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真相資料的一些問題與同修商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各位同修好,我地區有一些存在了很久的問題,就是真相資料大量飽和的事情。經過多年的講真相與散發真相資料使很多人也明白了真相,直到有一天我家附近有個以拾荒為生的人甲(揀破舊雜物去賣錢)和我說:你們法輪功真有錢,你看我揀的這一大堆東西,你們再多發點唄?我一看,原來都是我們的真相資料,有光盤、《九評》、小冊子等等。

我趕緊把裏面大部份完整無缺的資料拿出來,對甲說:這是真相資料,是讓大家明白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的,你不能拿去賣錢。甲說:我就是以此為生的,我不揀別人也去揀,我認識的和我一起撿破爛的每天都能揀到一大包這些東西,你們的真相資料我也看過,這幾年來不都是在說你們被迫害,共產黨多麼壞嗎?可是到現在共產黨還在當權,你們也還在遭迫害,而我仍然要生活……。

見勸不了甲,我就把完整的十幾本《九評》還有一些其它資料拿走,改日再去散發,破損的我弄回來燒掉。等到再次去協調人乙那裏去拿資料的時候和他說了這個事情,乙不以為然的說:這個很正常,資料發出去就會有浪費,你們那個學法小組就是有怕心,不願意去做真相,走出來這可是給自己樹立威德,我一天就可以發出幾百份資料。我說:發資料都能發,但這些寶貴的真相資料應該起到救人的作用,不能好像完成定額工作任務一樣很盲目的去撒資料。這次與協調人交談沒有結果,以後多次都是這樣,但是每週我仍然去乙那裏取真相資料給學法小組的同修去散發,

由於我們學法小組平均年齡都七十歲往上了,腿腳不很利索,我要求乙少給我們些真相資料,乙也不同意還批評我沒做好小組的負責人等。

其實我粗略算了一下,這些年通過我和我能了解到同修所散發的數量來說,我們地區人均已有三到五份真相資料。單《九評》的各項製作成本相加保守來說也要五元錢,大量的各種資料成本費用已經是不小的數字了。我們都是退休工人,從每月退休金節省出來的錢做資料,可是卻沒起到救人的作用,這讓我們很心痛。我現在的做法是,和常人講真相後,對方明白了我會當面給對方一份真相資料,這樣會使常人因明白真相而珍惜真相資料。

目前有三種人群他們會收集真相資料,一種是小區掃樓人員;一種就是拾荒者;還有一種是街道雇佣的失業人員,這群人專門收繳撕毀真相資料。第一種人員每日清晨打掃樓道衛生,我們晚上發的資料會被他們收走,但我們可以改到白天去發資料。第二種和第三種人他們流動性大,而且不間斷的巡視,我們怎麼樣保護好散發出去的資料不被他們收走?

我們地區確實有些同修有做事心,好像每天一定要完成發放多少真相資料的任務一樣,我個人覺的同修在這點上也不夠負責任,每天散發大量的真相資料造成了資源的很大浪費,而資料點也不了解情況只根據協調人的要求來製作資料數量,每週以萬計份數的資料也會讓資料點的同修很忙,讓打印機很疲憊。

這樣下去可能逐漸會讓同修的間隔越來越大會很危險的,同修們怎麼辦呢?請大家出主意幫助我們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