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村勞教所見到的幾位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我2002年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在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迫害。從2002年到現在,七年的時間過去了,至今我都不願意去回憶那一段陰暗、充滿罪惡的歷史,對那裏有很深的恐懼心理。下面說說,我在那裏認識的幾位堅持信仰而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孟欣榮、鐘法蘭、濰坊的代曉萍、招遠的邵詠梅、東營勝利油田的梁玉、萊西的朱麗新等。

梁玉,東營勝利油田大法弟子。她來五大隊時,五大隊已經快解散了。梁玉給人的感覺很溫暖,她總是面帶微笑,無論吃多大的苦,看到她就覺得心安。隊長把她單獨隔離出去,怕影響這些「轉化」的學員。在2003年勞教所一次邪惡的活動中,我40多天沒看見梁玉了,再見她時她非常的憔悴,這麼多天沒有得到休息,她的腿都腫得不會走路了。隊長還假惺惺地說,「你不用堅持了,再這樣下去會沒命的。」那天在網上看到了梁玉的自述,才知道她在勞教所被迫害了三年,回去又被迫害了一年多的時間,後因身體的原因才在家人的強烈抗議下回家了。

朱麗新,青島大法弟子。我是在四大隊時認識她的。初見她時,她的臉、腿腫得不成人樣,後來才知道她遭受的殘酷迫害。具體時間我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是從青島勞教所來了兩名男警和兩名被轉化的男子,他們強制轉化朱麗新。惡警隊長把朱麗新帶到一個別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對她進行了一個多月的摧殘。他們採取不讓朱麗新睡覺、不讓上廁所、毆打等卑鄙手段。在很長時間得不到休息的情況下,朱麗新已經站不住了,然後隊長讓那兩個男子使勁踢她、打她,還威脅她再不放棄信仰就用電棍。朱麗新想上廁所,他們就不讓她去,結果朱麗新瞅空跑了出去了,那個男人居然厚顏無恥地說,「你就在這小便吧,等我回到青島勞教所,我告訴他們,朱麗新在男人面前脫褲子。」朱麗新說,「等我回家後我也告訴青島的大法學員,你看女人上廁所。」那名男人才不敢說甚麼了。遭受一個多月的摧殘,朱麗新還是堅持自己的信仰,最後隊長無奈,暫時讓她回隊了。迫害她的獄警隊長有:張桂榮、燕豔、李青,青島男子勞教所的兩名警察。

代曉萍,濰坊大法弟子。她被送往勞教所時,有好幾種疾病,本來是屬於那種觀察三個月可以回家的。獄警隊長又採取不讓她睡覺的手段迫害她;因為她比較愛乾淨,隊長又不讓她洗澡,不讓換內褲,等等沒有人性的方法想讓她屈服。在2003年元旦前後,聽說代曉萍身體不好,住院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看見她,聽說是回家了。

鐘法蘭,普通的農村婦女。當時隊長和猶大們逼著她罵師父,踩師父的像,還在她的衣服上寫罵師父、罵大法的話,七天七夜不讓她睡覺。

孟欣榮,高中畢業,被非法勞教迫害二年不向邪惡妥協。她曾被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強制轉化,其遭受殘酷迫害可想而知了。我在集體洗澡時見過她一次,但奇怪的是她總是低著頭,似乎不想看見人。據說剛去時她還講真相,到後來才變成這樣。在勞教所期間,無論誰做她的所謂工作,她只說三句話:第一句,法輪大法是正法;第二句,師父是最偉大的;第三句,大法不參與政治;然後一言不發。有時候組織集體活動,孟欣榮就以她的方式拒絕參加。有一次隊長為了試探她與代曉萍,把她們與猶大們放在一個屋子裏,結果孟欣榮就往外跑。我聽陪同她的叢培卿說,有時半夜醒來看到孟欣榮在哭,但是甚麼話也不說。在那樣一個環境,無論你說甚麼,都會被別有用心的惡人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