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鄰水縣董明十年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廣安市鄰水縣董明,今年四十二歲,原來是五金公司職工,因單位破產而失業,九九年八月自謀職業。一九九七年大法洪傳到鄰水縣,他得法修煉,不久,原來身患的疾病不見了,許多不好的習慣改掉了,原來的壞脾氣逐漸去掉了。學大法,按「真善忍」標準修煉做好人,使他的身心受到很大益處。

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的誣陷和迫害,鄰水縣許多法輪功學員相應的也受到當地警察的騷擾、非法抄家和無辜的被綁架迫害及罰款,正常的生活、工作及修煉環境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和破壞,董明也自不例外。

一、 合法上訪遭迫害

為了說明大法好、還師父清白,一九九九年十月,董明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後非法關押於朝陽看守所十天左右,被非法送回廣安市,由鄰水國安大隊長李吉良等二人開車劫持回鄰水,被非法關押十五天,期間被勒索所謂生活費225元。

同年十二月,在他做生意的煙攤上,和另外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鼎屏派出所洪英誘騙到車上,被拉到派出所非法搜身、訊問,隨後警察上門非法抄家未得逞。當晚被關在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其間非法提審時,董明被國安大隊長李吉良勒緊雙手手銬使勁猛甩,其疼痛剜心透骨,採用刑訊逼供的殘忍方式折磨他,致使董明雙手腕被勒出很深的血印。在監室裏,董明還遭受犯人對他的各種毒打和侮辱,他的左胸被犯人重拳打成骨折、胸內傷、咳嗽疼痛、不敢用力,起床下床、翻身都很疼痛艱難。

二零零零年六月第二次和同修進京上訪證實大法,當晚住店時被惡人告密,被北京警察綁架。洪英等三人以接人為名藉機到北京遊玩,他們的費用開銷全部由幾位大法弟子負擔,強行攤派到單位,在董明的工資中強行扣除。回到前鋒火車站下車後胡渝等開車來人將他們三人劫持回鄰水非法關押十五天。在非法關押期間,董明堅持煉功,被警察國安大隊李吉良帶領看守所警察闖進監室強行搜去大法資料、書籍,並將董明轉監到其他重刑犯監室一起關押,李吉良為逼他說出大法書的來源,陰狠地指使獄頭(吸毒犯)使用各種狠毒的暴力手段打他,六、七個人同時把他打得東歪西倒、頭暈目眩、眼冒金星。

接連幾天的暴打折磨,使董明前胸、後背、雙大腿都呈青紫血色,雙腿腫大,走路和下蹲都疼痛、艱難,起床、翻身、彎腰全身都異常疼痛。期間,李吉良還採用給犯人香煙的卑鄙下流手段收買犯人,幾次把獄頭叫去單獨說話,出壞點子唆使犯人狠毒地打董明,從而想得到他要的東西。每次獄頭回來,董明都被一陣瘋狂暴打和追問,胸口被打得背過氣,呼吸都出不來,直至後來問不出結果才放棄。這期間他又被非法關押一個月。

二、遭遇劫持被勞教

回家後才二、三個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天上午九點多,在他做生意的煙攤上又被國安大隊長胡渝等二人挾持到鼎屏派出所,由李吉良宣布對他非法勞教一年半,被關押在看守所三個多月後被國安警察邱志平等人將他和另一同修手銬連著送到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迫害一年多。

從勞教所回來後,國安、派出所警察並沒有放鬆對他的繼續迫害和各種騷擾,在他做生意的小攤上,李吉良、胡渝、洪英等多次騷擾、盤問,嚴重干擾他的正常生活及工作,侵犯了他的人身權利和信仰自由。

三、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鄰水縣六一零、國安以所謂的「鄧××百年」為藉口,勾結鼎屏派出所警察及街道人員再次綁架迫害他一個月。當時他正在打點商品,派出所副所長黃××等幾個人開一輛長安麵包車停在路邊,來人全都穿著便服,陰險詭秘地來到他的攤前說叫他到派出所去有點事,一會就回來。董明不配合他們的犯罪行為,說不去,幾個惡人見軟的不行,就在眾目睽睽下,不顧周圍眾多世人的圍觀、議論和指責,強行將其連拉帶拽上車,當時他穿的涼鞋都被拖掉了。

拉到派出所後,所長熊勇及其他人將他和另外九個法輪功學員堵在辦公室內很久都不說甚麼事,至下午一點多惡人周富剛才出來說將他們送到華鎣某地所謂的「學習」,方才知道他們的詭計。後被強行推上車由洪英等人送到洗腦班迫害一個月才放回。

期間,董明不配合他們的迫害,從洗腦班走脫,被迫流離失所二十多天,吃盡了苦頭,寄人籬下,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董明在縣城北街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送到城北派出所,再次被國安大隊李吉良、趙勇對他實施迫害,惡人一夥又強行給他照相,他不配合,派出所一警察打他,李吉良在旁邊還口出惡言:「打死他××」。深夜兩點多,把他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全家受苦累

中共惡黨多年來對董明的迫害,給他工作、生活、家庭和親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傷害、內心痛苦和經濟損失,他本人的身心直接遭受嚴重的摧殘和傷痛,家人也跟著受牽連。

迫害發生的初期,他和妻子二人均被非法關押迫害,那時孩子才幾歲,孤苦一人,無人照管。雙方父母年事已高,遭遇子女入獄的沉重打擊,岳父母病倒了,臥床不起,無人照料。

從洗腦班出走後的二十多天裏,他父母親人受到警察洪英的恐嚇,在他家住處和擺攤的地方被惡人日夜監視跟蹤,惡人還想把他弄回去繼續迫害。親人們的正常工作生活都受到不同的干擾和影響。他年老的父母受到嚴重的驚嚇,吃飯不香、睡眠不安、常做惡夢,身體消瘦了許多。

由於多次被迫害,董明父母和家人還要額外的幫他料理生意,經受著風吹日曬,嚴寒酷暑以及心理上的日夜痛苦煎熬。

父親已七十多了,經歷過惡黨歷次的政治運動,對中共的整人手段心有餘悸,老人常年來對兒子安全的擔心,以及他心裏難言的苦楚和無形的壓力,造成老人精神和身體上的巨大傷害、擔心和懼怕。二零零六年初春,老人病倒了,從此一病不起,二零零六年八月,老人帶著太多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十年來董明被迫害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事實的冰山一角。中共對法輪功修煉群體所犯下的罪行實在是罄竹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