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堅定正念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陝西寶雞大法弟子,每次法會徵文,我都想寫出自己的修煉歷程,但由於各方面原因都沒有成行。這次法會徵文我終於破除了各方阻力,寫出了十多年來的修煉歷程。與各位同修共同切磋,總結好的方面,暴露出修煉路上的不足,共同提高上來。我從五個方面寫出我的修煉歷程。

一、去北京證實法 真正從人中走出來

一九九九年七月,當電視誣蔑大法時,我震驚了,不行,我要去說真話。同年冬天我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上訪的火車,在火車上我們繼續學法,念經文,我感覺我當時昇華的特別快,法理清晰,這是在家學法從沒有的感覺。

當時天安門廣場布滿了便衣警察,我們被拉到了朝陽區派出所。那裏面有很多學員,我看到警察體罰學員,打學員。當一個警察問我:「你也是來護法的,甚麼學歷?」我說:「嗯,小學畢業。我們是來說真話的。我以前有好多病,煉法輪功好了,我們是學好的人。」

後來我們又被當地公安局接回,坐在車裏,有一個警察問我:「你為啥要學法輪功?」車裏很靜,我說:「我以前心性不好,不准別人說我的壞話,和家裏鬧矛盾,打罵孩子,弄自己一身病,學功後。我處處為別人好,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現在沒有病了。不貪小便宜,不鬧矛盾。如果學功的人多了,連警察都不要了,人人自己管自己,我們有心法來約束。我們是修心性的,從心裏不幹壞事。師父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警察又說:「你覺得好,你就在家裏偷偷煉,跑出來幹啥?」我說:「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我們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偷偷煉?」

二、去當地「六一零」講真相

一次,我和一同修去給當地「六一零」人員送勸善信。同修發正念,我開始講。辦公室的人打斷我的話,一個勁的問我:「誰叫你來的,你說誰叫你來的?」我平靜回答:「我不想來,誰給我多少錢,我都不會來的,因為我的兩個小孩在家門口玩呢,沒有人看管。我想來,沒人叫來,我都要來。我是為了你好,我才來的。」

說這話時從我內心深處湧起一股酸楚,但我沒有讓眼淚流出來,可有點說不出話來,我便在心裏念師父的法:「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精進要旨》〈清醒〉)本著這一念,我慈悲的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也許我的真誠感動了他,他不時的深深的點點頭。在這個辦公室裏我只把他看成是一個生命,一個需要救度的生命。我的衣服整潔、入時,落落大方,我從心裏沒有把他看成是甚麼不敢靠近的大官,只有一念為他好。我們走的時候他還把我們送出來。

三、鏟除攔路虎

一次我們去外地近距離發正念,我有點犯難,在常人中我寧願走路,都不願坐汽車,暈車很厲害的。但近距離發正念是必行的。一上車,我就坐那低頭發正念清理自身,最後同修說他們也給我發正念,發著發著,突然在我腦海裏有一個微弱的、幾乎不易覺察的一絲念頭:攔路虎。一霎時,我回過神來,鏟除攔路虎,鏟除擋在我修煉面前的各種攔路虎。我集中念頭, 正念純真求師父加持,幾分鐘後,我頭腦清醒,沒有暈車的感覺。

我悟到:為甚麼在救度眾生的路上有各種阻礙?可都是攔路虎在做怪,它想利用各種形式拖住我們精進的步伐。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有恩師的慈悲點化、呵護,有恩師教給我們的如意神通,攔路虎甚麼也不是,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轉法輪》〈第三講〉)

四、識破舊勢力的安排 解體它

三年前,因工作需要我丈夫和一女的走很近。這女的我也知道她的人品,她時髦,生活不檢點。有的人冷嘲熱諷,也有同修提醒。說的多了,我也起了人心,心裏很不是滋味,難受。對情的執著放大到影響我的修煉,做不好三件事,攪得我生活忙亂,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有時心也靜不下來。這下中了舊勢力的圈套。那段時間我陷在常人中,在名利情中周旋。我感到身心的疲乏。但是我始終沒有忘記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怎麼把自己和她放在一個位置呢?她只不過是可憐的眾生,而且是不聽真相,不信大法的生命。當她的影子鑽進我的思維,我就趕她,排斥她。她怎佔據我的思維呢?我的思維是用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從一思一念上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給舊勢力市場。

慈悲的師父經常點化我,在關鍵時刻我能用法理指導自己。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我漸漸的清醒、歸正。那魔急眼了給了我一場突如其來考驗。一次我走在街上,有一個算卦的拉著我說:你出力不討好,你一生愛的人不愛你等。她說的話,把我的心一下變成巨石,心重、壓抑,堵的慌。就在這時,師父的法在我腦中迴盪。我對她說:「你知道法輪功真相嗎?」她立即背過身去,把手伸在身後,邊搖邊說「走走走」。她堅決不聽真相。走在我身邊同修用常人話來安慰我,我便對同修說:「我的一生是師父給改變的,她能看得了嗎?如果像她說的,也是舊勢力安排的,我不承認,我現在是修煉的人,是師父改變的一生。」

我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情魔看我從情從跳出,而不甘心,又利用這一招來迫害我。識破舊勢力安排,不承認它,我在心裏發出堅定的一念:鏟除壓在我心裏的邪惡敗壞物質。我純淨思維集中,平穩,雙目微閉數分鐘後,「嘩」那塊巨石一下散掉了,那物質解體了。

我和同修在街上繼續講真相,救度有緣人,絲毫沒受干擾。過了大半晌時間,在街上又和算卦女人相遇,她從我身邊走過斜過白眼來看我,大概看這人擊垮沒有,舊勢力真是盡力了。我想起《西遊記》中有一段師徒過通天河的故事,上面來來往往的都是魔。那是假相,是干擾,是迫害。它就想讓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分心,停止精進,休想。

「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論〉)只有走正師父安排的路,才能讓舊勢力望而生畏。現在我丈夫也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當然這和偉大師尊的慈悲點化,呵護是分不開的。

五、整體配合 營救同修

我們這裏有兩位同修講真相被惡人舉報,遭邪惡綁架。當我得知後馬上通知身邊的同修,又趕往另一協調人處。我過去只去過一次,路沒記住。我一邊找他的住處,一邊請師父加持。天快黑的時候,終於找到了,一進門,看見另一協調人也來了,我們經過交流切磋,達成共識,站在法上,協調整體,營救同修。

在回來路上天已很黑了,我去被綁架同修的村莊,找到那裏的協調人,我們同去那裏的派出所近距離發正念,發完正念,天很晚了,沒有回家的車了,連話吧都關門了,有一家診所還開著,我進去給家打電話,讓家人用摩托來接我。在我們往回趕的路上,碰到了我們片的同修一行幾人拿手電筒前去發正念。我們在家的同修,在煉功點,針對那裏的邪惡發正念。我還去了出事同修那裏,和那裏的負責人一起發正念,清理她們村子的邪惡因素,她說她很冷。我們一起悟法理,加強她的正念,發正念,清理被綁架同修的空間場,加持同修正念。在我最後一次去的第二天她遭邪惡綁架。

那時,我真的感到舊勢力的邪惡,它陰森森的壓下來,使我身體真的感覺很冷,我的後背經常「刷刷刷」一股股寒氣下來,使我常常打冷顫, 發正念也是這樣,那幾天,邪氣壓得我真想呻吟, 同修在家高密度發正念,可我像得了病一樣。一天,我在地裏幹活,邊長長喘氣,因地裏那時缺人手,還不時請人幫忙,有一同修經過我地頭,我趕快跑去,幾乎是哭訴了我的狀態。同修站在法上幫助我,讓我去掉怕心。她回家給我發正念(這是她後來告訴我的),我立即感覺好多了。

幾天後,協調人也遭綁架,我們感到壓力很大, 但是我們都有堅定的一念,站在法上營救同修。有的接力近距離發正念,有的給相關當地惡人發真相信,曝光邪惡的,同時把每天二十四小時分成段,那個片幾點至幾點,這個片幾點至幾點,我們這裏老學員多,所以晚上十二點至清晨六點發正念,由我們這片來做。其實是晚上八點到清晨六點,我們學員像往常一樣,晚上來煉功點學法,每個整點發正念,發完十二點以後,往常我們就回家了。現在我們就躺在我們學法用的坐墊上,睡一小會,到正點我們互相叫醒,再發,每個整點都一樣,一直到早晨六點以後,我們才各自回家。

由於我們內外配合的好,有兩個月時間,同修相繼回家。有一同修說,他身陷黑窩時在裏面能感受到同修發過來的正念,能量很強,晚上每當邪惡審他時,把拳舉起來說真想打你,但又放下了。同修知道,這是外面同修在加持他,使他做的很好,使邪惡的陰謀不能得逞。

要想寫的還很多,由於時間關係,到此為止,如有不足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