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伴蓮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記的那年媽媽剛剛開始煉法輪功,還是小孩的我見她每次回來都是容光煥發的,煉功前的蒼白憔悴不翼而飛,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似的。媽媽告訴我她的病神奇的消失了,走起路來毫不費力,整個人年輕了許多。媽媽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使我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前,我和媽媽去公園裏集體煉功,閉上眼睛,心裏一片純淨,仿佛進入了一個十分寧靜的世界,聽著那神聖的大法煉功音樂,感到無比的祥和,美妙。

記的剛打雙盤時,怕疼,盤上去又拿下來,堅持不了。後來看到《轉法輪》中說:「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盤腿疼了,趕快活動活動完了再盤,我們看這就不起作用。」剛開始痛的我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我咬緊牙關,心裏默念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過了一會就真的不那麼痛了,我看見我的腳黑一塊、白一塊的,我知道黑色就是師父說過的業力。記的師父曾經講過:「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 (《轉法輪》)從那時開始,我就決心一定要跟師父回家。

讀小學時,在媽媽的引導下,一有空閒時間我就煉功、看大法書學法,做事努力爭取按照大法標準去做。那時我讀書毫不費力,接受能力很強,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媽媽說這是大法給我的智慧。到了初中,我漸漸放鬆了學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以學習緊張為藉口,大大減少了煉功、看書學法的時間,有時媽媽叫我學法,我甚至在敷衍。那時我雖然花費大量的時間在學習上,可無論我多麼努力,成績卻總不見有明顯起色,有時老師的一道題講了幾遍,我都還不明白。後來在媽媽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又走正了修煉大法的路,我的成績也慢慢開始好轉。經過這件事,我深深的領悟到了:學好法、心性的提高與學習也是息息相關的,無論在多麼忙碌的環境中也要抓緊時間學法,大法能給我們智慧,大法能歸正一切,法學好了,成績自然會好,我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有段時間,由於法學的少,遇到很大干擾。只要媽媽說一點不順心的事,我就頂嘴反駁。聽信同學所說的:「孩子嘛,就是該有點叛逆精神」。完全不在法上認識問題。記的有一次,我又和媽媽大聲吵起來,正好樓上的人經過,看到了說:「你看煉法輪功的人就是這樣的。」我一下驚醒了,這給大法帶來多大的損失啊,我儼然忘記了自己是修煉人。凡事要向內找。我是個煉功人,要得的是層次的提高,失去的就是業力與執著。

迫害發生後,媽媽積極的講真相救世人,我也經常幫媽媽做證實大法的事,我也經常和親朋好友講大法好的真相。媽媽後來被中共非法判刑,爸爸帶著我和哥哥跟外婆艱難度日,等到媽媽快回來時,爸爸又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非法抓捕了,叔叔阿姨同修們都伸出援助我們家的手,一位同修經常來看望我和哥哥,我把我家被迫害情況寫出交給同修發到明慧網,同修還帶著我外婆找律師,找到政法委、公安局、看守所、「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法律之上)要求釋放父親和被非法抓捕的叔叔姐姐……後來父親被非法判刑,來了許多大法弟子到法庭發正念講真相,我當眾要求釋放無辜的親人,並痛斥惡人……

十年的風吹雨打,我從昔日的小大法弟子已經成長為婷婷玉立的少女,蓮花花蕾已經變成為盛開的蓮花。經過錘煉,我成熟了許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