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學術界迫害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今年是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的第十年。十年來,它使用了國家機器,動用了中國一切可以調動的國家資源來迫害法輪功,其中包括調用科學技術界非法打擊法輪功。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下午,原首都師範大學心理學教授孫延軍博士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召開新聞發布會,公開揭露「中共利用宗教科學研究,控制和迫害法輪功與其他民間宗教團體」的罪行。

孫延軍披露,中共近年投入大量資金資助針對民間宗教團體的心理研究,採用所謂學術的手段來詆毀,動搖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宗教人士。「據最保守的統計,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全國科研立項達十餘萬項。其中,心理學立項達二千餘項。」他認為,即便是被派往海外的訪問學者,也或多或少要受制於中共,其學術研究要為中共政權服務,

提起學術界來,其實早在一九九八年,科痞何祚庥也是打著科學的旗號來挑事誣蔑法輪功。這些年來,中共一直在利用人們對唯物主義指導下的實證科學主義的迷信(科學迷信),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來打擊法輪功。

孫延軍指出,中共利用宗教心理學來實施迫害,是「一種比酷刑更殘忍、更隱秘、更精緻、影響更廣泛、更深刻、更持久的迫害鎮壓手段。」我們從明慧網上看到,很多勞教所裏面有一個所謂的心理學小組,這個小組為了所謂的「轉化」,研究每一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心理。然後,針對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從心理上進行研究。它和其它的酷刑不太一樣的是,那些心理學小組的人看起來比較和善,有較大的迷惑性。他們利用法輪功學員的一些弱點,然後進行所謂的各個擊破。

比如說,心理學小組發現某學員害怕老鼠。勞教所強迫該學員寫「轉化書」,如果拒絕寫「轉化書」就弄些老鼠放在該學員衣服裏亂跑。這樣可以造成條件放射,該學員一想拒絕寫「轉化書」就想起老鼠,由於害怕老鼠的心理,最後可能被迷惑而寫「轉化書」。

當然,經歷了這些年來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中共的迫害認識得越來越清楚,自身越來越成熟,中共的心理迫害最終是失敗的。

這是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中共怎麼用卑鄙的手段來搞「轉化」的。從學術角度來講,它不止是心理學。包括精神病學,這跟孫東東說的應該是有直接關係的。就是說,御用學者通過他的所謂的研究,從行為上認定一個群體(上訪者)具有不正常的行為,需要強制關進精神病院。許多法輪功學員正因為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非法抓到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這也就講到另外一個問題,即中國的偽科學問題。上面提到,從一九九九年至今,為了打擊法輪功及其他宗教人士,全國科研立項達十萬餘項。這些完全是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而搞起來的所謂「科研項目」,能是真正的科學嗎?這些只能是打著科研幌子的偽科學,因為它們是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的。

例如,中共為了抹黑法輪功,它需要御用學者完成一項政治任務:從心理分析上認定這個群體有毛病。孫延軍博士指出,這是很容易做到的,一個研究生就可以做到。因為有選擇地使用悖視(操控相關數據)太容易了,最後煞有介事地得出結論說,從科學上看起來這個團體有毛病,法輪功如何如何。這種沒有科學精神的所謂科學研究,實際上是偽科學,完全是以「科學」的名義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這種為當權者的政治目的服務的所謂科學研究在西方就比較困難,因為西方學術界獨立於政治,同行評估比較嚴格。也就是說,中共為了其政治目的,打著科學的旗號,但是裏面搞的一些東西並不是真正科學的,並不是用真正科學精神來認真地研究這些事情。

另外,學術界在迫害法輪功中起的作用,其實不光是心理學、精神病學,還包括醫學,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等等。我們還看到一些零星報導說,它在一些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一些藥物實驗,可能是研製藥的。總體來說,整個學術界如何參與迫害現在外界知道的還比較少。

除此之外,中共還利用先進的技術對法輪功進行迫害。例如,中共網絡警察封鎖網上資訊,利用網絡技術來跟蹤法輪功學員,安置計算機病毒等等。大家知道中共建立了「金盾工程」,花了很多錢,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阻擋法輪功的真相信息的傳播。它還利用像語音識別技術,來識別和跟蹤法輪功學員,用手機定位跟蹤法輪功學員等等。就是說,中共利用科學技術,利用學術界來迫害法輪功。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涉及的範圍之廣,迫害之系統和殘酷程度還沒有被完全揭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