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我們的真相資料

把「不搞政治」落到實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起初聽到常人社會說我們「搞政治」的時候沒有向內找,認為社會上的這些人被黨文化搞的實在糊塗。但是隨著不斷的聽到或自身也遇到類似的事情,意識到這些都不是偶然的──常人為甚麼老說我們在搞政治呢?他們當然是被黨文化毒害著說出這樣不明事理的話,但是裏面有沒有我們自身的原因呢?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你們執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學,那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是迷信;你們執著大法能治病,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不叫人吃藥,死了一千四百人;甚至你們說大法不參與政治,它們就叫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與李洪志有國外政治勢力等;你們說大法不收費,它們就說師父斂財。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甚至你們擔心大法被破壞,他們就製造假經文。」(《走向圓滿》)

師父的這段講法我們都明白,但是有多少時候我們對照著法真正向內找了呢?師父多次從不同角度講過我們不是搞政治的法,我們又能真正同化多少做到多少呢?常人說我們搞政治的時候,我們可以從多個不同的角度談我們不是搞政治,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從內心真正理解法和做到法對我們的要求,往往我們不自覺的就會陷入常人的這層理裏面做事甚至遇到問題爭論起來,其實還是我們對法的理解不足和不能嚴格的不折不扣的做到造成的。

我看到比較突出的一個問題就是,這樣那樣的常人的文章和著作,其中很多都是與講清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沒有直接關係的政治色彩濃厚的資料,摻雜在我們大法弟子做的真相資料裏面,使我們的真相資料不純淨,這難怪常人說我們搞政治了。

突出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去年一些大法弟子大量印發汪兆鈞的信,到現在還有人認為這樣做沒甚麼不妥,也有人把它附在我們講真相的材料後面給一些政府部門的人,認為很多人能由此明白真相;二是現在大陸同修在製作VCD/電腦兩用真相光盤時,在裏面攜帶了大量社會人士的一些文章和著作,很多都是常人感興趣和能自覺傳播的,大法弟子卻非要拿過來和大法弟子的東西摻在一起,認為那些東西更有說服力。我想,撇開一些表象看實質,或許看到,這對於我們純淨的講清大法的真相起到的不完全是正面的作用,甚至有負作用,一些人會被另外空間的生命操控著,說我們大法弟子在搞政治。

其實,當我們認為常人的這些文章能夠起到更大作用的時候,就是依賴常人了,就是在這一個問題上把他們看的比我們強了,無形之中就把我們自己放在了常人這一層面上了。「你也是氣,他也是氣,你發氣就給人治病了?說不定人家那氣把你給治了呢!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制約常人明白真相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講清真相靠的是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和我們純淨的救度眾生和為法負責的心態,我們怎麼能夠依賴於常人呢?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到法學教授的時候把這個問題說的很清楚了,關鍵是我們在做事情的時候能不能夠時刻用法衡量著、把握著。

文章談到的問題只是表現出來的表面現象,修還是修我們自己的心,向內找,時時注意到把我們考慮問題和做事情的基點放在救度眾生和證實大法上,我們的真相資料會做的更好。

個人的一點想法,不足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