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兒子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中,由於我被迫害失去工作,他母親比較忙,種種原因促成他從小就在我這個父親的懷中參加小組學法、發正念、集體看師父講法錄像、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修煉的活動。

兒子兩歲多時,經常告訴我,他能看到法輪的旋轉,小手指比劃著這麼轉、那麼轉。後來有一次,他看到師父用神通化掉了他不慎塞入鼻中的糖豆,他的哭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自我修煉大法之後,我幾乎很少看電視,因為我屬於比較敏感那種,只要看電視、報紙、聽常人音樂、歌曲等,我的小腹立馬感覺冰冷、脹痛。家中的電腦只上大法弟子辦的網站。我從來不買那些變異的機器之類的片子去毒害孩子,因此兒子也只是反覆地看我給買的經典動畫片《西遊記》、《哪咤》之類的。

自從兒子上了幼兒園,我就不斷的給他放《普度》、 《濟世》和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有時也用MP3讓兒子聽師父的講法。我從來不去溺愛他,對他的教育是屬於比較嚴厲的一種,在家裏,他最怕的就是我,而我給他最多的就是我從大法中悟到的一些做人道理,我想他裝進去甚麼就會是甚麼的。

兒子上小學了,我想這該是他人生的轉折點,從他上小學的開始,我就給他制定了修煉計劃,每天中午放學第一件事就是聽師父的講法,晚上睡覺之前煉功。記得剛開始煉第二套功法時,一開始他就難受地直哭。我強調不能放下手,他一直堅持著,後來我看他有點實在堅持不了,就說,如果實在堅持不下來,就放棄吧。可出乎意外的是他說:「我一定要堅持三十分鐘。」結果,他真的煉完整了第二套功法。那時他六歲多。看到滿臉淚水的兒子,我的第一念就是:兒子真的是來得法的。以後我讓他學煉第五套功法,第一次,他堅持了三十分鐘,當然,也是淚水從頭流到尾。隨著煉功的次數增多,我看他能比較輕鬆了,就要求他儘量增加時間,後來,他能一次完成一小時,哭得真成了淚人。雖然有點心疼,但我想這是為他好,同時我也看出兒子也真是塊修煉的料。

由於兒子不斷地聽法,時不時的也處在大法弟子切磋的場合中,我看到兒子的變化很大,他從來不打人、也不說髒話,他總說不想把德給別人。我發正念時,很多時候他也參與。他知道發正念可滅掉邪惡,有時和我一起逛街看到毛邪靈的像和血旗,他總比劃著寫滅,說是滅掉邪靈。學校升血旗他也發正念,在學校他戴過一次血巾,他說他不想戴,就再也不戴了。

有一次,我和兒子走在路上,天陰的很,開始零零星星下起雨來,我說,看來我們倆得淋雨了,結果,一直到家也沒下幾滴。剛一到家,兒子說:「你知道為甚麼沒下嗎?我把它定住了。」我先是一愣,然後說:「你知道用神通很好,但不能亂用,只有救人和除邪惡時才能運用,知道嗎!」他說:「知道了,我把它解了不就好了!」

一次,妻子抱起腳說:這腳上的病業怎麼老也不去,兒子聽到了說:「媽媽,我知道原因,主要是你遇到問題老找別人的錯。」我一聽,就是這麼個理,看來孩子學法真的入心了!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是啊,這個社會就是大染缸。現在這個社會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於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這個環境中,不好的東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煉,或者是沒有好的環境,真的是抵擋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又這麼大,我們不但救度世人,身邊的人也得救啊。」

我想,我們慈悲世人的同時,一定不要忘了身邊的親人,他們與我們的緣份更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