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流科學家問:人生如夢?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時代週刊科學編輯Johathan Leake撰文,第一流科學家質疑:人生如夢 (Top scientist asks: Is life all just a dream)?

小說家Douglas Adams 在他的著作《星際漫遊便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中創造了一台超級智能電腦「深思(Deep Thought)」,他認為人類和其他人類空間的一切只不過是電腦中模擬假相。英國皇家科學院的著名天文學家Martin Rees教授對此也非常認同。其實這種認識我們隨處可見,從古希臘的哲學家到現代的科幻作品。

Adams的理由很充足。人類世界已經被所謂的高科技弄的亂七八糟,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電子模擬系統。如果真象進化論所言來源低等(從單細胞進化而來)的人類都可以具有如此的(破壞性)能耐,可以想像那些不是猴子變的,更嚴肅,更高級,更有能量的高級生命可以幹些甚麼。造出個甚麼超級智能系統模擬控制「猴子的後裔」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有些科學家不同意,他們認為宇宙太複雜,不可能被模擬。值得反問的是,這些科學家為甚麼會覺得宇宙複雜的不可模擬,而猴子變人這一過程在他們看來卻簡單到了無須考證便可下結論。

儘管有些科學家不同意Rees的觀點,這種人類被操縱的觀點卻在潛移默化中被人接受,如Jim Carrey 主演的「The Truman Show」,Tom Cruise 主演的「Vanilla Sky」 ,Keanu Reeves主演的「The Matrix」。

在 Adams的著作中,超級電腦智能「深思」造了地球和人類為運算和回答一個「生命終極問題」。BBC最近的一個電台節目中,Rees談到了為甚麼 Adams以及 Cruise 和Reeves所演的電影表達的觀點可能是對的。在一個名為「我們仍一無所知」電視節目中,Rees談到人類和人類社會為甚麼可以被看成是高級電腦中的軟件。Rees強調,目前這只是一個理論,而這一理論卻被越來越多的物理學家和宇宙學家探討。其中之一是劍橋大學的數學教授 Barrow, 他指出宇宙本身有一定程度的、對生物有保護性的、精妙的調控能力。宇宙的基本力或是一些常數(如引力)一些微小的變化就可導致新星產生,原子分裂,甚至可能會演變成一個我們現在還無法想像的世界。這樣的調控可以被認為是高級智能在操控人類。也許比我們人類略勝一籌的文明就能做到這一點。

對於人類社會的生命,宇宙,和一切都是幻象這個理論,可以追溯到二千年前,莊子(中國哲學家,死於公元前295年)曾設想人生不過就是一場夢(莊周夢蝶)。

笛卡特(Rene Descartes),17世紀的法國哲學家也提出過同樣的問題。但他最有名的格言卻退而求實,「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有人認為,這可能是他把精神和物質分家的結果。

這一理論上個世紀又被羅素 (Betrand Russell)重提,他認為人類只不過是泡在罐子裏的一些腦組織,電和化學物質刺激造成了人類的幻象。這一觀點馬上被阿西莫夫(Issac Asimov)用來寫成了他的科幻作品。

其實人類被高級生命操縱這一理論並不新鮮。佛家從來都認為人生一切都是幻象,要想走出幻象必須修煉。但對於看不見高層生命、還能意識到人類被操縱的科學家應該是出類拔萃的,可能已接近本世紀科學泰斗愛因斯坦的水平,愛因斯坦認為人類對自己的無知是無知的(地球上的一隻瞎眼的甲殼蟲無法知道它的爬行路線是彎曲的)。所以被普通科學家不理解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儘管如此,人類要想走出這一模擬的介質恐怕是遠遠地超越了現代科學家推算的能力。

(選自《明慧週報》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