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教師陷獄逾十年 一家人慘遭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訊員廣東報導)因為信仰「真、善、忍」,青年女教師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綁架,至今身陷囹圄。她的丈夫遭四年冤獄後又被迫流離失所,她的母親被非法勞教兩年,她的胞兄夫婦倆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和兩年。

冤獄十三年 至今身陷囹圄

朱裕紅,女,一九七五年生,原廣州嘉福小學教師、華南農業大學義務輔導站負責人,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廣州市第一起集體綁架重判案中,因不向邪惡提供任何信息並拒絕背叛信仰,被誣判十三年,至今仍遭廣東省女子監獄劫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華南農業大學資料點被破壞,十六名法輪功學員遭天河區「六一零」邪惡之徒及天河區五山派出所惡警綁架,後來十人被誣判三至十三年,六人被非法勞教,其中大多是在校學生(例如被誣判十一年的朱德智)。

朱裕紅畢業於藝術學校,能歌善舞,是名優秀的語文教師,被綁架時年僅二十四歲。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遭綁架,到二零零三年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約三年時間,朱裕紅一直被劫持在天河區看守所。在看守所,朱裕紅因為講法輪功真相,揭謊言被戴鐐、毆打、關小號,直至臀部潰爛,邪惡管教也不給治療,直至生蛆,才將她放出。

二零零二年除夕,朱裕紅與幾個學員一起煉功,被惡警所長朱文勇(後遭報入獄)、鄭管教強行關禁閉,惡警還唆使在押犯人對她進行毒打。當她得知自己因堅信大法被非法判十三年,衝出了監倉,到管教辦公室申訴,而被扣上了逃跑的罪名,施以「穿針戴鐐」,人被固定在地,吃飯、睡覺、上廁所均不能自理,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而且,看守所一直不許朱裕紅家人探視,拒不回答家人詢問。

丈夫冤獄四年 至今流離失所

朱裕紅的丈夫時會文,約一九七零生,華南理工大學研究生畢業,廣東省鋼鐵研究所的優秀工程師。二零零三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韶關北江監獄迫害

時會文在被天河區看守所劫持期間,被管教人員強令坐在水池邊「反思」兩個月之久,吃飯、勞動、睡覺都在那裏,受盡侮辱。在韶關北江監獄,為達到所謂「轉化率」,以副監獄長朱建平為首的攻堅小組包夾時會文,不讓他睡覺達一個多月。

四年冤獄期滿後,時會文回到原單位上班。然而天河區「六一零」仍不放心,過年時還假惺惺的送來一百元錢和一瓶花生油慰問。試問一個碩士畢業生,正常的一般收入一年也有好幾萬,你們剝奪了他四年的收入,現在想用一百元和一瓶香油來了事,可能嗎?更陰險的是天河國安偷偷的讓他單位的網管把局域網自動分配IP的功能變為鎖定IP,監控上網活動。

時會文雖被迫害四年,但他的專業知識並沒有荒廢,憑著大法給予的智慧,一年有好幾項重大發明,許多技術難關迎刃而解,給單位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讓同行業的日本企業刮目相看。他曾擔任了廣東省科委年度課題的負責人,出色的完成了科研任務。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廣州天河區「六一零」又一次發起了罪惡的針對天河區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綁架行動。大法弟子徐菊華、林建平、胡文進夫婦等都在當天下午被綁架,時會文因當時不在單位得以走脫。當時,廣州市公安局惡人伙同增城市公安局一夥,強行非法撬開時會文的單位宿舍,搶走了電腦,移動盤,優盤等私人財產。

母親、胞兄慘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約上午十點三十分,赤崗街派出所警察阮沛洪和居委會工作人員魏鴻青借查消防為名,進入藝苑路西街的飛虎窗簾店,警察詐稱上廁所,卻爬上木梯闖入閣樓,見朱裕紅的母親劉懷英(店主人謝文瑞的婆婆)正在看大法書,不由分說就搶老人的書,老人不肯,要奪回自己的書,爭搶中被摔下閣樓,老人掙扎著爬起來跑到大馬路中間。

惡警不管老人死活,追到馬路上抓走老人,同時又把前來制止搶書的店主的丈夫朱任成(朱裕紅的胞兄)也抓上警車。惡警在沒有任何搜查令的情況下,把店鋪搜刮一通,一片狼藉。電腦、打印機、過塑紙等私人物件被搶走。知情群眾都很氣憤,因為劉懷英、朱任成在當地是街坊們有目共睹的好人。

如此,這個家庭就只剩下謝文瑞一個人了,她帶著當時只兩個月大的吃奶孩子在寒冷的冬天,被迫停了檔口,生活難以為繼。在經濟困難的情況下,又要照顧孩子,又時時惦記著老人和丈夫,不知他們身在何處?有沒挨打、挨凍?很長時間後,才得知劉懷英、朱任成母子倆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和兩年半,劉懷英被劫持在廣州市槎頭勞教所,朱任成被劫持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三大隊。

劉懷英堅修大法不動搖,被隊長盧冬梅等惡警經常罰坐小板凳、不給穿衣服、多次被用電棍打暈過去再用冷水潑醒,有時被罰站、不給睡覺,惡警還指使勞教吸毒人員經常打罵劉懷英,在「嚴管房」裏,窗戶用報紙封住,不讓接觸外人,沖涼上廁所的時間被限制到極限,長時間不准見家人,限制購買生活日用品(不夠用),不能與其他人講話,甚至打招呼也不行,並由兩名勞教人員「夾控」,被剝奪了人身自由。房間裏每天大部份時間高分貝音量播放誣蔑法輪功的內容,強制灌輸洗腦。

六十多歲的劉懷英婆婆長期不給家人接見,經家屬努力向有關部門投訴和起訴後,才允許接見。老人家含著淚訴說在牢獄裏,惡警經常動手打人,經常把老人家打得暈死過去了,又被冷水潑醒。它們用各種殘酷的手段,體罰著許多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如:不允許女學員穿衣服,坐小板凳,用電棍打……學員們的身體都被折磨得傷痕累累。那些沾滿鮮血的惡警已喪失了做人的基本良心。

朱裕紅的嫂子謝文瑞亦曾被非法勞教迫害兩年。此外,朱裕紅的舅舅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迫害含冤離世。朱裕紅的舅舅是廣東省政府官員,六十多歲,客家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為家庭單位節約大筆醫療費。他為官勤政廉潔,處處按「真、善、忍」修心性,善待部下和民眾,深受群眾好評尊敬。他還傾注滿腔熱忱去弘揚這千載難逢的偉大佛法。迫害爆發後,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他和家人都受到殘酷的迫害。他本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含冤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