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拷問良知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河南新密市農民工張海超因在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打工時患上了職業病──塵肺,而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給出的結論屢次都是肺結核。為了確診自己的病,他先後去過省城和北京的數家大醫院,醫生們都給出了一致的結論:職業病──塵肺。可是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卻始終不改口自己的診斷結果──肺結核。在實在無法證明自己的情況下,這個樸實的農民做出了驚人之舉──開胸驗肺!

一個人到了要割開自己的胸腔去證明自己患病,說明了甚麼呢?個中的悲苦和淒慘只有當事人自己能夠切身體會。可是,別忘了,我們和張海超生活在同一個社會中,這個社會的險惡只是在這一個方面的一件事情上暴露出來而已。其實,生活在這個社會環境中的我們,所受到的不公平的擠壓也是相當慘重的。

正因為大家都感受到了這種切身的擠壓,所以,「開胸驗肺」事件傳出後,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立刻受到全國網民的聲討。這種聲討出於最基本的人道,但同時也表達了對自身生存環境日益惡劣的抵制和抗爭,其中包含著多少底層民眾對中共官僚的怒吼啊。

很難讓人想像這樣的事情能夠發生,因為它太荒唐,太沒有人性。可是還有比這更荒唐更沒人性的呢。張海超是六月二十二日開的胸,僅僅就在一個星期前,也就是六月十五日,在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卻發生了「殺人盜器官」案,被害者是一名健康、無辜的流浪漢。被人從水中撈起時,全身可用的器官都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一個空空的軀殼……

顯然,殺害流浪漢的目的是為了摘取他身上的器官。摘取器官的目的是為了利用他健康的人體器官去為那些急需換取器官的患者移植。當然,參與的人牟取的是異常豐厚的暴利。至於流浪漢是在被殺害後迅速摘取的器官,還是在施以麻藥後尚未斷氣的情況下摘取的器官,甚或是在被捆綁後根本就沒有施用麻藥的情況下摘取的器官,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做惡者的凶殘遠遠的超出人所能想像的極限。那麼,這樣的事情發生後,政府不應該加大對這類事件的打擊力度嗎?可是,這類的新聞很快就被封殺,很多報導過這個事件的網頁也都被刪除。為甚麼?非常明顯,這樣的事情宣揚出去,就是對中共邪黨的控訴,就是在向世人指證作為世界第一人體器官移植大國的確認,原來是立足於這種非人道的殘忍基礎之上的。這本身也是對中共本性的一次大揭露。所以,中共加緊做的正是對這類事件的消音。

這樣的事情報導出來了,老百姓才敢相信。可是那些沒有報導出來的呢?甚至那些從其它渠道報導出來很快就被中共封殺了的更加殘忍的血案呢?

中國大陸這類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事在國際上早已不是甚麼新聞了。二零零六年,已經有知情者公開指證了這種活體摘取人體器官大規模存在於那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身上的事實。

這個指證,已經被國際社會所證實。加拿大著名的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作了全面而徹底的調查。他們經過多方考證、調查,包括對移植醫院的電話採訪、對醫生的採訪、對中介的採訪(都有錄音為證),作出了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已經在世界上造成深遠的影響。

這太殘忍了!這能是真的嗎?把那些無辜的修煉者綁架起來本身就是犯罪,如果再去摘取他的器官,甚至為了確保移植器官的質量,連麻藥都不用,這樣的罪惡真的會發生在中共身上嗎?

讓人傷感的是,答案是肯定的。其實像那個流浪漢被掏空器官的血案,早在2001年就發生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了。據明慧網報導,2001年2月16日,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男,33歲)因散發關於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材料被捕,關押於呼蘭縣第二看守所。5天後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經家屬同意的情況下,假借法律鑑定的名義,將任鵬武身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然後強行火化。

可以說,這類事件的持續發生,是和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同步的。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並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只是基於最基本的人道,被這全人類所不能容忍的罪惡所震撼後,才展開了這場實事求是的調查。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他們為人類作出了自己應該做的,給世人指出這種迫害的真實,非常莊重的指出: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而且是中共以國家政權為載體所犯下的滅絕人性的罪行。事件的本身所揭露的就是中共對全人類靈魂的虐殺和對人性的褻瀆!

然而,受到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還仍然在承受著這凶殘的迫害。一些被謊言毒害的中國人並沒有被這殘忍的虐殺所驚醒,還仍然癡迷於聽信中共政府的一面之詞。殊不知,就在他們這種麻木的隨和中,中共的手術刀卻愈加自如的遊刃在被剝奪了自由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身上。

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了十年。十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讓人認識到迫害者的邪惡嗎?也許我們的怯懦,正是中共肆無忌憚的迫害他人的社會心理基礎。別忘了,對他人的迫害的持續和加強,也在擠壓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生存空間,這其中也包括你我。

張海超開胸驗肺後,相關的部門明確的告訴他:開也是白開!因為他們是唯一的鑑定職業病的機構。只有當這樣的悲劇報導出來後,在全民一致的聲討聲中,當局才被迫作出妥協。那個流浪漢的事件公開報導出來後,中共的中宣部已經針對此發出了宣傳禁令。

對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活體摘取,能夠大規模長時間的存在,正是中共信息封鎖的結果。中共的謊言矇蔽了世人的心智。可是謊言只能矇蔽一時,卻不能矇蔽一世。在謊言被揭穿、事實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中國人啊,你連接受真相的勇氣都沒有嗎?

受害者不只是張海超、流浪漢和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如果任憑行兇者繼續逞兇,讓血刃自如的游走在受害人的身上,而沒有這個社會所應有的道德良知的關注,中國人啊,我們的生存環境還不堪憂嗎?

集體麻木也就是集體的默許,才造成每個人在這個社會中被擠壓得艱於呼吸。沾滿無辜者鮮血的手術刀有這個政黨作保護,又沒有正義力量的發出,它能夠停止嗎?

法輪功修煉者冒著生命危險揭露迫害、講清真相,是為了他們自己嗎?他們所做的一切不正是我們這個社會所需要的嗎?在法輪功修煉者講述的真相中,世人啊,請也拿出你的那份良知。

只願手術刀在無辜者身上割裂時的痛楚,和受害人靈魂痛苦的呻吟,能驚醒我們每一個人的道德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