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也是助師正法的一部份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偉大的恩師好!
同修們好!

在正法修煉中,有些學員掉隊了,有的沒有走正路,有的長期卡在關和難中出不來。我悟到,這些同修、昔日同修在正法時期已經得了法,要比常人更值得我們珍惜,所以我們應儘快幫助、喚醒他們,這是非常重要的。同時,幫助掉隊同修的過程是我們修煉自己的過程,也是我們現階段助師正法很重要的一部份。

過去我對這方面認識不上來,對昔日掉隊的同修也知道應該幫助,可就是不重視,也不去做、也沒有緊迫感。我被綁架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後,得知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約六十人,轉化的有五十多人,不轉化的大約有四個人。這個數字讓我震驚。

師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的內容我記的還是比較多,但對師父講的「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當時這幾句講法我印象不深,而且對邪悟者不僅有敵意,多多少少在潛意識中還有點看不起他們,所以幫他們的心很淡。

通過大量的學法我認識到了,我除了日常的證實法外,幫助昔日的、走不出來的、不精進的、關難中的同修也是我的責任;也是我們下世前的互相叮嚀與囑託;最近通過學《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後,又認識到這也是我們助師正法很重要的一部份。

一、幫助同修回到大法中來

有一個協調人(甲),這些年中做了不少證實法工作,因在婚姻問題上沒處理好,又沒能在法上及時歸正自己,舊勢力就放大甲的執著,讓甲一錯再錯。到最後關難大的過不去了,在魔難中自暴自棄,放棄大法不修了,致使當地的大法工作受到了影響。因此事在當地同修中鬧的沸沸揚揚,同修之間也矛盾重重。

聽了甲所發生的事後,我難過的流下了眼淚。其實這一切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要全盤否定這一切。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不是對我們整體的迫害嗎?不就是對眾生的迫害、對正法的破壞嗎?我們絕不能讓它就這樣毀掉同修,我們也不能放棄我們的同修。

因此事本地同修對甲的指責、埋怨,使難中的甲離開了本地來到我市,封閉起來,拒絕和其他同修見面。我當時和一個協調人協商了一下,暫時不和我市的其他人說,在不知道甲住址的情況下我們先發正念,然後我再通過電話和甲聯繫。

我打了幾次電話甲都說他在外地,一會兒在這兒,一會兒在那兒。在我的誠意下,甲答應在外面見我一面。當時還有一位同修和甲在一起,這位同修對我說:你幫幫甲。當時同修對我充滿了期望與信任的眼神,使我一直忘不了。我想甲同修千萬年的等待與機緣如果因我們沒有用心的去拉一把,豈不有違於我們下世前的互相叮嚀與囑託嗎?他明白的那一面正在期待著我們的幫助,一個天體世界正在面臨著解體的危險,他世界裏的眾生也正在苦苦等待著大法弟子的幫助。我告訴甲:「我知道你沒地方訴苦,我今天就做一個傾聽者,你把你的苦都倒出來吧!」他張嘴就是怨,怨當地的同修,怨其他協調人,怨恨離婚的妻子。我就靜靜的聽著。

後來我又約甲見面,給甲帶了一些光盤,和甲在外面交談了一會兒,甲始終都說他不修了,甲的狀態就是破罐破摔,怨恨心很大,當時我很難過的離開了甲。舊勢力不就是要毀掉甲的天體世界為目地嗎?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否定這一切的,不能辜負師尊的期盼與甲天體眾生的等待,我一定要喚醒甲的本性,圓容師父的正法需要。

我們學法小組集體給他發正念。其他同修也給他打電話。大家為了幫助甲,經常讓甲幫助買點東西,幹點這個、幹點那個。通過大家的幫助,他自己也在反思,慢慢開始聽師父的講法了,但狀態並不穩定,還是陷在魔難中跳不出來。有的同修有些失望,我也不知怎麼辦好?責任感使我不能放棄,放棄了,邪惡爛鬼就會鑽空子,就等於允許邪惡把同修拉入深淵,我們不能讓舊勢力得逞。

師父在《去人心》中講:「解決的辦法是一定要重視學法,認真學法。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煉圓滿,那為甚麼不珍惜這萬古機緣呢?而且這機緣瞬間即逝呀!」我明白了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只有學法,一定要甲參加學法小組,但還要根據甲的情況(愛面子、不願面對別人,怕別人知道。地點還要離他近,法理還要清楚)找合適的地點和人選。

我給他找了一個合適的人選。該同修同意和甲一起學法,可很長時間過去了,甲也沒有去。甲就是怕別人知道他的事,丟面子。這時我就非常嚴肅的毫不客氣的指出了他的問題,告訴甲不能抱著這些骯髒的東西不放,必須突破自我,面對自己所做的一切。

後來甲自己主動到同修家去學法了。在學法的過程中,甲不斷的昇華,並在同修的幫助下,終於突破了自我,把自己做的不好的東西全盤托出,一下子自己感到輕鬆了。在這兩年裏換了三個學法點。我兩年多一直沒有放棄對甲的關注,過一段時間和甲切磋切磋,有甚麼心結及時解開。切磋中甲感慨的說:如果我以前明白師父講的這些法,我絕不會走這個彎路的。至此甲才真正的回到大法中了。

甲能回到大法中、能歸正,是我最大的欣慰。過程中是師父給安排的一切。例如:房東要賣房子,師父就安排另一同修幫助甲找到一切都適合他的房子,房子一切設施齊全還非常便宜。其實我在幫甲時甲也在幫我,甲也真誠的指出了我的執著,使我及時的歸正了自己。消除了和同修的間隔。

二、幫助同修衝過難關是我們的責任

同修在魔難中、在病痛的折磨中是多麼需要同修的幫助和鼓勵。我身邊有個同修乙因車禍處在魔難之中,心性已經在低谷了。緊接著她又和其他同修發生了矛盾,陷入矛盾中不能自拔。因為很多同修都為她著急,去切磋時就忘記了考慮說出的話她能不能接受、能不能承受,而是超越她的心性去說,帶有埋怨和指責的味道。再加上有的同修不修口,使矛盾越來越激化,使難中的乙同修難上加難,致使她後來不接受同修的幫助,感覺精神都快要崩潰了。

我也為同修的這種狀態著急。我想我乾脆和她一起學法。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只有學法。在學法過程中針對她的心結在法理上切磋,使她提高上來。

我抱著真的為乙同修好、為圓容整體的純淨心態去和同修學法。我腦子裏始終迴盪著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最後對我們講的那段法,想起來就流淚。師尊要我們慈悲的對待同修,就能夠把問題解決了。同修犯了錯誤不是指責和埋怨,而是同情他,因為他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認識到提高上來。如果我們真正的為他好,他明白的那一面會知道的,他會被我們的話感動的流淚,他會覺的我們很知心,值得信任。師尊要我們開創這個環境。

我想我應該按照師尊講的去實踐,使我們都能在法上提高上來。但當時同修乙並不歡迎我和她學法,以為是跟她鬧矛盾的同修讓我來的。她說不需要別人和她學法。我告訴她:我就想和你學法。心裏想:你趕我我也不走。我和她剛學了兩天她就感覺到好,她說我是師父派來幫她的。後來又有兩個同修參加到我們的學法小組。我們在學法過程中,時常針對她的心結切磋,很快她就在學法交流中有了提高。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負責人有問題肯定是責任大,這一點大家知道,師父有無數的法身都在管,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問題、放過他提高的機會。可是你要過於執著他的問題,那也會通過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問題,也會讓你通過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問題,就使他的問題可能因為你的心不去暫時先不解決。那更多人都帶動起來參與這件事情,好,那就通過這件事情,把所有的問題全暴露出來,叫你們看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不是不解決問題,不是師父法身不管。」

當我們學習了師父講的這段法時,對她啟悟很大,這段法就是針對她的心結,她也開始找自己了。在交流中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可每次提到實質問題時就非常激動、憤憤不平,今天明白了,可明天心裏又是過不去。我知道她心裏很苦,有時候讓你感到她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當時我心裏非常平靜,總是耐心的聽她訴說,我按照師父告訴我們的去做,不怨她不指責她,慈悲對待我的同修。同時我也從來不順著她去說別的同修,就是和她在法理上切磋。如果我要順著她去指責、埋怨別的同修,那就會放大她的執著,那可能就會害了她。

我和她學了幾個月的法,同修的狀態也越來越好了,從矛盾中也跳出來了。她是個小片協調人,她講真相一直做的很好,而且還承擔著其它的項目。我離開這個學法小組時,她對我說覺的我很知心。其實我甚麼也沒做,只是用不指責不埋怨的心態對待她,和她在法上交流,有時也默默的給她發發正念。這本來就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應該做的。我只是有想讓同修走出魔難的心願,師父就幫我完成了我的心願。

前幾天我們又在一起學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時,乙同修對我說:「我那個時候怎麼那樣!」我真的為同修的提高感到高興。

師父在今年的《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同修往出推。他是你們的同修,儘量的要能夠使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環境中的溫暖。」我們每個同修都應該去開創這樣的環境,做讓同修感到知心和值得信任的人。讓同修感到這個整體環境的溫暖。

三、幫同修要有誠心、有信心

有個同修到我市後只和我一個人接觸,所以她需要的東西由我給她送。因家中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需要和她一起學法,使她不能參加集體學法,她居住的地方離我們很遠。我想這樣對她提高不利,而且我自己的層次有限,這樣會影響她的提高。我就建議她建個家庭資料點,上明慧網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週刊和資料都可自己下載打印,需要甚麼都可以自己做。我知道她有這個能力,而且文化知識也高,很快就會掌握這一切的。可是她對計算機感到陌生,總是有畏難情緒不願意學,覺的非常難,還說我不想去她家啦,意思是我想把她推出去。

回家後我就反思:為甚麼她有這樣的想法呢?我找到了是我強加於她,沒有和對方商量,而是告訴人家你應該這樣,應該那樣,好像命令人家一樣,這不是沒有體諒別人、為別人著想嗎?找到後就及時歸正自己。我耐心的給她解釋我的想法,她勉強同意了。

我先給她買MP5,讓她感覺到用這些電子產品使用起來很方便,然後告訴她上網非常簡單。但她要學時干擾很大,打開電腦,剛把防火牆安裝上就死機,啟動都啟動不了。她丈夫(當時未修煉)本來就反對她上網,怕出問題,她又不積極。因殺毒軟件和防火牆發生了衝突,其實從新做系統很快就會好,但我沒經機子主人(她丈夫)同意就沒敢做。後來她丈夫把電腦拉到電子城花錢給裝好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去她家讓她上網。她告訴我:她丈夫臨走時給她交代了,電腦剛修好,不讓我們動。我說:連上網後點一下「小鴿子」就上去了,我把「小鴿子」給你拷上,你先看一下怎麼上。我想她一看這麼簡單就有信心了,誰知剛一點「小鴿子」屏幕馬上就變黑了,再怎麼啟動也啟動不了了。當時我就傻了。連續試了好幾次都不行。同修還安慰我說沒事。

從技術上分析也不應該出這種現象,一般都是把破網軟件自動刪掉,除非廠家帶的系統有問題。從修煉上找,我做這件事情是對的,但太執著了。在這期間也沒發正念清除干擾。現在把電腦弄成這樣又怕她丈夫回來跟她發火。又擔心同修對我不信任,以後不再學了。又後悔人家不讓我動,我真不應該動。這些想法、認識,哪裏是甚麼正念!這不是怕心、名心嗎?怕甚麼,怕自己的名受到損失。其實這不是舊勢力在鑽空子嗎?舊勢力要達到的目地就是不讓她學,不讓她提高。找到了邪惡鑽空子的原因,我就發正念清除它們。我下決心一定要教會她學電腦。她丈夫回來後,我趕快到她家給他道歉。沒想到他沒發火沒埋怨,自己又把電腦送到電子城裝系統去了。

她丈夫看到我們這麼堅持,就給了我們一台筆記本讓我們用。我們裝上了自己的系統後,同修很快就學會了上明慧網,並能下載瀏覽。我又把她丈夫的筆記本也裝上了我們的系統,希望她丈夫能上「自由門」看新聞。她丈夫覺的我們的系統比原來的好用,因為他們單位計算機高手的系統經常受病毒的感染,而他的機器卻不感染病毒。後來他把台式機也讓我們隨便裝系統、隨便用了。

同修確實掌握的很快,不僅能下載瀏覽。自己也學會了裝系統,打印文件,自己還琢磨著做書,做出來的書很整齊。回到她們當地後又帶動了其他同修買電腦,打印機。還教會了八十多歲的母親學電腦,瀏覽明慧網上的文章,現在老太太經常在網上看文章。

同修大量閱讀明慧文章後,覺的提高很快。不久同修的女兒、丈夫也得法了。妹妹病危時,同修把妹妹和姐姐接到她家,讓他們得法。她姐姐一直反對大法,連她母親都不相信她姐姐會得法。一個多月後她妹妹的病好了。姐妹倆都得法了。同修讓妹妹也帶上電腦回去上網。弟弟和弟妹看到她們的變化後,也由反對到支持大法。妹妹的變化使妹夫也開始學大法了。親戚們看到她姐妹的變化後,有的也三退了。由於她自身做的好,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裏,幫助這麼多人走入了大法,這種後效應真的讓人感到非常可喜。師父看到我有幫助同修的這顆心,同修提高後又生出了救眾生的心。師父就幫我們完成了我們的心願。

四、及時幫助身邊的同修過好一關一難

這幾年我市早走的同修很多,給一些同修帶來了困惑,給救度世人帶來了難度。為甚麼他們能早走呢?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不重視自己平時的心性修煉和做好三件事,遇事不找自己。一關一難的堆積,到最後就堆積成了巨關巨難,在人間的表現好像是突然出現癌症或嚴重病業,或者是被惡警綁架。師父告訴過我們「碰到點魔難、碰點甚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說怎麼辦?」(《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舊勢力就是要把你的執著放大,放大,最後來一個生死關,目地就是要毀了你。

我們不能讓舊勢力再鑽空子奪走同修的生命,所以我們就要在平時注意幫助身邊的同修過好一關一難,看到身邊的同修有甚麼心結和漏洞及時切磋,幫同修及時的向內找去掉自己的執著,不要積攢成大關、大難。我認識到這層法理後,我就先從自我做起。

(一)有個同修住院我去看她,我鼓勵她趕快出院。她出院後我就放下要幹的事及時和她學法、在法上切磋,盡自己的努力使她在法上提高上來。就病業問題和她從各個方面切磋,她始終都是放不下自我,患得患失。她就是鑽到裏邊不出來。我和同修上午學法切磋她很激動,說她明白了,可下午就又不明白了,又回到老樣子,滿腦子都是自己的病。我總是耐心的和她學法切磋,可老問題總是不斷的提。這樣的狀態時間長了,我的信心也不足了。因自己急於使她康復的心切,沒有考慮到她當時的心理狀態,不知不覺的講話就急躁起來了,語氣不是很平和,耐心也不夠,使她也起了逆反心理。我意識到後就及時歸正自己的不足,再和她交流時就不再強加於她了,儘量使她能接受,不再超越她的接受能力去談。後來她在許多同修的幫助下,終於走出了這一關。現在三件事堅持做,幾乎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每天都勸退十幾人。有一次在講真相過程中因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惡警綁架,但不長時間就正念闖出來了。

(二)有個同修這幾年到農村講真相做的很好,在一次講真相中被惡警綁架,在洗腦班被轉化後沒人敢去她家。她確實被迷惑了。我當時和另一個同修商量著寫信幫助她,隔幾天給她家送一封,共送了三封。為了安全起見,後來有個她不認識的同修去和她切磋。同修很快就回到大法中來了。

(三)一次我幫同修解決技術問題,同修和我談起家人(不修煉)去世後有些解不開的心結,同時還有一些其它的問題。在場的同修也因家庭關過不去很苦惱。我就及時找了在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和他們切磋,他們感到收穫很大,同修的家庭矛盾也有了緩和。

(四)我講真相路過一個資料點,想進去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一隻腳剛邁進去就看見她和丈夫幹仗。因有其他人在場,我就退了出來。過了兩天我就找了一個同修和她切磋,她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五)我看到身邊的同修遇到矛盾時心裏很苦,我就找時機和她切磋,在他心態好的情況下,指出他的問題所在。當同修認識到後,馬上就釋懷了,一下就跳出來了,因為這個同修有很紮實的個人修煉基礎。

(六)有個同修的丈夫(同修)被迫害致死後,家裏去的人就很少了。有一次和她切磋時,我和一個同修指出了她有些事情做的不對,她哭著給我們訴說了她的苦衷,我當時也掉下了眼淚,她在難中時大家對她關心不夠,我也很少去。她的心和大家遠離了,我感到問題的嚴重性。我想還是讓她參與到整體中來。根據她的特長讓她承擔一個項目。我就在協調人會上提出我的想法,大家都同意。同修承擔這個項目後幹的很好,對救度眾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師父最近講:「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現在這個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對應著宇宙。」(《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這麼巨大的使命,如果同修不修了、掉下去了、走不出來、不能走出來去做救眾生的事,那是多大的損失啊!他自己的宇宙體系,和他有緣的世人代表的宇宙體系都會有巨大的損失,甚至被銷毀。

師父講:「大法弟子有很多是高層來的,也有從比較高的層次來的,像那些地方都正完法了。大法弟子修成是甚麼樣可以預見的到,在正法的過程中師父就幫你圓容了。如果這個大法弟子中途沒修那麼高,那個世界也會解體掉,就在他能修多高的地方再從新給他圓容一個。如果這個人最後沒修成,那就甚麼也沒有了,就沒有未來的天體,沒有他的位置,他代表的一切也就沒有了,和常人一模一樣。」(《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我悟到明白真相後沒得法的人還有在法正人間時期修煉的機會;可是得了法的學員做不好,就沒有下一次修煉的機緣了。因此我們不能坐視同修的不精進,因為他們是正法時期得法的,走正最後的路是非常關鍵的。所以我們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想辦法幫助他們,不要讓他們被歷史所淘汰。同時,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我們修煉自己的過程。而這個過程中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只有學法。

我在幫助同修中體會到:幫助一個同修提高與歸正,是需要放下自我,默默付出的。而且還要有誠心、有信心、耐心,要長時間的做下去。並且一定要根據不同的人採取不同的方式和語言,最好能讓他在學法的過程中,在法理上清晰,在法中歸正。幫助同修時千萬別到處張揚,那是證實自己,很容易被魔鑽空子,也收不到好的效果。因為我們在幫助同修過程中,一思一念、發出的信息,甚至一個眼神、一句話對同修的提高與歸正都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或影響。做的好就會對同修的提高和歸正起到促進作用,否則會適得其反、事倍功半。

如果我們幫助一個協調人提高上來了,就能把一個片帶動起來,把一個村的同修帶動起來;如果我們幫助一個同修提高上來了,就能把一個學法小組、親朋好友帶動起來。就能夠救度更多的世人,世人代表的宇宙體系的眾生就得救了,那是救了多少無量的眾生啊。所以幫助同修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能找回更多的昔日同修、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走出來,對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會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所以幫助同修也是助師正法的一部份。

讓我們記住師父的教導:「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

後記

我寫完稿後讓同修幫我改一改,同修指出了好幾個地方讓我回家自己改,其它的地方我們當時就改了。我回家改完這幾個地方後,發現這幾個地方都是我有意隱去的,怕同修看見他的不足被公開了會有想法,怕傷害同修,怕同修對我有看法。

這不是一顆怕心嗎?為甚麼怕同修說呢!這裏邊有為同修考慮的因素,真正的是怕自己受到傷害。為甚麼在後期修煉路上自己的怕心那麼大呢?總是怕這怕那。怎麼回事呢?

早晨煉功時突然悟到:我原來還有一顆怕死的心,這原來是自己沒意識到的一個根本執著。我初得法時因對大法認識很淺,很看重自己的身體變化。因為這是最明顯的受益,所以在煉功上很用心,法有時間就看,沒時間就不看。看到常人為了名利、權力爭鬥,最後把自己搞的一身病,結局還是死。覺的他們很可憐。我們得了大法了,不僅從精神上解脫了,肉體也解脫了。後來隨著不斷的學法,知道了甚麼是真正的生、甚麼是真正的死。在這十年的被迫害中,儘管我比以前成熟了,可這顆不易覺察的怕心一直障礙著自己的提高。由於沒挖出這個根本執著,大的關難能放下了生死,但沒有做到時時事事都放下生死。找出了這個根本執著,我一下子輕鬆多了。

因此我體悟我們投稿不僅僅是為了證實法,向師父交作業,和同修交流,也是對邪惡的一次清除。寫稿的過程也是我們向內找的過程,也是我們提高昇華的過程,也是找自己不足的過程。同時我通過寫稿,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責任和使命有了更清晰的認識。就幫掉隊的同修而言,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幫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能不能體悟到他代表的體系背後又有龐大的體系,而他那個龐大體系中的粒子在更微觀上還有更龐大的體系;認識到這是圓容師父正法需要。

稿子發不發表並不關鍵,關鍵是我們通過寫稿後得到的提高和昇華。所以希望同修珍惜師父和明慧網為我們提供的每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修煉心得交流大會,別錯過每次機會。

個人體悟,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