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博士生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寫這篇文章,是為了從側面說說這些年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問題。被殘酷迫害中,大法學員一直苦苦向人們解釋,法輪功有萬益而無一害,很多人不理解也不聽學員的解釋。這裏我就說說自己的體會。

很小的時候,就接觸法輪功,那時老家那兒幾乎家家都有人學。在爸媽的影響下,我也學,只是單純覺得好,並沒有真正明白法輪功的含義。在學法之前,我是那種很好玩兒的女孩子,學習時間僅限於上課時,只要下課就瘋玩。上晚自習也很少學習,要麼和同桌說小話,要麼貼標本之類的。大概是因為頭腦不是很笨,雖然學習不努力,成績也還在中游偏上。

上初中二年級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就認真學習了,因為大法書上講:學生就應該把學習搞好。學習一用功,成績比原來有了飛躍。現在回頭看,從上高中後,好像就很少考第二名,一直都穩佔年級第一名。上大學後,也是每次考試都是系裏第一名。後來保送讀碩士,成績也很好,一直到現在讀博士。就像師父講的,不能去追求,要「無所求而自得」。我並沒有追求考第一名,只不過平時認真完成學習任務,把自己認為應該掌握的都熟練掌握,自然就有了好成績。

當然,後來大陸的形勢巨變,家裏也受牽連。在那樣的高壓之下,我心裏充滿矛盾,一面是學校裏教的唯物主義和電視上對法輪功的批判,一面是我一向認為最純最正的大法。我親眼看到,學法後,很多原來不孝順的人變得對老人很好,家裏沒了矛盾;很多人由原來的藥罐子變得身強體健……實在看不出,法輪功哪裏錯了。就連當時電視上一再播放的天安門自焚,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法輪功的法理明確說明,自殺是犯罪,那麼那些所謂的「學員」為甚麼還去搞自焚?明擺著在栽贓啊。

上大學後,離開家,一直到讀碩士,其實已經完全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除了內心深處的一絲正念,我的生活也幾乎和大法遠離,接收不到任何正面的消息,網絡也是被封鎖的。在新的環境裏,各種執著與慾望,像野草一樣瘋長,也做了很多錯事。一直到後來,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開始戀愛,完全陷入了感情、妒嫉、小心眼兒和無止的追求中。小時候有的那種平靜,再也找不到。回頭看,那些年,過得真是糊塗啊。曾親耳聽到朋友們拿法輪功開玩笑,都沒有勇氣去說句公道話。

碩士畢業後,來到海外讀博士,可以自由地上網瀏覽,也第一次登陸了大法的網站。記得那天,我淚流滿面,看著師尊傳法時的照片,體會到那種「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神聖,隨之心裏無限的後悔、覺悟、激動……所有的情緒都凝聚在淚水裏。再一次,認真閱讀大法的書和文章,與小時候不同,這次,我是真的明白了。

現在的生活,內心再次回歸平靜,和親人朋友的相處更為和諧,也更懂得自省。雖然博士生的壓力很大,每天除了學習研究,總能抽出時間學法,絕不會因為看書而耽誤學習。相反,雖然花在學習上的時間比同學少,但和他們相比,我論文寫得更快也更好。我深知,這是大法給的智慧。是慈悲的師尊,再次將我喚醒,原諒我的過錯,把我放回修行的正道上。

簡短地寫下我的體會和經歷,是希望有緣人能明白,大法救人,得法即是得福報,也千萬別相信那些騙人的言論。我們的時代,是個道德下滑、荒誕現象叢生的時代,卻也產生了億萬高大無比的巨人,他們在書寫一段神話。他們不求個人得失,不求世間名利,甚麼冒險苦勸「三退」?他們是在救人啊。所以,請珍惜他們分發的報紙或突破網絡封鎖發的郵件,也請三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