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又叫王村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其中一大隊大隊長張燕,是一個陰毒殘暴的女人。她依靠和所長劉長增的不正當關係撈取好處,此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作為自己升官邀寵的資本。

獄警李薇、陳千美,與隊長張燕狼狽為奸,想出各種陰毒的招數迫害大法弟子,她們是參與迫害的主要兇手。兩個小丑經常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一個用偽善的嘴臉假關心、真欺騙,另一個則威逼、恐嚇等,對於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實施從肉體到精神系統的迫害,主要手段有:

(1)不讓睡覺,罰站,不讓上廁所,不讓洗刷。

(2)用布條捆綁,吊銬,手打腳踢,電棍,關禁閉等等,經常有大法弟子被雙手吊在廁所窗戶的鐵稜子上,那裏常年關著不配合她們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冬天的晚上,惡警把廁所的燈關掉,把窗戶打開(因亮著燈怕被外面的人看見),呼呼的北風有時還夾雜著小雪,一會兒整個人就凍僵了。

(3)強迫學員看誣蔑大法師父、誣蔑大法的片子,在地上或紙上寫上大法師父的名字逼學員踩或坐。常常是幾天幾夜不讓學員睡覺,惡警在學員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強迫學員抄寫她們事先準備好的「三書」,或是強迫學員簽字按手印,不簽不按的惡警就強行抓住學員的手往上按。

下面是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事實。

1、被迫害致死在勞教所的濰坊學員的譚萍雲,六十多歲,本就是個殘疾人,耳聾,手指殘缺,可惡警們強迫她每天做奴工十幾個小時,勞動任務跟年輕人的一樣,晚上還得等別人都睡下以後才允許她休息,早上別人沒起床早早的就把她叫起來,由於長期被單獨隔離,她越來話越少,後來幾乎不說話。惡警陳千美,申紅秀還經常逼迫本來就不會寫字的譚萍雲寫或抄寫誹謗師父、誣蔑大法的文章,不寫就訓斥和體罰她,致使她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最後被迫害逼死。

2、郭芳,山東萊陽人,年輕有才華且非常單純,多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六年),期間強制她看誹謗大法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片,還利用所謂「轉化」的人與她交流,灌輸邪悟理論,強迫「轉化」。一個單純的女孩在承受這種精神上折磨的同時,在肉體上對她吊銬,不讓睡覺,關小號,不讓洗刷、不讓上廁所等等,由於長期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她精神失常。

3、徐學梅,六十歲左右,山東日照人,當地610送她去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她的血壓就高達180~220,被帶進黑窩後,她經歷了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罰站等迫害,後來她違心的寫了「三書」(在這期間惡警給她的飯菜裏下了不明藥物),清醒後,她非常痛苦,長時間受到良心的譴責。惡警張燕、李薇、李紅梅又把她關進了小號,限制她睡覺,上廁所,洗澡洗刷等,時不時的就要體罰她,還要她每週,每月寫誹謗師父、大法的材料,在步步緊逼下,她精神失常了。

4、宿寶利,山東濰坊人,她被當地惡警抬進勞教所時,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害怕影響其他人,對她拳打腳踢,關進了禁閉室,宿寶利的頭髮被揪打亂,衣服被扯碎,鞋也被拖掉。在禁閉室裏她被銬在一個木板上,幾天都不給打開,她一直都在喊著「法輪大法好」,不知在那個地方關了多長時間,又將她轉到一大隊的一個小屋裏,雙手向上分開銬在窗戶的鐵稜子上,來例假也不給她打開銬子,衛生巾都是別人給她換,長時間的吊銬使宿寶利出現生命危險,惡警頭目張燕吩付陳千美將她放下,此時她的胳膊已經麻木不聽使喚了,腿也站立不穩。可過了不長時間她身體剛恢復一點,惡警陳千美又開始不讓她睡覺,整天整夜的站著不睡覺,還時常的用手掏她的腋窩,幾天後在宿寶利神志不清的情況下,逼她寫保證書,宿寶利不寫,陳千美就在宿寶利迷糊時抓著她的手寫,當宿寶利稍微清醒一點就堅決不寫,沒辦法陳千美就把別人寫好了的拽著宿寶利的手按上了手印。

5、張樹敏,龍口人。由於不聽從惡警的命令指使,不寫週記和月小結,不寫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話,被長期關小號,數次的吊銬,最長的一次被吊銬了十幾天。從腳一直腫到大腿,胳膊僵硬手不聽使喚,手指不能彎曲。還有一次,把她吊在惡警辦公樓頂樓的暖氣管子上,大約有三四天不給她飯吃,致使她昏迷。惡警對她迫害是秘密進行的,沒有使用包夾人員,因為這種惡行見不得人。張樹敏自從進了邪惡的黑窩已記不清被吊銬多少次了,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洗刷等迫害都經常發生。後來她的腿被迫害的都變形了,走路變的拖拖拉拉的,抬不起腿。

6、高銘霞,青島人,四十多歲,她被兩次非法勞教。因為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她寫了所謂的「三書」,被邪惡利用做了壞事,她清醒後很後悔。所以這次被非法勞教後她就抱定一念,絕不配合迫害者的一切命令指使。剛開始她被非法關押在黑窩的四大隊,惡警用盡精神上,肉體上的各種迫害都沒能動搖她對大法的堅信。後來就將她調到一大隊,她在那裏遭到了各種花樣的體罰,在長期迫害中她出現心臟病,沒有人性的惡警不但不讓她休息治療,反而加倍折磨她。有一次把她全身都用布條綁起來,放在冰涼的地上,一綁就是幾天,致使高銘霞的心臟病發作,放回隔離關押她的小屋後,又指使包夾高音量播放歌曲。儘管惡警張燕、李薇、陳千美,李紅梅等絞盡了腦汁,但迫害最終以失敗而告終。

7、於洪香是被威海610惡警抬進勞教所去的,進去時她的骨盆和腳就骨折了,不能正常坐,也無法正常行走。在威海被非法關押期間,於洪香長時間絕食反迫害。就這樣一個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弱女子,也未逃脫這群惡魔的瘋狂折磨,由於於洪香不寫「保證書」,不完成它們分配的奴工,獄警把於洪香騙到辦公樓頂樓,每天有兩個惡警還有四五個猶大對於洪香強行「轉化」,於洪香堅決不配合。她身體狀況較差,骨盆骨折的原因不能長時間的坐,惡警就抓住這一點折磨她,每天都讓她坐十七八個小時,最長的一天坐二十多個小時,不讓她睡。還強迫看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為共產邪黨歌功頌德的光盤,這樣折磨了不知有多少天,惡警強迫於洪香在事先寫好了的「三書」上簽字。之後的日子對於洪香的折磨更甚,她瘦得皮包骨頭,只剩一個骨架,看上去很嚇人的,最後是被八三場醫院(勞教所的)的醫生宣布病危後,惡警們怕承擔責任才將她釋放(迫害於洪香一大隊的惡警全部都參加了)。

此外遭受嚴重迫害的還有:即墨的張秀英,牟平的於興芳,青島的李潔,姜濤等,他們遭受的折磨也是使人難以承受和想像的。

以上揭露出來的迫害真相許多都是我親眼所見或參與的。有些是我身邊的同修所見所聞,提供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