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解體邪惡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奧火傳至我市的頭一天下午兩點多鐘,當地片警、社區,分局四人來到我家樓下。當著二十多名正在樹下乘涼的常人,一個惡警從車上下來,走到我跟前,張口便說:「你罵人了」。我說:「我怎麼會罵人呢?」隨後從車上又下來一個人和躲在樓旁邊的一個人,邊說了解情況邊讓我上車,我說有甚麼事可以在這說非上車幹甚麼?我不上,他們就把我抬上車。在車上,一警察心虛的說:「讓你上車你還不上,也得給我們點面子,那麼多人看著呢,多不好看。」我說:「有甚麼不好看的,光天化日之下,讓眾人看看誰在犯法。」一路上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

到公安分局後,一個自稱局長的人說:「你罵人了,把鑰匙給他拿下來。」他們把我家的鑰匙給搶走了。又返回我家,據當時在場的人說,他們帶著錄像機、照相機在我家一通拍照。我知道他們想找到所謂的證據,結果一無所獲。那個局長說你們家甚麼也沒有,然後就在對面坐下問我,你們為甚麼把奧運叫邪火,等等。我當時想這回我不會上你們的當,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心想你們怎麼把我抓來的,就怎麼給我送回去。誰也不配迫害我,你們說的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挽救這些生命不能讓他們對大法犯罪,不迫害大法弟子少造業,好讓他們得救。

無論他問我甚麼,我就一言不發,兩眼直盯著對面的局長發正念。半個小時後,局長呆不住了,甚麼也問不出來,站起來出去了。又進來一個胖警察軟硬兼施的說這說那。我不管你是誰你說啥,我就是心不動,一句話不說很坦然,沒有怕,有師父在身邊,怕啥。還是兩眼直盯著這個人發正念,呆了一陣他又出去了。局長又進來了,這回他不敢正面看我,側身跟我問話,我就轉過身,還是直盯著他,就是發正念。最後一個片警開始側身對面朝我坐著,一會腦袋慢慢往下耷拉,後來乾脆兩手捧著腦袋耷拉著,也不吱聲了。

不管誰在屋裏,我就是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堅信師父就在身邊。到了下午五點多鐘,那個局長進來說:「你回去吧,給你們單位打電話了一會來車接你。」五點五十回到家,正趕上全球整點發正念。

我當時被綁架上車後,在場的一位同修立即通知其他同修,消息立刻傳開,大家發出強大的正念營救,同時揭露邪惡的粘貼粘滿了大街小巷和公園。我這次正念闖關是源於偉大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同修的整體配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