中,還有另外一種平和、為他、恬淡的美好生活方式。大法治好了我的病,大法盪去了我人生中的困惑,平息了我憤懣、不平的情緒,恢復了信心。自己只想把大法的美好儘快的告訴我的親人、朋友和父老鄉親。短短的7天學法、煉功,推翻了自己從小學到高中12年的無神論教育。人生觀都改變了。第7天我請全了所有已出版的師尊講法書和經文,和同修們帶著法輪旗、宣傳大法的橫幅去我村洪法。走在鋪滿白雪的路上,覺得天空格外的高、格外的藍,冬日的陽光也格外的溫暖。樹上的喜鵲嘰嘰喳喳的叫著,好像也為我得法高興。

以後的7個月是我最美好的記憶,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自由的翱翔,不但身體好了,心裏更是格外的輕鬆、自由。那時看大法書感到提高、昇華的非常快。只恨自己悟性低,法學的太少。

二、走過邪黨迫害的黑暗 在師尊的呵護下 我闖出魔窟

99年7月20日江××發動了人類史上最邪惡的迫害,迫害用「真善忍」淨化自己身心、歸正自己言行的善良人們。一時間,黑雲壓頂,大法蒙冤,師尊遭誣陷。人們被謊言矇蔽著、暴力恐嚇著。黑白顛倒、善惡不分。當時大法已在我心中生根,放棄修煉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怕心下,還是違心的簽了名,敷衍邪惡,給修煉留下污點。在怕心下,躲到外地打工逃避,卻時刻受到自己良心的拷問。自己學煉大法病好了、身心受益。在大法蒙難、師尊被冤時,不能證實大法和師尊的清白,還躲起來了。是個人嗎?直到2002年9月,自己在天安門打開「法輪大法好」橫幅,喊了「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口號,才減輕些這壓在心底的不安感。

我被綁架到朝陽看守所迫害,我只是講了句真話,沒有罪。要求送我出去,我不報姓名、住址、絕食抗議。邪惡給我編號9596,我想我應該是第9596位不報姓名、住址遭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吧。絕食6天時,把我綁架到北京公安醫院地下室。四肢銬在鐵床上,強行插胃管、野蠻灌食。惡警叫囂著「在哪死人都犯法,在這裏死人就像捻死個螞蟻」。

由於我始終絕食抗議,20多天時,鼻子裏一滴一滴的順著胃管往下滴黃褐色的液體,體液PH值不到4,大便便不出、解手只能躺在床上。臨床犯人說我繼續絕食會死的,當時也想到,如果死了,沒有人知道我去哪了。父母養育我一回,我就不孝敬他們了嗎?妻子、兒子就不管了嗎?可想到偉大的師尊給予自己那麼多──除去了所有的病、明白了活著的目地、知曉了如何走在返本歸真路上的法理……師尊是那麼的正!那麼的慈悲!今天,我雖不能制止中共邪黨在全國、全世界的虛假造謠宣傳,盪去眾生頭腦中被灌輸的毒素,就是死我也不會放棄大法修煉。當忍受不住痛苦時,就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洪吟二》<神路難>)

雖然我甚麼也看不見,可感覺師尊就在我上方坐在蓮花盤上,慈悲、鼓勵、期待的看著我,好像在說:快快爬起來,大步往前走啊!一陣陣熱流包裹著我,痛苦沒了。身體雖弱,思想卻越來越清醒、寧靜。我對師尊說:我這塊鐵也就這點鋼了,承受到頭了,請師尊幫我出去,這裏不是弟子呆的地方。不停的發正念。絕食30天,邪黨「十六大」前夕,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闖出魔窟。

三、明法理 再精進

後來,愚鈍的我在無望的寂寞裏、紅塵的執著安逸中,鬆懈了修煉意志。整天忙於工作,在名、利、情的瑣事中,出不來。沒有時間、也沒精力學法煉功。滑到危險的邊緣。現在想來這安逸心和比較寬鬆的環境比在邪惡的魔窟裏更能腐蝕修煉人的意志。讓人不知不覺中沉淪。

慈悲的師尊沒有丟下我,2009年12月,我接觸上同修A和B,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獨自能上明慧網了。學了師尊的新經文,看到國內外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轟轟烈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壯觀場面,感動和懊悔的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自己愧對師尊、愧對眾生。今天越發感到大法的無比珍貴,自己能修煉大法並和師尊正法時期同在。紅塵中的所有考驗、所有魔難、所有放不下的東西和得到大法比又能算得了甚麼呢?現在自己能獨立做真相資料,每天講真相、勸三退。

回首十二年的修煉路,磕磕絆絆,做出一些錯事。在利益、強權、生命、信仰面前選擇時,我無悔的選擇了師尊、選擇了大法,我深深的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啟悟了我的善根和佛性,使自己在紅塵睡夢中醒來,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越來越強烈的感到:心中亮起的那盞「真善忍」信仰之燈,沒有力量可以把他熄滅!他的光芒將永耀心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