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師悄然而護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後,面對鋪天蓋地的邪惡謊言,我有一念:在我單位辦公的環境內不能有污衊師父、詆毀大法的資訊,不能讓邪惡的媒體宣傳毒害我周圍的同事。我每天都在銷毀送到我辦公室的各種報紙、各類雜誌上面的抹黑師父,攻擊大法的文章。

單位迫於上面的壓力,對煉功人會上會下搞人人過關、表態,當時我沒有害怕,就和另一同修切磋後,主動找到領導說:法輪大法好,決不放棄修煉。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正行。在單位向上級報送煉功人的名單時,上面沒有我的名字。

幾年來,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每當不精進或關過不去,修的有漏的時候,就想:即使我修的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的迫害。在法中歸正自己,堅信師父,走師父安排的路。

二零零四年我從原單位下來後,來到了私營企業,有時要隨他們到外地,每次出差,我都帶上大法書和小錄音機。為了不浪費時間,有時在火車上學法,聽大法音樂,心裏時刻想著自己是修煉的人。有師父保護,從沒出現過麻煩和干擾。

二零零八年我隨常人去廣州出差,在安檢口看見安檢人員對每個準備登機的乘客進行全身檢查,心想:這樣的檢查是對人的侮辱,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這樣對待我。發正念鏟除候機大廳裏的一切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當輪到我時,我站到了安檢口的位置上,一位女工作人員很客氣並微笑著說:進去吧。沒檢查就過去了。在從廣州往回返的時候還是通過安檢口登機,我依然在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對我進行搜身式檢查。又輪到我的時候,也是一位女安檢員揮手示意,讓我過去。當我走過安檢口,回頭看時,在我身後的一位女乘客正在接受安檢人員手拿著儀器,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從腳底到頭頂反複檢查。這時,同我一起去的常人好奇的問我:怎麼沒檢查你呢?此時,我心裏非常明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呵護著我。我笑著說:我是修煉的人,有師父保護,不用檢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