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學淑自述幾年來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說真話,這些年來一直遭惡黨人員迫害。以下是我遭迫害的部份事實。

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上訪,在四川廣安火車站沒去成,被抓入廣安看守所關了十五天,六月份在家中被綁架到廣安洗腦班20天,惡警鄧樹中打了我一耳光,把我和陳安群銬鎖在椅子上,銬了一上午。

二零零二年四月來了幾個惡警到家就亂翻,隨後把我綁架到看守所關了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九日城北辦事處主任李四妹帶來城北派出所惡警忽然闖入我家中,又綁架我到職工學校洗腦班關了三個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四妹和居委會書記陳國榮又帶了七八個惡警把我綁架到洗腦班關了十幾天,「六一零」的主任鄭其志不准我們煉功,把我推倒在地。

二零零三年末,來了七個惡警抄家,又把我綁架到公安局關了三天三夜,不准睡覺,只准站,不准坐,眼睛不准閉,六個人輪流看守我,迫害我的惡人有:居委會的陳國榮、國安的范法映、李秋雲,公安局的蔣德錢,然後又送入洗腦班關押五個月。

二零零四年萬金山居委會主任帶來八個惡人,其中有城北派出所的周揚,把我綁架到華鎣洗腦班又關押了四個多月。

二零零五年去鄉村發真相傳單被人舉報,又被綁架,抓我的惡人有:悅來派出所的李所長、「六一零」的惡人李秋雲、范法映等,把我送入城北派出所關了三天三夜,手被銬鎖在鐵椅子上不讓睡覺,居委會的人輪流的看守,看守我的人有:陳國榮、潭樹珍組長、唐祖榮居委組長,公安局的白鄭青(寫材料的)走到屋裏就踢了我幾腳,把我送入廣安看守所關押了二十八天後,又送入華鎣洗腦班非法關押四十多天,每次到洗腦班都放一些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迫你看,強制轉化。

二零零六年居委會書記陳國榮帶著派出所和國安的人經常來騷擾,使我不能正常生活。打電話到我幾個子女單位追找我,讓我有家不能歸。

從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六年每年都有人經常來騷擾我,給我老伴、幾個子女帶來極大的精神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