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傳東方神韻的西方人(圖)

——專訪挪威企業管理顧問彼得•吉特森先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明慧記者荷雨、桑尼採訪報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神韻紐約藝術團首次登陸挪威,在頂級藝術中心奧斯陸音樂廳一天兩場的演出,向戲劇大師易卜生故鄉的人們展現了一個薈萃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與藝術的全新天地,激動不已的觀眾盛讚這源自生命的藝術不僅帶給人絕美的視聽享受,更給心靈以洗禮與啟迪。

當觀眾飲水思源,向帶來這美好的人們表達感激與敬意的時候,可能他們還意想不到,那些無私付出、將神韻引入挪威的義務工作者中有好些西方人,挪威跨越顧問諮詢公司(Leap Consulting)的創始人彼得•吉特森(Peder Giertsen)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遠離東土的西方人為何如此醉心東方文化,並不辭辛勞地為之義務工作呢?


挪威跨越顧問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彼得•吉特森

初夏的六月,我們與吉特森夫婦在紐約曼哈頓因緣際會。早已年過花甲的吉特森先生身板挺直,精神矍鑠,總是給人溫文謙遜、耐心周到的感覺。在白天緊湊的活動之後,吉特森先生欣然接受專訪,分享了他的人生經歷與感悟。

一條躍變的人生軌跡

吉特森先生經營企業管理諮詢公司已近二十年了,他主要向企業公司提供管理優化、決策諮詢和專業培訓,以幫助管理者及其團隊成員之間達成充份溝通交流,共同成長,建立能作出最好決策的高效率工作團隊。吉特森先生的管理智慧和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工作態度深受客戶的尊敬與信任。

言談中,這位謙遜長者卻坦言自己現在的性情和處世原則與早年對比差異很大,他描繪了自己躍變的人生軌跡。

「一九九零年,我離開了以前的公司,開始自己創業,為其它公司提供諮詢服務。我管理不同的項目,掙了不少錢,但那又如何呢?我開始還以為這很重要,但隨後意識到自己並未從中受益多少,因為錢對我而言並沒太大意義,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活。就這樣,我浪費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記得當時有人問我感覺如何,我的回答是『一無所獲』,那就是當時的我。」

於是彼得停下工作,從物質生活中走出,去尋求自己的精神生活。「在那以前,我追逐的是金錢、特權和享受;後來我開始周遊世界,試圖尋找有關生命基本問題的答案,尋找真正的自我。我每年都去印度,學習瑜珈冥想打坐;當時我還教別人打坐、如何求得心靈安寧,可我自己的心都不得寧靜,甚至可以說是非常迷惘,因為我覺得生活對我而言,還是沒有任何意義。」

找不到出路的彼得將自己沉浸在瑜珈的空靈音樂裏,希望能從中悟到生命的真諦。一年後的一天,他突然悟到生活的意義應該是分享與給予,是博愛與和諧。「我以往教人打坐都是為了賺錢,而非與人分享,我突然意識到我應免費為人提供服務。可該教哪種打坐方法呢?以往我所知的功法都一一被否定,這成了我的一個新困惑。」

「那就是我一生的追尋」

這困惑一直持續到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彼得和朋友外出共進午餐,席間有人談起人生意義與法輪功。在看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功錄像後,欣喜的彼得決定買下這錄像帶。「當付錢時,我發現那錄像帶出人意料的便宜,而我以前買的此類資料都非常昂貴。我意識到,學法輪功僅僅收取極低的材料成本費,其實就是免費授功啊,因為只有最珍貴的東西才不能用錢來衡量價值。」

彼得立即找到了法輪功在挪威的聯繫人,開始了修煉。在此之前,他已煉了十多種氣功。剛開始,吉特森太太還以為他不過是又找到一種新氣功而已,不久他就會改弦更張。不可思議的是,這次儘管初期盤腿打坐是那麼疼痛艱難,彼得硬是從盤坐十分鐘到半小時,再到一個鐘頭地堅持了下來,並體味到其中的無窮美妙。他認定,「法輪功就是我一生追尋的東西,是唯一應該堅持修煉下去的功法。」

「當我讀完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對師父講到的『返本歸真』印象特別深,人依照『真善忍』的原則昇華自己,最終回歸生命的本源──這就是我以前一直在追尋但沒找到的生命的意義。也許我前世做過中國人吧,作為一個西方人我同樣容易理解這本書講的道理,一生的疑問我都從中找到了答案,我相信這就是真理。並且在後來十年的修煉實踐中,我對這些道理的理解越來越深,這正信也越來越堅定。」

隨著大法修煉,彼得的生活態度發生了巨變。「我首先要學會寬容。以前,我總是很氣盛、很強硬,總要表現出自己比別人聰明,對人不友善,經常為難別人。在為別人提供諮詢時,儘管我並非有意,卻常不經意地表現出挑剔和嘲弄的態度,搞得別人總對我心存戒意和隔閡。修煉後,我努力理解別人,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並施以真誠幫助……周圍的人開始樂於與我交流,並願意和我相處了,當我加入一個群體時,大家都會感覺到和諧與愉悅。」

「這十年來,我努力在任何情況下都去友善地對待任何人。比如在交通擁擠的時候,路上每個人都想搶先,搶先的人似乎贏了。可大法修煉讓我能更多地想到他人,我會選擇放慢自己讓別人先走。這似乎令我失去一些時間和金錢,但卻得到了內心的寧靜,這對我來說更為重要。另外,搶先與爭鬥也會令人理智不清,一切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我今後還會一直努力,不斷提升自己。」

為正義,選擇站出來

遺憾的是,彼得才修煉幾個月,剛淺嘗個中的美好和愉悅,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開始了。得知這消息,彼得對迫害感到不可思議和震驚。儘管修煉時間不長,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又鋪天蓋地,但基於對法輪功的親身實踐,彼得認定是中共錯了。

「可我的文化背景讓我習慣於保持沉默,一開始對是否應該上街遊行、舉辦一些公眾活動來制止迫害,我還持保留態度。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是,我屬於中產階級,一直受到人們的尊重,從未因任何事情而上街遊行過,我不知道熟人看到我做這些時會怎麼想。另外一個原因是,我當時還沒想清楚,上街遊行是不是涉及了政治,因為大法修煉的原則是不能涉及政治的。」

「我出生在二戰時期的一九四三年,父親是位醫生。我還隱約記得,那時晚上我家的門被敲開,進來的都是傷員,我父親把他們藏在家裏以躲避德軍的搜捕。後來,我父親也因此被投進監獄。當時有很多挪威人冒險越過邊境,去幫助瑞典人抗擊德寇。我想我從父輩身上傳承了正義的品性。」

當半個多世紀後,在遙遠的東土,又上演了一場比納粹更為邪惡、慘烈的對信仰「真善忍」好人的滅絕迫害,經過慎重思考,彼得認識到,為那些因追尋和堅持真理而遭到迫害和虐殺的無辜好人站出來,用和平的方式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揭穿中共的謊言,這不是搞政治,而是維護正義。他終於走出來,加入了在挪威奧斯陸市中心舉行的首次反迫害法輪功遊行。


彼得•吉特森先生為制止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呼籲

從那時開始的近十年裏,彼得和修煉法輪功的同伴們在中共駐挪威使館前以煉功進行和平抗議,在國會前舉行新聞發布會、反酷刑展,在市中心設立信息台發放真相資料,並到其它國家向政府和民眾講清真相……。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我們,我們盡力通過各種途徑告訴人們真相,希望善良的人們在知道真相後站在正義的一邊。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迫害終止。」

傳播東方神韻

如果沒有對大法「真善忍」原則的修煉與實踐,吉特森先生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人生畫卷中會有和神韻晚會相聯的瑰麗的一章。

這一章的由來,是三年前彼得在紐約無線電城第一次欣賞神韻時的心靈感動與震撼。那是怎樣一種用純真純美的舞台藝術展現的超越時空的美好啊!那種源於修煉的藝術家的純淨內心、用高貴靈魂詮釋的種種善的價值與美德,經由那些在神州大地世代流傳的神話與傳奇呈現出來,把人們與其封塵已久的善良本性相通聯。彼得和同伴們決意把神韻演出迎入挪威。

他們的無私付出與辛勤工作使「讓挪威民眾能受益於神韻」的夢想成真。在當今全球經濟海嘯的大背景下,神韻卻能在挪威頂級藝術中心奧斯陸音樂廳一天上演兩場,並連連爆滿;演出中,純樸內斂的挪威觀眾的掌聲與喝彩綿延不絕,演出結束時,觀眾更全體起立向藝術家致敬,歡呼和掌聲經久不息,人們久久不捨離去……奧斯陸音樂廳見證了這奇觀。


演出結束時,含蓄內斂的挪威觀眾全體起立向神韻致意

國際商務諮詢集團的執行總監特利安先生在觀賞神韻後讚歎不已:「光燄無際的舞台,美不勝收的服裝,震驚四座的舞蹈……一切的一切都太美妙了!對神韻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都愛不釋手,珍惜萬分!」

銀行家安特•安德森先生讚美神韻:「其藝術水準之高,內容涵義之重大,這實在是非同尋常!每個節目都給我深刻的印象,對我震撼很大……」

「神韻把我們帶到了另外一個空間,帶到一個神的世界……」戲劇教師斯密特夫婦沉醉於這前所未見的奇妙藝術和古老而又全新的東方文化。

冰上舞蹈教練兼編舞西格夫雷茨女士讚歎:「神韻的舞蹈完全源自藝術家的生命,能撼動人的心靈……」

曾在政府合作機構擔任信息部經理的奧爾傑女士稱自己的激動心情無以言表,因為「這就是我一生的追尋!」

挪威著名的人權律師布勞格先生,稱讚神韻是「偉大而傑出的演出」,「我很感激神韻能來到奧斯陸……」

看到神韻在全世界範圍內巡演,播下「真、善、忍」的種子,看到生命為之震撼,為之感動,為之受益,彼得和同伴們感到由衷的愉悅與欣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