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煉路 九年風雨行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修了十年多,第一次向明慧投稿,不是沒文化,是因為自己修的很平常,還有一些不盡人意的地方,所以一直沒有投稿的願望。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自己修煉情況,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當時已六十歲了,疾病纏身,生不如死,全身除了頭髮絲不疼外,沒有不疼的地方。還是個無神論者,甚至不知道甚麼是宗教、甚麼是修煉。小時候聽老人講神佛的故事,只當神話故事聽。一次偶然的機會(沒有偶然,是師父的安排)我得到一本《轉法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覺的很合我意。也是偶然的機會,是師父的法身把我領到煉功點上。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沒有任何障礙與執著。當時不知道這就是修煉,也不知道怎麼修煉,只覺的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的書,跟小時老人講的故事對上號了,原來神佛是存在的,只是不在人類所生存的這個空間。

我對人類、生命、宇宙、空間……很感興趣,特別是對宇宙的認識,看了一些常人有關對宇宙的闡述,都沒揭開宇宙最終之迷,看了《轉法輪》之後,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就這樣我堅信神的存在。我對師對法是通過不斷的學法的深入,從一般的信達到堅定的信。在常人中我從來沒遇到師父這麼正的人,也從來沒看到《轉法輪》這麼好的書,我努力學法,覺的自己怎麼這麼晚得法,所以總想把晚的這六年補上來。我請了所有師父的講法著作,如飢似渴的學法,為以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得法後我很激動,曾對親朋好友及家人說:這六十年白活了,得法後才懂得人生真正的目地。這就是「七﹒二零」前的我。

「七﹒二零」後,面對中共邪黨的迫害,我沒有怕,只是不理解這麼好的功法,中共為甚麼迫害?看來中共並不為人民利益著想。我很迷惑,沒心思學法煉功,但並不想放棄,不想回到常人中。也許師父看到我這個心,安排我遇到了堅定實修的同修,為我解開了疑惑。從此堅定了我修煉的決心,助師正法,走到今天。在師父《心自明》發表後,像迷航的船見到燈塔那種心情。

大約是二零零零年九月末,一同修不知從哪弄來八份真相傳單,我們每人兩份,兩人一組出去貼。從此再也沒有停止過,直到今天。當時一份經文傳著看十幾個人,沒有資料自己做,我自己用雙面膠做粘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一做就是好幾百,自己去貼,也分給同修。有一次我自己在家做了一堆,還沒剪開,堆了一地,老伴回來看見了說:「成了加工廠了。」我做真相沒瞞家人,因為他們從我身心的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他們都認同大法,有時還幫我買證實大法用的東西。他們看到了中共迫害的殘酷,為我擔心,我告訴他們,只要信師信法,做的正,甚麼問題都不會發生。我們一直平穩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迫害。《九評》發表後,全家做了三退。

「七﹒二零」前我重視學法,有段時間我的一個女兒經常回家,回家看我手不離書,就說我太執著了,我說和尚不念經幹甚麼?她說那倒也是。師父為我營造了一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直到迫害發生,這個環境一直保持著。「七﹒二零」後,有段時間我們得不到經文,一篇經文傳到我手裏,我就抄幾份給別人,當師父的美西和美國大湖區講法傳來後,我不吃不喝每天抄八、九個小時,抄兩份給同修一份。因為與此同修都視師父的講法比生命還寶貴。我抄經文感動了傳遞經文的同修,她說以後不用抄了,給你們每人帶一份吧。從此我們有了經文和一些真相資料,資料不夠就自己做、複寫等。不管嚴寒酷暑,不管颳風下雨,只要一有資料,馬上去拿。有時等好長時間,從無怨言。回來後馬上傳給別人,連外孫(小同修)晚上八九點鐘,也去接經文與資料。八九歲的孩子晚上沒有人他也不害怕。有師父保護,他不怕,我也放心。

九年來,我們一直這樣默默的做著,不是表白自己,是認為大法弟子就該這樣做。我很珍惜資料,總是每份都認真看完後有地放矢的發下去。圓容好大法是我們每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比比皆是。剛得法不久,有一次我從約一米高的窗台上一步邁了下來,摔在床邊,右腳被壓在下邊,當時很疼,心想沒事,照樣早晚兩次到煉功點煉功,兩天好好的。以前也有這樣的事,腳腫的胖胖,二十多天不能上班。二零零三年,我的一個女兒得了一場大病,手術十個小時,我用正念否定了一切邪惡的迫害,經過五十天的護理,終於活下來了,後來還得了法。全家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師父時時處處都保護著我們。有一次我給同修送資料,給她講明慧中切磋文章,將近二個小時,家中做的米飯,變小火後忘了關火,就走了。回家後看到火沒關,心想完了,這飯一定糊的不像樣,開鍋一看,米粒一個個立著,比平時做的還好。有一次,水開了灌暖瓶,開水順著手背向下流,我的手只紅了一點,也不疼。老伴當時說大法真神啊!

這種超常的事不但大法弟子有,常人如果信大法也有。我的大女兒二零零八年過年回家,因吃了生東西胃疼,幾天不好,一天我說你念念「法輪大法好」,早上她出門時,我問她好了沒有?她說沒好,下樓時後悔說沒好,晚上回來,我說你不用吃藥多喝水吧,她喝了一大杯水然後躺下,肚子直響。過不長時間,我問她好了嗎?她說好了(其實那時沒好)。等十二點正念發完了,她坐在床上,問她怎麼坐著,她說一瞬間神奇的好了,並講好的過程。從此她更加相信大法的神奇了,還幫著講三退。只要有正念,大法的威力是無窮的。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深深體悟到整體的威力,救度眾生也是一樣。遇事向內找,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必須多學法,學好法,溶入到集體中來,參加學法小組。

參加學法小組非常重要。得法後的我每天早晚參加集體煉功,輔導員動員我參加學法小組,我百般推辭,不想參加,原因是:認為小組裏都是些沒文化的老太太,不如自己在家學。其實不然,去了之後才知道自己錯了,整體學法速度不但比我學的快,而且還能互相切磋。有的學員在學法小組學完,回家自己還學三至五講,我這才大吃一驚。從此我的學法速度也跟上來了,不然還自以為是呢。我參加學法小組後不到二個月,迫害就發生了,失去了這寶貴的學法環境。但我知道怎麼學法了。集體學法為我以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後來我悟到這都是師父為我苦心安排的修煉環境。

師父在《洪吟二》〈無阻〉中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我們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種榮耀是無以倫比的。法大,威力大。只要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從大處著眼,小處做起,沒有過不去的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