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人類的尊嚴人人有責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從古至今,人類自己的尊嚴歷來都被人類看重。在現代歷史中,各個國家也都是以人為本,把維護和保障人權作為立國之本。可是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這個曾經享譽四海的文明古國中,雖然也把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之類的話冠冕堂皇的寫進了憲法,但卻從剛剛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前夜,發動了這場針對法輪功的慘絕人寰、駭人聽聞的肆意踐踏憲法和侵犯人類尊嚴的血腥迫害

自昨天看到明慧網上關於追查國際報告一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目擊者證詞的報導後,心情至今仍然平靜不下來。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的那位證人所敘述的情節,在腦海中久久的迴盪,揮之不去。那手持屠刀(手術刀)的兩個慘無人道的軍醫,毫不顫抖地在一位活生生的年僅三十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胸膛狠毒下手,血液隨之噴濺而出的嚇人鏡頭。隨著手起刀落的瞬間,那位法輪功學員發出的那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和「法輪大法好!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嗎?」的呼喊聲,撼人心魂、驚心動魄。

最近看了一張《十年不屈的歷程》的光碟,每看必落淚不止,心中的那塊石頭越壓越沉。我不僅仰天長嘆、憤聲疾問:蒼天啊!這場長達十年多的血腥迫害為甚麼至今不能得到制止?這成千上萬遭受如此殘暴塗炭的生靈為甚麼至今得不到昭雪?這究竟是為了甚麼?

可喜的是,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已經曝光於天下,由加拿大喬高和麥塔斯先生所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已經出版,還有這位目擊證人的證詞的公布於世。我想,距離徹底把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刻已經不遠了。

只是在殘暴發生地的中國大陸,很多民眾都還未覺醒,那些參與這場血腥迫害的人,(其中多數是被中共的謊言和淫威欺騙和脅迫而做)還未從中共的桎梏中解脫出來,被中共邪黨歷次運動整怕了的中國人的奴性也在默認和助長著這場迫害的繼續。另外,世界上也有一些有客觀條件和能力能夠制止和抑制這場血腥迫害的國家和國際組織及一些當權者們,在維護和獲取本國利益的前提下,對這場迫害不聞不問或予以默認,不能夠堂堂正正地站出來對中共說不,並對其施以應有的經濟制裁和政治壓力,使得甚麼人權、自由、民主等所謂的立國之策和口號變的更加蒼白無力,也使得中共的暴行至今仍然橫行天下、肆無忌憚。

中共的血腥暴政,不僅僅是對中國人的迫害,它侵犯的是人類的尊嚴,是對人類應有的良知、正義與人道的挑戰。而且中共已經將這場迫害和毒害的觸角延伸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中共唆使和利用海外使領館和一些駐外機構所幹的壞事,已經在直接地衝擊著世界各國的民主自由制度和公民的安全,攪得整個地球都不得安寧。這不就是中共向全世界、全人類的狂妄挑戰嗎?

中國有句話叫「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是因為老鼠糟蹋人吃的糧食和財物,侵犯了人的利益,激起了民憤。今天的中共邪黨橫行於世幾十年,上逆天道、下違民意、獨裁暴政、貪污腐敗、喪權辱國、塗炭生靈。在中國大陸的老百姓中,提起這個貪污腐敗、喪權辱國的執政黨都在議論紛紛,提起那個壞事做絕、無所不幹的江澤民人人唾罵。解體中共、停止迫害已經成為了國人的共鳴。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年來,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們為制止這場血腥的迫害做出了巨大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自由、民主與尊重人權的國家和人民,也都在譴責、呼籲和制止這場血腥的迫害。記得一位法輪功學員在一首詩中寫到:「沒有信仰的民族是一個悲哀的民族,沒有信仰的人生是一個殘缺的人生;沒有人權的國家是一個殘暴的國家,沒有人權的公民是一個可悲的公民。面對邪惡對善良民眾的殘酷迫害,請不要再事不關己、麻木不仁。對邪惡迫害好人的容忍,即是對壞人行兇的縱容;漠視對信仰、人權的踐踏和對精神與人格的欺凌,即是對邪惡的滋養和認同。邪惡之所以要我們在正邪、善惡、好壞面前不辨不分,是為了麻醉我們的良知與人性,從而它們就可以更加為所欲為、肆無忌憚地霸道橫行。試問:在魔鬼橫行的世界裏,好人可怎麼生存?」

人類社會是所有善良的民族和人民的美好家園,而不是任由邪惡橫行霸道的樂園,解體中共、制止殘暴、結束迫害、捍衛人類的尊嚴人人有責。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的進一步曝光,為制止這場殘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西班牙國家法庭起訴江澤民等中共五名高官,為我們儘快結束這場血腥的迫害邁出了意義非凡的一步。願全人類都行動起來,共同來結束二十一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結束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洗淨給人類文明帶來的巨大恥辱,還人類以應有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