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歷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從大法中受益太多。

一、去掉情 救度家人

我做真相資料已七年多了,家人都支持,丈夫還幫忙寫不乾膠、條幅等。可是近年來,子女突然發難,一反常態,反對我做三件事,十年穀子八年糠的把我說的一無是處,把家中的魔難全歸罪於我修煉了法輪功,兒子還說單位裏的人諷刺他:你媽太愚昧、得了精神病等等。我耐心解釋:我有不對的我改正,千萬不能玷污法輪大法。我心裏很亂,就背師尊講的法:「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轉法輪》)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沒錯,矛盾發生了要向內找,不能只找客觀原因,假相好像是有幾個資料點陸續被破壞了,有些同修被綁架了,單位宣稱煉法輪功就要開除等等,其實是針對我的心來的:我沒真正放下情,講真相力度不夠,總認為家人是我的親人,已經明白了真相,沒有像對世人那樣講清楚。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從法中我解開迷惘,很多想不通的問題在大法中找到答案了,如:自己從小對子女要求不嚴格,他們總是隨意花我的錢;平時像長輩似的大聲教訓我等。我很忙,為購耗材、幫同修解決一些故障等,有時顧不上吃飯,自己毫無怨言,可家人不理解。他們說我快七十歲的人了,命好苦。

我告訴他們,修煉前我是真苦:父親是國民黨軍官,抗日戰爭開始時就病逝了,留下老小十幾口人靠微薄的土地維持生活。中共篡國後,歷次運動一家人日子沒好過的,我十歲就自己掙學費,與母親跋山涉水,一日步行八九十里路到煤礦去賣我們手工做的鞋襪。為了掙表現,大煉鋼鐵、園田化、勤工儉學,我拼命幹活,從小貧血、身材瘦小的我與男同學爭高低,為上大學,所謂「重在表現」。畢業證書上,學習成績除了語文是四分,其餘全是五分,也是班幹部,老師都喜歡我。可高考時卻名落孫山,後來當了知青。一輩子拼命表現落的一身病。我修煉大法後幾天就摔掉了藥罐子,而且思想不斷的昇華著,脾氣也改好了,樂於助人等等。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早就不在人世。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不是為師尊做事,是在為自己做。

看著家人微小的變化,我不灰心,我會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讓他們得救。

二、看同修的閃光點

在常人中我是女強人,處處都爭第一,觀念中就形成了看不起比自己差的人。修煉後有時會反映出來。比如,同修A經常不按約定時間會面。當我要生氣時,我就會想起他的優點,他風雨無阻的講真相勸三退、走路快步如飛、與我一起到農村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等等。我一下心裏就熱乎乎的。

同修B叫我少管點事,多學法,不要有幹事心。多學法肯定是對的。我當時心裏不平,向另一同修說:學法的目地是甚麼?有幹事心的人多點就好了,搞技術的同修就不會這樣忙了。過了幾天,我越想越覺的不對,同修是好心,關心我。他雖然有不足之處,可在那樣的嚴酷的環境下做了那麼多證實法的事。於是我向好幾位同修說:我錯了,他說的對。

同修C管理財務,平時把關很緊。有些同修有意見,說寧可自己出錢也不去拿。我也有同感,有時也說幾句。學了師尊《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是啊,很多學員哪,你叫他賺錢他不會,可是花錢卻非常順手,(眾笑)多少錢都敢花,花的非常順,不計後果,不考慮這錢是哪來的,也不管你以後怎麼樣,沒有責任心。這樣的做法,神都憤怒的在看著這樣的人。糟蹋大法弟子資源就等於也是在干擾破壞大法。就這麼多資源,你消耗了,真正能救人的卻沒有。」我豁然開朗,多好的同修呀,我還背後說小話,太不對了。

同修D叫我教他做資料,我一步一步的教他,一連幾次都不會。我就與另一同修說起此事:「我學電腦、打印時,同修很快地講一次,然後都是自己摸索。這麼笨,如何教學生呀!」現在後悔不已,多強的顯示心,認為自己反應快,別人不如自己。我向那位同修承認了當時不對。其實同修D各方面都做的不錯。

三、拘小節

「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迷,濟世度人而功自豐。」(《精進要旨》〈聖者〉)師尊這段法理,我時刻牢記並對照自己。讀書時就養成了習慣,把每天學習的功課要點像過電影一樣背下來。現在我就用大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學法小組上有同修覺得讀完一遍看不到提高。我認為按照「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去做就會提高。我舉幾個例子說說吧。

由於有求安逸之心,我學法時總想背靠住,有時背弓著,冬天還用被子蓋著,走路背弓著,給人造成很不好印象。近年來,我時刻記住師尊在煉功口訣中講的:「身體保持正直」,學法雙盤腿或單盤腿,腰直立,走路挺胸收腹。剛得法時就摔掉了三百度的老花眼鏡,近兩年又戴上了,一位同修說「你不要戴眼鏡嘛」是呀,哪有神戴眼鏡的。我再也不戴眼鏡了,學法、做資料照樣行。有的同修耳朵聾,自己要堅信能聽見,神怎麼會耳朵聾呢?一念之差啊!

做常人時,我說話帶「把子」,修煉後想到自己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不能再講粗話。可我經常聽到有同修講粗話,我就提醒同修要像個神的樣子。

到市場買菜,不像以前那樣壓價,挑來選去。農民種地辛辛苦苦的,我們還要去講真相、勸三退,要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衣著要整潔,說話不要濺唾沫星,嘴離人遠一點,人家才容易接受。

做常人時,把自來水龍頭開的小小的,好讓水錶不轉。一個大法徒千萬不能這樣做,佔了便宜要損德,好不容易修上來的層次就往下掉了。真是撿到了芝麻,失去了西瓜。

平常我根本不看常人電視,電視裏灌輸的黨文化,看了就潛移默化在腦海中毒害人。常人的大染缸裏能裝好東西嗎?我們學法就是一點一點的把舊的觀念熔化掉,怎能往裏灌。

以前好的東西留下自己用,現在總是把新的、好用的換給同修,自己修修補補用。

我們做資料要上網,大法徒不能用連常人都認為是非法的「蹭網卡」上網。不要怕花錢連網或購無線網卡。

還有許多小事,這是我的認識,如有不對,請同修指正。

四、修口

我在修口這方面做的不好,導致自己魔難重重。比如同修問我做啥去了,我就說到某某那兒去幹啥了,這裏一是不修口,二是顯示心:我多能幹,我能幹啥幹啥了。

我們這裏資料點相繼被邪惡破壞,除了做資料的同修有漏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同修不修口:誰誰在做資料幾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資料點成了公開的秘密;有的大聲說自己在哪裏拿到資料;有的說「我跟你好,才告訴你的,你不要告訴他人」,另一位同修又說「我跟你好才告訴你的,你不要告訴他人」,結果傳來轉去,滿城風雨,造成我們的資料點被警察監視、查抄,同修被綁架、有的流離失所,損失慘重。

還有,有時與同修切磋時,本來自己是讚揚某某同修悟性好,然而同修傳話時走了樣,造成同修之間間隔。現在我特別注意不要背後議論人,有話當面講。

摔了跤,爬起來。資料點的事,我決不讓第三人知道。新開的小花要愛護它,讓它隨師正法到結束。

五、去怕心

別看我是女強人,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做錯事、生怕得罪人。這是逆境造成的,其實是私心,為保護自己,適者生存。

修煉大法後,怕心逐步去掉。從開始自己寫真相資料自己發時的砰砰心跳,到後來有了小複印機、與同修結伴夜行幾十里發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幾次遇危難時,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轉危為安。

一段時間,我們當地的資料點陸續被破壞,有的同修被綁架到洗腦班,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流離失所。這時沒修去的怕心時不時的暴露出來。針對怕心,我每週外出做真相資料出發前都發正念,並一路背法《威德》、《怕啥》等,怕心也隨之減少。

一年來,我外出發真相資料,遠地乘公交車,近地步行,能去的地方幾乎發遍了。有幾次單元門鎖著,我說「我要進去」一拉就開了。可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就不行,一念之差啊。其實都是師尊在做,在師尊的呵護下當然能做成。

層次有限,請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