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勞教所繼續對大法弟子行惡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又稱王村勞教所)位於山東省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是山東省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黑窩。通訊地址:162-3信箱:255311。

王村勞教所現在有四個大隊。除二大隊有個別普教(多為吸毒犯)外,其餘三個大隊關押的全部都是大法弟子。比較突出的大法弟子主要關押在一大隊和三大隊,迫害也最為嚴重。四大隊主要關押的是老年大法弟子,從事做飯、清潔等一些雜役。每個大隊約有一百名大法弟子,現在關押的大約有四百名大法弟子。

王村勞教所的監舍是一幢四層大樓。每一個樓層住一個大隊,每一層有八九間監舍,每個監舍非法關押12個大法弟子。每一層樓還有一個約100平方米的大廳,那是強迫大法弟子做苦役的地方。惡警的值班室就對著大廳,24小時都有人值班,對著寬大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監控大廳和走廊的情況。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監舍在樓層一端,惡警的辦公室、休息室、值班室、會議室、衛生間等在另一端,中間用防彈玻璃門隔開。

每個大隊還設有小號,一般都在衛生間裏。在樓層盡頭還有防止失火逃生安全通道,但安全門平時上鎖。據說這個安全通道還通著地下室,在地下室裏還設有黑牢,裏面也關押著堅定的大法弟子,終年不見天日。但裏面的迫害非常隱秘,外人很難知道詳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非常的殘酷殘忍。在大樓外還有禁閉室,一關禁閉室就要上大掛。(附監舍平面圖)

惡警規定各監舍不得串門,除了列隊打飯外,平時都不允許下樓,幹活、吃飯、休息都在樓裏。每個監舍都有監控器,還安裝有竊聽器,一般都隱秘的裝在表裏,晚上睡覺不允許關燈。大法弟子們的一舉一動都處在惡警們嚴密的監控之中。

每個大隊都有十幾名惡警。一大隊隊長叫張燕,是個非常狠毒凶殘的惡警,指導員叫蔡精;二大隊隊長趙文輝;三大隊隊長李愛文,副隊長林月珍,指導員王永紅,都是狠毒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

惡警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 強迫「轉化」

學員們一送進來,惡警們就把她們單獨隔離,強迫「轉化」。先是關在辦公室裏,由那些猶大們輪番上陣,哄、騙、恐嚇。如果這些招數都不靈,惡警們就把學員們轉移到會議室裏,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如不順從就毆打。罰站時,一開始罰到晚上十二點還可以休息一會,如不「轉化」就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減少休息時間,直至整夜不睡。猶大和惡警們輪流值班看守。一邊罰站一邊還毆打凌辱。有的被罰站一站就是幾天,腿腫的像水桶,大小便都拉在褲子裏,但惡警們仍然不放鬆。許多學員忍受不了這種非人的折磨,被迫在「三書」上簽字,但是心如刀割。最堅定的大法弟子,就被關在小號裏,小號就設在惡警辦公室對面衛生間,在衛生間隔開一小塊地方,沒有床凳,送飯也很少,有時一天只送一次飯。晚上睡覺時猶大們把臥具送去就在地上睡,但也只睡很少時間。我在裏面兩年,小號裏面從來沒斷過人。還有些最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地下室裏,但裏面的具體情況不得而知。

2. 強迫做苦役

惡警們強迫大法弟子們做苦役,以撈取外快。每天幹活時間很長,從早晨六點一直做到晚上十一二點,一天十五六個小時,幾乎天天如此。中間除了短暫的吃飯時間外,不允許休息。因為長時間坐在小板凳上幹活,很多人屁股都磨破了,結滿了血痂,有的屁股潰爛,流著膿和血水,但毫無人性的管教們仍然強迫她們幹活,不允許休息養傷。誰幹活稍有怠慢,惡警們便大聲呵斥,惡語相向。

幹的活很多,都是從附近企業攬的加工活,主要是出口玩具和各類針織品,如做布老虎、鉤花、織毛衣、剪褲頭、剪毛巾頭等。還用玉米芯手工編製出口工藝品,還用碎玻璃粘貼一些玻璃畫,也是出口。

最難幹的活是繞線圈。就是用細銅線繞成一個一個的小線圈,每天要繞一百多個。因為銅線很細,繞線圈要繞緊又很用力,細細的銅線熱辣辣、深深的磨進肉裏,手上全是一道道傷痕,一碰就痛,時間長了,骨頭都痛,手腕都抬不起來,但是幹活慢了惡警還要辱罵。

3.強制洗腦

惡警們強迫學員看誣蔑大法的洗腦光盤。強迫學員寫思想彙報,週小結、月小記,如果不寫就體罰,關小號,還要強迫學員唱洗腦歌曲,說誹謗大法的話。很多學員違心的說了這些話,心裏都在流血。這種精神上的折磨比肉體上的摧殘更令人痛苦萬分。這些惡警們真是邪惡至極,罪惡滔天。

最可惡的是,惡警們還長期在學員的食物和水中下不明藥物。學員們吃了飯後,經常有頭暈、心慌、噁心的感覺,很難受,特別是新學員反應更明顯。我就出現過兩次上述症狀。身體比較弱的學員甚至飯後暈倒,發生了好幾起學員飯後昏倒送去醫院搶救的事情。喝的水也有問題,我就發現從暖瓶裏倒出的水有渾濁的沉澱物。學員們吃了裏面的飲食後,普遍反應遲鈍,注意力不集中,精神不佳,衰老特別快,白髮急劇增加。

迫害具體案例:

1.大法弟子盧學生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拒不「轉化」,拒寫「三書」。惡警指使猶大吳數菊殘酷的迫害她,不讓她睡覺,不讓坐板凳,不讓大小便,打她踢她,強迫她「轉化」。

2.勝利油田大法弟子曲紅梅寫了「法輪大法好」放在舉報箱裏,被惡警們查出後,吊銬在會議室的窗戶上幾天幾夜。惡警丁海英狠毒的毒打她,把她的牙打掉了幾顆。惡警們還在她的食物中放毒,使她精神恍惚。

3.日照大法弟子許有芳,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年弟子,堅修大法,拒不「轉化」,被長期關小號長達一年多。惡警們還指使猶大經常毆打她,長期罰站。

4.何林弟,因不寫彙報就被關小號數月之久,還往她飯裏放不明藥物。

5.濰坊大法弟子高文美,五十多歲,因拒絕轉化被罰站八天八夜,還不讓喝水,嗓子全啞了。

6.東營車翠花,四十多歲,因拒寫轉化內容,被罰站數天數夜,腿腫的像水桶。

7.於秀華、王常娥、於驚濤、牛愛慶、周貴芬等三十餘人因發表聲明堅修大法,拒寫思想彙報,被關嚴管班。每天坐小板凳十七個小時,時間長達一個月之久。

8.利津學員高秀美,四十多歲,因拒寫思想彙報,被長期罰站,不讓她睡覺。惡警還給她注射了一種破壞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使她精神失常。在家人的幫助下,高秀美被保外就醫回家。

9.濰坊有一個叫梅的學員,被關押在一大隊,非常堅定,堅修大法,被關在禁閉室裏,長期吊銬,站站不直,蹲蹲不下。梅後來被惡警迫害致死。

10.還有一個不知名的大法弟子,也被關押在一大隊,長期罰站不讓睡覺,後來被邪惡折磨致死。

11.濱州大法弟子陳廣霞,三十歲出頭,是學美術的大學生,畫畫畫的很好,而且能歌善舞,多才多藝。曾被罰站六天六夜。後來被邪惡迫害的雙腿癱瘓,不能行走,上廁所都得有人背,才被家人接出保外就醫。

12.王循蘭、賀玲睇,因為拒寫思想彙報,被長期關小號,飯裏下藥,夏天不讓洗澡。

13.勝利油田大法弟子張敏,約四十歲,拒絕放棄信仰,被長期單獨關押,大部份時間關在儲藏室裏,有時候轉移到走廊或其它地方,被迫害的不省人事,醫生檢查時說是長期高壓造成的精神失常。後被保外就醫。

張敏長期被關小號,晝夜罰站,輪番轟炸式洗腦,花言巧語,污言穢語。惡警和犯人對她的下流行為,人類的語言都無法形容。她腿上的筋腫的跟筷子一樣粗,因為晝夜長期罰站,兩個多月以後,轉到儲藏室等,她被強行灌食,嘔吐不止,人完全和來時大變樣,脫相,身上哪嫩就有被掐的黑紫。但她更堅信大法,她也常常勸善惡警和犯人。

14.濟南大法弟子楊淑萍,原來是個裁縫,視力很好,自己開店做老闆,生意很不錯。因拒絕為惡警做偽證,惡警們懷恨在心,單獨把她關小號,然後暗中在她的食物中下了一種能導致失明的藥物,致使楊淑萍視力急劇下降,近乎失明,走路扶著牆才能行走。

15.濰坊大法弟子朱惠貞,因拒絕「轉化」,被邪惡長期罰站,不讓上廁所,大小便失禁拉在褲子裏。邪惡和猶大們懷恨在心,不但辱罵恥笑她,還給她飯裏放不明藥物,致使她雙目失明。

16.零七年五月,三大隊有三十多位學員拒寫思想彙報,發表嚴正聲明,表示堅修大法,拒不配合邪惡誹謗大法。她們唱法輪大法好。她們抵制邪惡迫害,拒絕佩戴勞教胸牌,說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承認是勞教犯。惡警們很恐懼,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反抗。惡警們沒辦法,沒有這麼多房間給大法弟子關小號。惡警們想把其中的大法弟子單獨拉出去迫害,大法弟子們抱成團,互相保護,致使惡警們的陰謀沒有得逞。最後惡警把她們全部關嚴管班,罰坐小板凳,大家仍然很堅定,互相背法鼓勵,邪惡們也沒辦法,關押了一個多月後,只好將她們放回。大法弟子們在魔窟中堅強的反迫害。

17.二零零七年十月底,東營勝利油田大法弟子牛愛慶從勞教所成功越獄。整個勞教所像開了鍋一樣,惡警們四處追捕,一無所獲,聽說又派人去了牛愛慶老家,發了通緝令,也沒有找到。惡警李愛文嚇得發抖,惡警們晝夜不敢回家,對大法弟子們監管的更加嚴密。惡警們像瘋了一樣,天天放洗腦光盤,瘋狂的叫囂恫嚇,真是群魔亂舞。

王村勞教所這個黑窩,不知迫害了多少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以上只是冰山一角。現在這樣的迫害仍在繼續,特別是奧運會前後,又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抓進去迫害,現在裏面已是人滿為患。希望全球大法弟子幫助加持正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