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安市惡警許彬與何仕兵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許彬,女,四十多歲,原廣安區公安分局政委,後因迫害大法而得到升遷。

她的丈夫是原廣安縣某公司的一個小頭目,平時就愛用公款吃喝玩賭,九六、七年的一天,他與哥們幾個在外狂歡,晚上十二點多鐘,酒醉之後,在原廣安縣城南馬失蹄一個三岔路口,一大貨車轉彎,車上的水泥電桿橫掃過來,當場打死。剩下她和一個小女兒。

本是一個不幸的家境,然而在中共惡黨開始迫害大法之時,她卻充當了中共惡黨的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幹,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她與本公安局一科惡警科長何仕兵串通,將三十多名在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強行關押在廣安區看守所內,並故弄玄虛上報廣安法輪功學員如何如何,在得到廣安市委「六一零」辦公室惡人的鼓勵下,許彬與何仕兵相互勾結、狼狽為奸,在廣安市電視台大肆誹謗法輪大法

之後,他們偽善的叫大法弟子的單位和親人到看守所內勸大法弟子退出法輪功。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他們為了大造聲勢,為他們撈取政治油水,在關押十五天後的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一群警察和武警,強行推上六輛敞棚汽車,幾十個武警荷槍實彈,並在車頭上架上機槍,兩個警察架一個大法弟子。在遊街車隊的前面是幾輛警車開道,惡警何仕兵在警車上得意洋洋的拿步話機瞎指揮一氣。惡黨為了誣蔑、陷害法輪大法,廣安市委批示要廣安市電視台作現場直播,並在幾天前就在全市五個縣、市、區發出通知,叫廣安市所有的人都在定點時間看電視。

大法弟子們在車上沒有害怕的感覺,都祥和的與滿街市民點頭打招呼,圍觀群眾都納悶,連警察們都說奇怪:「他們法輪功不怕!還在笑呢!」……

在我身邊的是一個警察和一個武警隊長,這個武警隊長是我高中時的同學,那個警察也是我初中時的同學,他們主動跟我在一起,問我是怎麼回事?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很同情,但也無能為力。

遊街車隊在廣安市幾條大街上游了一趟,然後扎進了廣安區禮堂,那裏會場早就坐滿了人,因為規定是政治任務,每個單位都必須派人參加。大法弟子在邪惡的會場上沒有害怕的感覺,沒有一個低著頭,都微笑著慈悲的看著場下無知的人們。「法輪功在笑!」,不知是誰在說,場下都驚呼了,好一陣子才平靜下來。

坐在台上的女惡警許彬和何仕兵的臉色有點不好看。許彬在會上作了報告,揚言要堅決打擊法輪功。惡警何仕兵惱羞成怒的在會場上惡狠狠的宣布逮捕大法弟子某某、某某、……

三十多個大法弟子中,有十一個再次被投入看守所。為了維護大法,在看守所內決不屈服邪惡,四個大法弟子相繼被非法勞教,兩個月後,被送走。我與其他幾個大法弟子被邪惡檢察院發了起訴書。

然而邪不勝正,這是自古名言。四個月後,因證據不合法,我與其他幾位大法弟子被無罪釋放。

然而,邪惡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幾個月後,我與其他幾位大法弟子再次被惡警綁架,投入勞教所遭受邪惡的迫害與摧殘。

幾年多來,女惡警許彬因迫害法輪功提拔為廣安市公安局副局長。惡警何仕兵也因迫害法輪功由一個小小的治安科科長升遷為廣安區政法委書記。

邪惡行兇逞幾時,大法洪傳,佛光普照,善惡分明。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之徒都被將送上歷史的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