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明慧記者劉文新台灣採訪報導)當人一生中吃了無數的苦,受盡滄桑歲月的折磨,在心裏就會不斷湧現問號「甚麼是做人的意義?」人們不斷追尋人生的目地與真諦時,問題還是很難從現有科學中找到答案,很多人轉向信仰,試著從修煉中找出解答。

兩個女人的故事

高精度圖片
陳淑華(左)與八十一歲的母親曾秋月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今年八十一歲的曾秋月與五十二歲的陳淑華是母女,她們紅潤的臉龐散發出慈悲祥和的氣息,溫和的語氣娓娓道來如何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陳淑華在花樣年華繼承家族童裝事業,將其經營得有聲有色,業績蒸蒸日上。她在家族裏頗有一席之地,弟弟對她十分敬重。

淑華談及自己與母親的故事,她說:「母親是一位傳統的女性,自嫁入陳家後,面對婆媳間的問題,不管婆婆怎樣無理欺壓總是逆來順受,數十年來一個人獨自承受,常常在夜裏暗自哭泣。」

「小時候看到奶奶只要一生氣一跺腳,母親就會緊張嚇得發抖。曾看過一幕,挺著大肚子的母親跪在奶奶面前,好言請求奶奶息怒。奶奶欺壓母親的囂張行徑隨著孫子漸漸長大成人而有所收斂。我從小就見到母親的處境,於是成年後選擇待在家裏,承繼家族事業,守護著母親。」

見到一線的曙光

母親曾秋月說:「我一生吃了無數的苦,不斷找尋心靈的慰藉與寄託,加入過很多修煉的法門。自從懷了第二胎就開始吃齋念佛,現今已長達五十餘年,但是心中沒有踏實感,總覺的每個法門都不純,有的牽扯到錢,有的是夾雜名利,到後來皆灰心與失望。」

淑華與母親亦有同感,她說:「那時就感到甚麼都不想要了。絕望之際,曾經一起修別的法門的朋友登門造訪,分享修煉法輪功的體會。她煉功時間已達二年,覺得功法很好,也謹慎地評估過,覺得這麼好的法門,應該介紹給我與母親。」

聽到那位朋友帶來的這個消息,淑華表示「當時內心如同撥雲見日的喜悅,對修煉失望已久的心,好比枯木逢春,見到一線的曙光。喜聞樂見這部大法,在場還有位遠道而來的台中朋友,一塊聽到這樣的訊息,就下定決心修煉。」

當天她們一同到書店找《轉法輪》這本書,回想那天晚上下了一場滂沱大雨,她心想得正法,一定有干擾與阻礙,於是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今晚一定要找到這本書。」而且她也擔心那位台中朋友是七十幾歲的人,今天若沒有買到書,回去台中也不易找到書。於是她們就挨家挨戶找遍基隆各大書店,終於找到一家書店,買齊了《轉法輪》、《精進要旨》、《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三本書。

沐浴在法中的喜悅

因為家中有四位老年人,有些是不太識字的,淑華說:「他們就要求我念給大家聽,當時我在念法時,就感到全身發熱,能量通透全身。當時看完一遍《轉法輪》,覺得這部法很高,書中提到關於修煉可達到祛病健身、如何提高心性的法理,以前接觸的法門從未談得這麼深入透徹。」

「讀《精進要旨》時,每看完一篇,都會感動的落淚,像《真修》這篇經文,師父擔心弟子修煉走彎路,就適時發表經文,我心想,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師父!」淑華心想修煉法輪功,肯定是修對了,透過不斷地學法,她越來越清楚修煉的意義。

周遊列國弘法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遭到嚴重污衊和殘酷的迫害,很多世人被中共謊言所矇蔽,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就在世界各地講清真相揭露中共迫害,並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淑華和母親平日省吃節用,積攢下一些積蓄,參加去國外的弘法活動。台灣學員數十人成行,到英國、丹麥、瑞士、比利時、法國、荷蘭、希臘、以色列、美國、墨西哥等十幾個國家弘法講真相。

淑華說,「出國弘法這段期間,大家為了減低開支費用,住很便宜的飯店,防空洞的旅店也住過。因為一趟行程約十幾天,又去很多的國家,正逢冬季,歐洲的天氣很冷,帶著一些厚重的禦寒衣物及乾糧食物,所以行李很大且重,有些飯店很老舊,沒有電梯,年輕人就幫著老年同修扛行李,大家相互幫忙。

「弘法的行程十分緊湊。待一個地方不超過兩天又走了,所以厚重的行李也隨我們的行程扛上扛下。我們也儘量省吃儉用,大部份時間都是吃乾糧充飢,有時天氣冷想買碗熱湯麵,詢問價格時,一碗要價約十幾歐元,覺得很心疼,大家的經費都是自己省吃儉用的積蓄,很吃緊,於是放棄想吃的念頭,填飽肚子就行了。

「我們帶了很多的真相資料,將學員分成好幾批,由一個會講英文的學員帶路,分幾個路線,每到一個地方都把真相資料分送完。我記得去以色列的時候,因為那裏的種族很多,我手上拿了七、八種語言的法輪功簡介,我認不得手上的簡介是甚麼語種,就把簡介攤開讓當地的人挑選,我講幾句簡單的英語。有一個人走到我的面前,詢問還有沒有其它的語種簡介,因為我手上的資料不是他會的語種,我馬上回頭找學員,終於找到他要的語種的簡介,那個人好高興地向我們道謝離開。」

淑華繼續補充說,「記得我們到墨西哥的國家,當地的天氣非常的炎熱,我們到人潮很多的地方,演示五套功法,人山人海圍著看,等我們要煉靜功的時候,因為陽光直射,地板被曬得發燙,我們準備的坐墊,是薄薄膠塑坐墊,大家靜靜坐在發燙的地面,直到煉完靜功,當時也不覺得苦,只覺得有那麼多的人渴望得到法,想了解真相,心中充滿喜悅與充實。」

與老年同修一起用網路講真相

淑華講到用網路講真相的歷程,她說:「我本身是不懂電腦,在求學階段根本還沒有電腦這種東西,為了講真相我開始上學員開的電腦課程,因為負責我們這區的學員,有其它的原因不能來,輔導員問我能不能來接這一塊,當時我的反應是,我又不懂電腦,怎麼來接網路技術員的項目?輔導員表示不懂沒有關係,有人會教。我心想自己學東西很快,雖不懂電腦,既然是師父給我安排網路講真相的路,凡事都要有人去做,於是我就一頭紮進網路講真相。」

「網路講真相的形式,經常在變,需要有人來配合著做,就要去找人來。剛開始要推展一個項目,因為難度較高,所以需有一定的程度才能來學,後來學員研發出更簡便的講真相工具,操作步驟變得簡單易學,若找以前那文化程度高的學員來做,他們一定會覺得很枯燥,靈機一動我想到了老年同修,雖不懂電腦,但只要敲幾個鍵,就能做出來。有一、二個年長同修,操作後覺得沒問題,於是他們起到了帶頭作用,又帶了一些老年同修進來學,他們都做得很高興,每天都會主動來開電腦,並且做很多事情,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喜得大法 格外珍惜

淑華有時想起母親曾秋月信師信法的精神,覺得很令人動容,到國外弘法、曼哈頓講真相,她從不缺席,年過八十的老人家,白髮蒼蒼慈藹的笑容,經常拿著「反迫害百萬徵簽表」穿梭在人潮中。曾秋月的話不多,只講幾句簡單的話「請簽名,救人做好事」,很多人都會簽。每週六去學法組,曾秋月身上不忘帶著徵簽材料,路過的民眾,連排隊買早餐的人,曾秋月也一個一個去徵簽。

淑華說:「只要是對大法有益的,我母親都會盡力盡心去做。她每週六自己從基隆搭公車到台北市國父紀念館弘法講真相,聽到學員說可以用錄音機,錄真相稿,就可以通過電話播給中國人聽,回來後她馬上就去買錄音機,要我幫著錄音。但是母親試了幾次,對方不聽就掛掉電話,於是母親還是覺得,要自己親自去講,其實她不太會講普通話,講出的話是很不標準的台灣國語。我聽起來心想,這能行嗎?」

「母親覺得救人的事很急,她的心態很純淨。當時我也因為擔心母親講不好,心裏會有壓力,就去找了福建省的電話,請母親每打一通,就從號碼的末碼加一碼,於是她打了很多福建省的電話。有一天我路過母親的房門,就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非常柔美、和善的語氣在講真相,聽起來令人非常舒服,我壓根都沒想到那個聲音,竟是從我八十歲的老母親口中講出的。」

淑華笑著說,「對方與母親交談後,覺得很好聽,想與我母親做朋友,當得知母親是一位八十歲的老人,都覺得不相信,感覺母親的聲音像是十八歲的姑娘。」

淑華回憶起剛得法時,她說:「我媽和我一起走入修煉,她也知道人生苦,她更格外珍惜大法,我看她每天一有空,就拿起大法經書在讀,對大法有益的事,師父說甚麼她就去做甚麼,她只要能做就會去做。而奶奶因為我們不斷地善心與她交談,長年母親對奶奶的孝順與侍奉,漸漸地奶奶也感受到母親的善心,對母親的態度越來越友善,慢慢也會關心母親,到奶奶臨終前一刻,化解了婆媳一生中的冤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