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政治與修煉,走正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政治是以權力為核心的,所謂「兵征天下,王者治國」,這是人類社會這一層的理,就是以政治的強權來統治人民的。當然,暴君會濫用權力做壞事,而明君會駕馭權力做好事。

而我們通過修煉都知道,在天國,佛是靠慈悲善念來主持世界的。

對於修煉人,求的是圓滿,不會對人世間的權力感興趣。大法弟子受迫害多年,也沒有參與政治。師父說:「我們沒有參與政治,我們沒有與人類的這個真正邪教對著幹,更不會要人類的甚麼政權。」(《新年問候》)「《九評》發表以後呢,有很多常人被中共邪黨邪靈造謠帶動著說我們搞政治。可是大家都知道,我們沒有搞政治。被迫害中的人即使搞政治也沒有甚麼見不的人的,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們沒有搞政治。我們也不搞政治,真正修煉的人參與世人的政治怎麼可能呢?宇宙在正法,此時修煉大法的人是在證實法,是以救度眾生為目地的。」(《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大法弟子都明白,《九評》是以揭露惡黨的實質、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為目地的,卻被惡黨污衊說是在搞政治。但是大法弟子做事的基點、目地、方式根本就不是為了搞政治。

於2008年1月1日成立的過渡政府,常人是有其政治綱領和目地的,雖然從表面上看也是在揭露惡黨,甚至也傳《九評》揭露惡黨,但是政治組織就是政治組織,政治行為就政治行為。它是不放棄起義、民變、兵變的。這對於一個常人政府而言無可非議。就像歷史上的《封神演義》中武王伐紂一樣,也會有神仙幫助他們。

今天面對邪惡,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中已經在幫助那些反對惡黨的中國人了。不是嗎?包括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包括講真相,過渡政府不也在採用同樣的方式這樣做從而促成中共的解體嗎?大家都知道常人證實法和大法弟子證實法是不一樣的,從表面上看一樣,承負的不一樣,他也許不會有那麼高層次的阻礙和干擾,因為他只要符合世間這一層理就足矣了。所以他所要達到的目地也是得到世間上的正義、政權等這一層面上的東西。而大法弟子是要救度眾生,怎麼能熱衷於參與過渡政府的事務呢,還拉別人參與?我的國內郵箱還收到過一些材料,全是政治方面的材料,心裏覺的很不是滋味。

希望參與其中的一小部份大法弟子,我們學一下以下兩段講法:

這麼一部大法,這麼多大法修煉出來的偉大的未來的神,偉大的大法弟子,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常人的甚麼人呢?這不是對我們自己的侮辱嗎?人類能左右神嗎?可是我們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在這樣想。一個人想不要緊,倆個人想也不要緊,那是個人修煉問題。大家都這樣想,在整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這是個甚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弟子:請問師父,國內外民主人士都在聲援大陸發起的維權絕食,身在大陸的大法弟子是否應該參與、以維護大法弟子信仰的權利?
師:還是我剛才講的那樣,大法弟子修煉和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這是必須做的。至於說那些事情的出現,其實是配合大法弟子的。當然,為大法弟子申訴的律師被惡黨迫害,是要給予他們幫助,協助他們做一些事情啊是可以的,但是要把握好分寸。我們不是政治團體。你是修煉者。(《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大法弟子為救度眾生所做的一切師父都是肯定的。而政治與修煉本質上是不同的,讓我們擺正基點,走正每一步,真正為自己和眾生負起責任來。大法不可被利用,大法弟子不可被利用。大法弟子做的事難度很大,所以更要走正自己的路。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的,最純淨的,所以才能做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