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段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修煉了十幾年,是師父扶著我跟頭把式的走過來的,一路上的酸甜苦辣回憶起來別有一番滋味。特別是「悟」,對我來說是很難的。師父的慈悲點化,我很多時候悟不到,有時是摔的我焦頭爛額才悟到的,有的是很久很久才悟到。

學法是根本 是關鍵

自從建起了家庭資料點,從此結束了到處找資料的問題。由於做資料,我又起了幹事心。忘了修自己。一遇到技術上的問題就找懂技術同修解決;一遇到矛盾就看別人,自己的心性根本沒有提高上來。因此遇到的問題也越來越多,身體也這不對那不好。別的同修看到我這個狀態,都為我擔心、著急,叫我趕快停下,快學法。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於是加強了學法。

我回憶了自己的修煉路,不管在哪方面,學法還是講真相,都離師父的要求差得很遠,我要多補補課。特別是在學法這方面,師父苦口婆心的一再叫我們「多學法,學好法」、「向內找」,我也知道,但是,很長一段時間,只要拿起《轉法輪》這本書,看不了多久,就打不起精神來了。也沒悟到是為甚麼?學法不入心,就看不到書中的內涵,我也很著急,想了很多辦法:站著讀,跪著讀,效果都不好。但師父叫我們要多學法,學好法。而我總是不怎麼想看《轉法輪》這本書,現在知道是思想業在干擾,可當時不知為甚麼,很苦惱,時常流著眼淚問師父:這是為甚麼?就像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說的那樣,學員一遇到問題,就想讓師父給解決,沒有把它當成是修煉中要自己去悟、去提高的好事。

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的狀態好的多了。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感到自己的確有了很大提高。我體悟到:心中有了法,思想行為有了標準。《轉法輪》指導我們修煉,也是一把衡量心性的尺子,心性如何,只有用法來衡量才知道對與錯。

向內找嚇一跳

我不斷的向內找:自己竟然還有很強的妒嫉心,色慾之心和怕這怕那的心,這其中還有一顆執著病的心等等。知道別的同修學法好,或講真相講的好,不管是哪方面只要做的比我好,我的心裏就不好受,嚴重時,還不想見到做的比我好的同修。自己還有不讓人說的心,聽不進別人的建議。師父在《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你們注意了沒有:我們有許多學員是不能被別人說的,一說就火,一說心裏就受不了。」記的有一次,甲同修把我的執著告訴了乙同修,當乙同修用很委婉的口氣向我提出時,我不但沒有感謝甲同修,相反心裏馬上就感到不是滋味,覺的自己沒面子,找各種理由掩蓋自己的不是,還說:甲同修怎麼執著那些「小事」?心裏憤憤不平。當我提高上來每當想起此事,我都覺的無地自容,也很想給甲同修說聲:謝謝!

做真正的修煉人

最近身體出現的「病」的狀態更嚴重了,但我知道是假相,不承認,否定它,效果不是很好。為甚麼對「病」的執著對我來說就這麼難去呢?況且這又是我的根本執著心。師父說:「修煉哪,人和神之間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說起來簡單,那是經過深厚的修煉基礎才能夠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夠下功夫學法,你就能做到。」(《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就按照師父說的多學法,不僅看《轉法輪》,還把師父「七﹒二零」前後的只要我這有的,我都認認真真的看一遍,看看我的問題究竟出在哪兒?

師父說:「他嘴裏說著我煉法輪功,可是他思想中根本就沒有放棄他的病。」(《北美首屆法會講法》)師父這不是在說我嗎?我只要哪裏不正常,第一念就是:怎麼煉這麼久還沒好呢?隔一會才想起,自己是煉功人,沒有病。反正師父講關於病這方面的法以及同修切磋這方面的,我都不會落下,都要看。等我把這方面的法都特意的背下來後我知道了,為甚麼身體這樣,是我放不下有病的執著心。沒做到信師信法,沒照師父說的做。

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中講的一些法理,我悟到:師父管的是真正修煉的人,特別強調:真正修煉!我真正修煉了嗎?我對師父講的法信了多少,又做到了多少?嘴上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實際上呢?我就像師父說的:「他嘴裏說著我煉法輪功,可是他思想中根本就沒有放棄他的病。那麼有的人想了:他煉的挺積極呀,他也告訴我們不吃藥呀,他也叫我們放棄那個病的執著呀,還幫助大家學法,可是他自己不一定放棄。」(《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我表面上也做的很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在做,別人看來還比較精進。然而我是為我的病而做,我為我的圓滿而做。以前我總是苦於不知道該怎麼修,其實師父這不講的很清楚了嗎?根本就不需要你特別去悟的。真是無臉見師尊。為甚麼自己就那麼不知道精進呢?為甚麼就不知道珍惜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偉大佛法呢?

向內找 不再埋怨同修

有一次,我打印《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用的紙是同修剛買來的,但不是原來用的那種,換了一種沒用過的新牌子的紙。沒印幾張,我發現印第二面的時候,偶爾有那麼幾張前面兩三行總印不出來,也就是說,一本《九評》大約有七八頁前面都會漏印兩三行。越到後來,漏印的頁數也越多。我想這是為甚麼?我先向內找,我哪裏出問題了?是不是我的幹事心出來了?這是為了救度眾生,是師父要求我們做的這沒有錯。是我做事的基點不對?但一時也找不到原因,無計可施,只好硬著頭皮做。但,越做越不好了,我一本一本的做,並且守在打印機前看著它做,還是不行。怎麼辦呢?同修又急需,不做還不行呢。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您幫幫我吧,這是怎麼了?一邊補頁,一邊求師父。看著那一張一張印廢了的紙越來越多,我的心像刀割一樣的難受,這是同修省吃儉用積累下來的錢,卻被我這樣浪費了。心裏急的不行,又一邊埋怨起給我買紙的同修來:叫你給我買好的,你就不給買,這下好了。搞的我做的這麼費勁。一天兩天,一週兩週,一月兩月,這樣過著,我也在這樣做著,我只想早點把這箱紙做完。

有一天晚上,我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在旁邊說:這次買的紙確實太差了。做起來也費力,從來沒像這樣守著打印機做事。他的話又勾起了我對同修的埋怨。可我又想,師父說:「遇到任何事情,麻煩事呀,不高興了,或者和誰發生衝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夠找到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我也找了,可我怎麼就找不到呢?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很不情願的把機器搬出來,開始做《九評共產黨》一書。突然,師父再次點化了我,我一下悟到了出問題的原因。當時,我的心情很激動,一下跪在地上,淚水流了下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太感謝您了,弟子悟性太差了,您一再點化,我現在才悟到。

目睹神奇,親戚成了傳播大法福音的活傳媒

在製作真相資料的同時,我也找機會與世人接觸,講真相,救人。

有一次,我的一個親戚來了,我自然把話題引到真相上,給她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大法被迫害的事實,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聽到這裏,她有點懷疑:哪有那麼神,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報?

那天,我需要銷毀一些製作過程中作廢的《明慧週報》、《明慧週刊》,還有一些三退聲明的記錄,我把這些都放在一個盆子裏,用打火機點燃了。一會兒,我看見燃燒後的字變的紅紅的。火燃到哪,字就紅到那(像這樣的事出現過三次),我喊那位親戚快來看。她跑過來一看,說:「好奇怪啊!」說著,她找了一張報紙來燒,燒完就是一堆黑黑的灰。從這以後,她知道大法弟子說的都是對的,電視等媒體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假的。以後不管是看真相資料,還是講三退她全都相信。她還說:「我要回去告訴我的親朋好友。」

她走時,我給她一些真相資料、真相護身符、《九評共產黨》等。後來聽說,不但她自己和家人看了這些資料,還傳給了別人,只要家裏來人她就把《九評共產黨》的光碟放給別人看。並且還講真相勸三退。後來還請回了一本《轉法輪》。大法的福音在她家鄉廣泛傳播。

揭露和抵制迫害

零八年六月,聽說中共的奧火要傳到我們這來。有一天,我正和同修在家學法,聽到「砰!砰!砰!」的敲門聲,以為來人是同修,我毫不猶豫的開了門。來的三個人竟然是派出所民警、所長和居委會的副書記。他們進門後說:「我們是來查戶口的。」一邊說一邊往裏闖,進屋到處看,邊說話,還邊搶我桌上的東西,並推開了我的臥室的房門。我讓他出去:你們沒有經過我允許,就隨便到處亂闖,我讓你們進屋對你們就是客氣了。我邊說邊把她推了出來。可她還不甘心,出來這裏望望,那裏看看。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有目地而來的,但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就走了。所長邊走邊說,我們以後晚上隨時還會來。我說:「晚上你敲門敲的叮叮咚咚響影響左鄰右舍,再說只有小偷才在晚上行動。你晚上來我堅決不開門。

大約過了十多天,所長又帶著一個警員來了。說是要和我切磋,我想:你又沒學法,怎麼和我切磋?他們一進屋,就問我關於吃藥的問題,殺生問題等。我都一一的給他們作了解答。又談了一些關於講真相的事。他們說話,我就發正念,面帶微笑,他說了很多。從他說出的很多話中可以知道他曾經接觸過很多同修,並看過大法書籍,但他說的都是些歪理邪說,並要我找一些學法學得好的和他切磋。我一口否定說我誰都不認識。並指出:你們口口聲聲關心我們,可我們晚上在路邊坐坐,聊聊天,你們就又是跟蹤又是拍照的。他說:「是怕你們在那地方搞出一些事來。」我說:這麼多年來,我們搞了甚麼?是你們心裏有鬼。我給你說句老實話,你們這次來的目地我知道,奧火要傳到這裏了,你們要來「關心」我們了。他忙說:不是,不是,你多心了。我馬上說,這不是我多心。你們歷來的表現如此,只要上面有個甚麼事,你們就會來「關心」我們法輪功。於是我就把我們周圍的同修在哪次哪次受到的迫害一一的講了出來。他們啞口無言。

和他們的接觸中,我悟到:一是我們一定要學好法。如果沒有很好的學法基礎,有時真有可能被他們的歪理邪說糊弄了;二是要給邪惡曝光,他們是最怕曝光的;三是他們很怕我們發放真相資料。也就是說,我們一定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們自己都做好了,邪惡就是最怕的。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我堅持不斷學法,平時嚴格要求自己,當不好的思想出現時我會抓住它,否定它,現在整體情況有了很大變化,知道如何精進了,在夢中我都能給同學講真相了。我盡力按師父的要求去做,一思一念在法上,一言一行證實法。我會繼續做的更好,請師父放心。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要加倍的彌補,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