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修煉體會:留戀世間回不去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我媽媽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也即將出世。下面就說一說我的修煉經歷。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媽媽因為怕心放棄了修煉。直到二零零四年才走回來。那一年我入了隊。那時我還小,甚麼也不懂。學習成績也很不好。上了二年級,媽媽對我講了大法真相,我聽了之後,特別相信,同時聲明退出少先隊,還十分堅定的說:「媽媽,我信!」

明白真相後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高大的佛,藍色的頭髮,捲捲的,穿著黃色的袈裟,站在蓮花盤上,手裏托了個金燦燦的法輪,他給了我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第二天我講給媽媽聽,媽媽很吃驚。那個時候,我也不學法,只是在睡覺前聽媽媽念幾段。稍微大點兒時,就和媽媽去發真相資料。因為我小,所以心態很純,沒有甚麼雜念,發資料就很順,也樂意去發。有時也給要好的同學講真相,勸退,然後把名字告訴媽媽。到了三年級,我在升學考試中一下子從31名跳到了第10名。當老師念到我的名字時,全班吃驚得發出「啊──」的一聲,我也是又驚又喜。一直到小學畢業,我的成績一直不錯。

上了初中,環境就複雜了。各種人心的干擾,大染缸的污染 ,就像師父說的:「真的就要往下掉了。」(《轉法輪》)這時,媽媽認識的一個奶奶給了我一個小MP3,媽媽就為我錄上了師父的講法、功法和大法弟子歌曲。我如獲至寶,每天都聽,就是只有五分鐘,也要聽一聽。那段時間真是精進。於是師父就在夢中鼓勵我:我夢見我到了一處住宅區發資料,我發小冊子,後面有一個人幫我貼粘貼、發週報。走到一棟樓剛要進去時,突然出現了一個兇神惡煞的男人,他盯著我,正要喊人,我馬上發了一念:「讓他說不出話來!」眼看著他的嘴在不停地動,可是卻發不出聲來,把他急得滿頭大汗。於是,我醒了。我與媽媽說了,媽媽說道:「這是師父在鼓勵你,好好學法!」

在我精進時,大法殊勝美好的一面就在我身上展現。悟到了很多法理不說,也看到了不少另外空間的景象。我看到了白蓮花,還有仙女跳舞,她們的舞姿非常優美,穿著很像新唐人晚會《仙笛》中的衣服。

記得有一次,我和媽媽正在發正念,我定得很深,猛然看到我自己在打坐,我的兩個大拇指一下子變成兩條金龍把我帶向空中。我一想,這是上哪兒呢?我得下來。一想,馬上跌回來。哦,原來是我在另外空間看到的景象啊!是師父鼓勵我呢。就這樣,我更精進了。

有一段時間,我鬆懈了,我覺的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令我留戀的地方。師父點化我,讓我在夢中看到,我沿著一條無邊無際的黑乎乎的樓梯在往下走。此後不久,我做了一個特別清晰的夢:在一個高峰之巔有一座廟,廟裏住著我的大師姐、我和師弟師妹。我的師姐是住持,她管理著這座廟。我在那裏被稱為二姐,而且長得還很漂亮。有一天,我們的廟裏忽然來了幾個兵。聽他們的意思,大概是因戰亂來逃難的。師姐要我們好好招待他們,他們自是感激不盡。幾天後,他們要回去,師姐率我們把他們及行李送下了山。於是,他們邀我們去常人間玩兩天。師姐推辭不過,就去了。師姐、師弟師妹玩了兩天,就回去了。只有我還留戀這兒。不久,我厭惡了人間那種骯髒的生活,就想回去。可是,我回不去了。我一下子愣了,哭了起來。這一哭,反而醒了。醒之後我惆悵了好久,夢中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我知道,是因為我留戀這地方,才回不去。如果我還不加緊修煉,就真毀在裏面了。那一刻,真是如夢初醒,感謝師父!當我精進起來後大法的殊勝又展現出來。

夏天十分熱,我想,天氣這麼悶,班上像蒸籠一樣,我應該向父母要個現在流行的小電風扇。剛這麼想,師父的一句話馬上打入腦子:「那個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轉法輪》)我一下子臉紅了,我還是小弟子呢,這麼愛享受!

現在,我已背下《洪吟》,大法書也背到第三講了。同時也開始看《精進要旨》和師父的一些講法了。特別是講法,有一些我不得其解的問題,看了講法後我明白了。當然我做的還不夠,與精進的小弟子相差太遠了,執著心也多,我一定要好好修煉,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