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面對退休警察(故事兩則)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正念面對退休警察

  • 正念顯神奇小故事(兩則)

  • 正念面對退休警察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不久後的一天晚上,我到一個菜市場去貼真相粘貼。就在我剛貼完一張粘貼準備離開的時候,從不遠處走過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突然出手抓住我的一隻手腕,並說:「你貼反動標語跟我走,到派出所去。」我想是我貼粘貼的行動被他發現了。

    由於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辭,平常和人說話的時候明知對方在造謠狡辯卻想不出甚麼話來反駁,而且我剛走出來沒多少面對面講真相的經驗。所以當時我想我可不能到派出所去,那的警察社會經驗多能言善辯,他們人數又多,我說不過他們怎麼辦,反而弄的好像我犯了甚麼錯誤似的,可事實上我講真話並沒有做壞事呀!

    我馬上下定決心不能跟他走。於是我對那個老頭大聲說:「我沒殺人放火,沒幹壞事,我不能跟你走。」老頭見我不走,一邊說我反動反黨一邊使勁把我往派出所方向拉,而且力量還很大。我則想盡力擺脫他,就繼續對那個老頭大聲說:「我沒殺人放火,沒幹壞事,我不能跟你走。」並與他互相拉扯起來。那老頭拉了一會兒也沒把我拉走幾步,便停下來用另一隻手往我衣服兜裏摸,竟然把我的身份證掏了出來,我這才想起來前一天考試用身份證把身份證放兜裏忘了拿出來。現在想起來這又是一個大漏洞。老頭拿著身份證看了看說:「我記住你了。」

    此時周圍已圍過來七八個人看熱鬧,其中一人指著那老頭對我說:「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退休警察。」我聽了並沒有害怕,只覺得警察也得講理不應該胡作非為。這時那退休警察見周圍來了這麼多人,怕態度再蠻橫下去有損自己形像,態度便緩和下來。但仍然抓住我的手腕不放,他想了想說:「這樣吧,只要你說今後不練了我就放了你。」我當時想讓我放棄大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卻想要不要說謊騙他,以便脫身。我認真的想了想,感覺應該按大法的要求做不能說謊。於是對周圍所有人說:「法輪功確實好,我還煉。」老警察不說話了,又過了一會兒,竟然把身份證還給了我,說了一句你走吧。現在悟到一定是舊勢力沒有了迫害我的藉口,師父用無邊法力使老警察把身份證還給了我。

    這件事已過去多年了當時並未悟到是怎麼回事。最近看到有很多同修鼓勵未寫文章的同修向明慧網投稿,我才想起這件事並想把它寫出來。通過寫文章發現了很多漏洞與私心。首先是對安全的不重視,做事前沒有了解一下周圍情況,被人抓住,人家說到派出所去才想起在不遠處有一個派出所。沒有先檢查一下自己身上有沒有不安全的地方,竟然把身份證帶在身上。其次,現在感覺到當時證實法講真相時的心態不純,不完全是為了證實法,也有一些證實自己的心。

    而我感觸最深的就是師父的那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儘管有這麼多漏洞與私心,以至被邪惡抓住。但只要沒有怕心正念足,不向邪惡妥協,它們真的不能把大法弟子怎樣。

    寫此文的目地除了想提醒同修不要重蹈覆轍外,主要想鼓勵同修只要弟子正念足沒有怕心,堅決的否定舊勢力,師父就能保護弟子。在這件事上如果還有甚麼執著沒發現,法理沒悟到,請同修慈悲指正。


    正念顯神奇小故事(兩則)

    文/大陸大法弟子

    我在十四個年頭的修煉中,經過許多驚心動魄的事件。關鍵時刻在師尊的加持下正念正行,都能順利闖關,下邊將二、三件修煉中正念正行出現的神奇寫出來,為了證實大法。

    記的得法的第二年(一九九六年)夏季裏的一個傍晚,我扛著一把新買來的拖布往煉功點走,剛上大道見對面飛速行駛一輛解放汽車向行人奔來,不知司機喝醉了酒還是方向盤失靈,左右搖晃,車速越來越快,路上的行人嚇的不知所措。這時車子像長了眼睛似的又向我奔來,我拿拖布指向車頭,大喝一聲:定在那裏,不許動。話聲一落,車子喀嚓一聲急剎車,定在那裏,避免了一起交通事故。事後我悟到是偉大的師尊保護了路上的眾生和我,同時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更堅信師父,相信神跡,時刻正念正行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記的二零零零年我去四川在北京換八次列車時,當時是中共打壓法輪功高峰,北京車站如臨大敵。我把大法書,錄音帶,收音機,裝了鼓鼓一包,尤其北京車站對過往的行人,幾乎一個一個的翻包、搜身、照像、一步一關、一步一卡。送我上車的兒子都嚇壞了,面如土色,說:「爸爸咱還是別往前走吧!」到了車上,一排車警全副武裝,別著手槍。一個不落的讓旅客拿出身份證登記。走到我跟前,我心裏說:「我不歸你們管,別檢查我。」警察立刻繞彎離我而去,都沒有查我,一路運用神通,正念正行,安全往返多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