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組織」比所有黑社會都恐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共給「組織」一詞賦予了強大的恐怖氣氛。「組織」一詞本是很普通的名詞,可是在中共的專制下,竟帶有了強烈的恐怖氣氛,聽了使人的內心感受到強大的壓力。

在中共專制下的社會裏,黨員、官員,甚至普通人,都常常會聽到這樣的話:「你要服從組織」,「這是組織的決定」,「你要靠攏組織」,「你要相信組織」,「這是組織對你的關懷」,「這是組織交給你的任務」……這些話給人強大的壓力,比聽到皇帝的「聖旨」還要受壓。

當前,有些人在文藝作品中、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拿「組織」一詞來開玩笑。可是如果一個人在正式場合聽到帶有「組織」的話,內心都是非常嚴肅的,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不敢違抗。

中共的「組織」一詞,已比任何黑社會「組織」更具有強制力和恐怖氣氛。為甚麼在中共治下,一個普通名詞會變的如此恐怖呢?

首先,中共通過空前絕後的最嚴密的組織體系來控制整個社會。中共的組織體系是有史以來最龐大的、最嚴密的、最無孔不入的,中共的組織控制著所有的國家政權機構(包括人大、政協、政府各部門、軍隊、法院、檢察院、警察機構等),控制著所有的輿論媒體(包括報紙、電視、電台、網絡、甚至廣告業),控制了所有的經濟企業(主要是國營企業,在私營企業甚至外資企業中也在大量吸收黨員並建立支部),從上到下各地區直至每一個村莊、每一條街道,都設立了黨支部,軍隊裏的每個連隊都設立了黨支部,外交機構也設立了黨支部。中共規定,有三個黨員以上的地方一定要建立黨支部,一定要過「組織生活」,中共規定「支部建在連上」,從而保證能控制到社會的最細小的末梢神經。相比之下,被中共、被人們稱為專制主義的封建王朝,其組織體系卻是很有限的,只到達縣一級,而縣以下的鄉村由宗族自治管理,在城市裏則有行會自治管理。就是法西斯的政權,也沒有如此龐大嚴密的控制組織。所有的黑社會、法西斯和專制政權,都稱共產黨為「老大」和「教父」才對。

其次,中共組織控制的範圍無所不包,從一個人的出生、上學、結婚到死亡,包括衣食住行各方面、包括思想,都在中共「組織」的控制範圍內。中共不但控制著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控制著一個人的就業、升降,控制著一個人的經濟生活,而且控制著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建房、結婚、生育、升學、進城、外出、遷移等,無不在中共的控制之中,人的思想也在中共的控制之中,不但是黨員,非黨員中的公務員、公職人員,也要以不同的形式做「思想彙報」,「向黨交心」,中共組織的控制觸角到達人的私生活,包括人的信仰、言談和生活方式,無不在中共「組織」的控制之內。只要中共願意,甚麼都可以控制。用「獨裁」、「專制」等名詞都形容不了中共的強治,用「極權」一詞還比較接近。中共的極權,已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歷史上所有的專制政權再專制,其控制範圍也是有限的,也不能稱為極權主義。

再次,中共組織通過一整套機制使整個組織「運動不息」、「戰鬥不止」。共產黨刺激其組織成員不斷「運動」、「戰鬥」的「法寶」是不斷放縱人性惡的部份,放縱人的慾望,刺激人的利益動機,促使人敗壞,以利誘與威脅並重,並規定「每個黨員都必須過組織生活」──所謂過「組織生活」,就是要不斷的接受共產黨洗腦,接受「組織」布置的任務,受「組織」的指使不斷參加「戰鬥」。共產黨的會議是最多的,就是為了保證「戰鬥不息」。時至今日,人們對共產黨的一切早已厭倦,可是還是在「認認真真走過場」,為甚麼呢?就是共產黨這套活動機制仍在起作用,黨員和人們還在它帶動下在轉。

再次,中共「組織」是一種附體式的、在暗處的控制,更令人感到可怕。中共組織是附體式的,如政府、人大、政協、法院、檢察院等部門,表面上是它們在執行公務,可是在這些部門裏都有一個「黨組」,正是這個「黨組」決定著機構和部門中的一切事務。如中共的法律規定:法官獨立辦案。可是所有案件的判決書都必須經過「黨組」或「黨委」的審核同意才能成立、公布。又如各大媒體,所有文章都必須經過其「黨組」的審查同意才能發表。中共的這些「組織」都像在暗處起作用,其操作也是黑箱作業,人民群眾從來不得而知。中國的一切事務,包括老百姓的私生活,都被中共「組織」在背後暗中決定著、操縱著,中國人真是可悲。

最後,中共「組織」通過幾十年的血腥歷史使「組織」在人們的頭腦中形成了抹不去的恐怖記憶。中共的認識論是「實踐決定認識」,所以中共一再通過血腥的殺人運動的實踐,加深人民的恐怖記憶,使人們一再的對「組織」感到無比強大、無可奈何。經過幾十年血腥歷史的中國人,即使對中共不滿,也認定中共「勢大」,不可動搖,從而不敢反抗。

由於以上幾方面原因,所有人一聽到「組織」這個詞,就感到無比的可怕與恐怖(有時這種恐懼已經麻木,人都不覺察),根本不敢抗拒。

雖然中共「組織」操控著人,可是壞事畢竟是人做出來的。如果人們都不聽從這個邪惡的「組織」,都不跟著它動,不跟著它去做壞事,不附和它,不隨波逐流,不推波助瀾,那麼它就無法維持下去,最終它就會自行解體。近年開始的「退黨」大潮,就是人精神的覺醒與自救運動,就是人擺脫中共「組織」的操控,不跟隨它幹壞事,從而獲得自救的運動。所有的中國人都要面對「退黨」問題做出自己的選擇,其實就是選擇是否繼續跟著共產黨幹壞事、是否願意走向自救與新生。

如果能認清中共的本質,從內心深處脫離中共和黨文化,就能擺脫對中共的恐懼,從而擺脫中共的「組織」控制,從而得到心靈的拯救,獲得精神的自由。否則,中國人就將永遠跪著生活下去,並且最後為中共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