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和修煉過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五歲,一九九八年得法,可以算是一個老大法弟子了。

我是在黨文化的毒害下長大的,知識面狹窄,除了邪黨灌輸的黨文化之外甚麼知識都沒有。但是自己從小又喜歡神話,對武術比較感興趣,氣功高潮中又著迷於氣功,一直在尋求著解答許許多多不能解答的為甚麼?一生中想要解決而又無法解答的許多問題。一九九四年有氣功修煉者在本地辦氣功學習班,參加過學習班的人說真把有些病給治好了,我就和同事一起去參加了一次學習班,自己也有了一些感覺,有了一些對氣功的初步認識和體會,對氣功產生了好奇,認為氣功是比較先進的科學。還能給人治病,幫人做好事,就買了各種氣功書籍,隨之開始了對氣功的鑽研習練。在此過程中產生了好多執著的追求:追求功能、追求天目、追求神通、追求給人治病。幾年過去了,買回了許許多多的氣功書籍和佛教的書籍,還訂了幾本氣功雜誌,想深入研究這方面真正的東西。可是幾年過去,一直覺得還沒有找到真正的東西,我渴望著能找到一名真正的名師來指點。出門旅遊我都不放過一座寺院、道觀,始終沒有找到。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又到書攤去買書,發現了《法輪功》,買回去閱讀後,頓感耳目一新,和別的所有書都不一樣,回答了我想的問題,認識到這就是我要找的,師尊就是我要苦苦尋找的真正的師父。

我一邊學法一邊按照書中的煉功圖解,開始學習煉功動作,在幾個月的時間中邊學習邊改進,力求動作準確一點。隨後托人從外地購買了一套煉功磁帶,開始了按照磁帶煉功。此後只要見到法輪功的書籍我就買,當時出版的大法書籍有十本,我買回後一遍一遍的讀,努力按照書中的要求去做。身體迅速變化,好多病不翼而飛,全身舒服,事事順利。通過不斷的學法,思想也在不斷的改變。我把以前購買的所有佛教的書、氣功的書全部清理了出去。

我在農村工作,家住縣城,一般只有在週末才能回家,在一九九九年的一個週末回家,晚飯後轉街時發現有幾個人在街上煉法輪功,感覺是遇到了知己,交談體會之後,隨之在一塊兒煉習了第五套功法,發現自己的動作很不正確,同修給我糾正了動作,第二天早上又跟隨去學煉了一至四套功法,對不正確的動作進行了修正,然後就去上班了。

又到了週末回家後,急切的去找煉功點,沒有找到,通過打聽,知道被警察非法禁止了。我到賣書的地方一看,所有法輪功的書都已被查封,再不准出售。晚上電視也開始了誹謗報導。自己怎麼也想不通,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書。為甚麼就禁止?為甚麼要打壓?怎麼也想不通,我也開始了自己的計劃,在思想上做好了準備:無論如何我也要把這寶書保護下來。上班後單位也開始了全面的清查,當時我們單位我和A兩人學煉法輪功,而且動作也沒辦法學到家。A當時也只有一本《法輪功》,我們當時只想先把書藏到安全的地方,然後在家中學煉。我們單位的領導從縣上開會回來後,對我們倆說:「上面要求對修煉法輪功的人要進行全部登記,進行管教,我在縣上彙報說我們單位沒有煉法輪功的人,我給派出所也交待過了,你們把書給我……。」我們單位的領導他是看到了我們修煉後的行為表現是單位上最好的人,才這樣做的。

我們怎麼也捨不得把書交出去,但是我們知道領導是一個正直的人,當時要書是為了了解法輪功,又想保護我們,不想給單位添加麻煩,權衡期間,我交了一本《轉法輪法解》,某某的《法輪功》也交了,說只有這兩本書。這樣單位上平息了,但是我在縣城剛剛找到的同修也不見了,切磋的環境也沒有了,這樣我只有在家中修煉。當時我們已經意識到電視廣播在造謠,已經能夠識破這種造謠宣傳,看電視的時候也給別人解釋說這是不可能的,報導的這些人和事都不符合法輪功的要求。但是當時聽的人很少,許多人聽不進去。以後我們只好到自己房間裏學法煉功。

當時我想不但要把書保護下來,還要留傳後世。為此我就計劃開始抄書,在工作之餘,只要有空,我就抄書。我把《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法解》、《精進要旨》、《美國講法》、《悉尼講法》等當時出版的十本大法書全部抄寫了下來。在親朋好友中講述自己的認識,總想把這麼好的東西介紹給我的親戚朋友,使他們得救,講自己的親身體會、修煉以來身體的變化情況,用事實反駁著電視台的造假行為(當時還不知道講真相),並把自己手抄的《轉法輪》送給他們學習,引導他們得法。當時我認識了一個書攤上賣書的,迫害開始後,他把沒有出售的大法書藏到家中(沒有了《轉法輪》),只要遇到有緣人,我就把這些書買回來,和手抄的《轉法輪》一起送給他(我只有一本《轉法輪》怕遺失了,不願意送人)。我已經將《轉法輪》抄寫了四、五遍,我決心一直抄寫下去,只要有人需要,我就抄寫。

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的思想得到了進一步的昇華和淨化。不好的東西逐漸減少,以前我在單位是喝酒最兇的,抽煙也是最多的,開始修煉時,我知道這些東西必須戒掉,但是由於怕心,怕別人說我還在修煉法輪功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時,沒有戒掉,回答他:你見過哪有煉法輪功還抽煙喝酒的嗎?(現在認識到這都是怕心)我內心是決心要把它戒掉的,後來就和我們單位的抽煙人約定好同時戒煙,其實徹底戒了煙的只有我一人。幾個月後我把酒也徹底戒了,別人都感到我的毅力很驚人,我知道不是我的毅力大,而是法的威力大。只要你學法,不好的東西大法都能給你去掉。

由於工作的需要,二零零二年單位給我配備了電腦和一台針式打印機(現在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學會了打字、排版和打印技術,只是速度太慢,二零零三年基本上可以用電腦辦公,這時我計劃要用電腦把《轉法輪》打印出來,把他送給有緣的人學習,我就利用空餘時間打印,約花費了三、四個多月的時間打完了《轉法輪》,開始了校對,準備打印出來。

一天有一個人來找我,我不認識他,他說是我的朋友介紹他來的,他是修煉法輪功的,是某大學畢業的學生,叫A,因修法輪功被迫害,工作也被單位開除了,從勞教所出來時間不長。他給我講了他的修煉體會、大法的形勢,還給了我自焚真相的光盤,送來師父的新經文(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此時我才知道了慈悲的師父還在講法、知道了大法受迫害的真相、知道了師父在正法和師父的正法進程,真正體會到了師父的苦心安排。

我急切的讀完了師父的新經文,一遍又一遍的讀,心情激動的無以言表,總感覺讀不夠。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好多事情都明白了,對大法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也知道該怎麼做了。開始了講真相,將天安門自焚真相的內容整理打印出來,進行張貼。

後來A介紹我認識了同修B,B教會了我上動態網的方法,明慧網成了我離不開的園地。開始從網上下載一些資料編輯打印,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著三件事。A和B與我相距較遠,不在一個縣城,相見一次也不太容易,他們都是修煉很精進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責任重大,一定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做好三件事,不管多難,堅定跟師尊走到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