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領我找到真神真道

在正法時期修煉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首先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問好!
向同修問好!

我是農村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得法。得法之前,我就開始尋找真神真道,各種宗教都學了,但總覺的不是我要找的。我為找不著真神真道而苦惱。

過了幾年,有人給我介紹法輪功,我想我才不學呢,就抱著看看你們師父長啥樣,把書接過來一翻。一翻書,看見師尊像怎麼那麼熟悉?就好像在哪見過似的。師尊又給我顯現全是白光的形像在我眼前,然後又一點點的變成了師尊在《轉法輪》中照片的形像落在上面。師尊的身體一下子就像吸鐵石一樣把我整個身心全吸進去,我一下子甚麼思想也沒有了,好半天一點點又出來了。

當天,我把書請回來,把《轉法輪》通讀了一遍,看的我淚流滿面,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真神真道。

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師尊的洪大慈悲與時時看護著弟子。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在人與神的選擇中,我深深感到,堅信師父堅信法,大法使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真的沒有語言形容我們的師尊有多麼的偉大。

正法修煉之路

(一)進京證實大法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修煉道路一直是坎坷的,我三次進京證實大法,要說的是,只要你有證實大法這顆心,師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大法無所不能。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第一次進京證實大法。我悟到:每一層次都有護法神,那麼法在人間,不能一個天上的神到人間護法,我們大法弟子應該走出來證實法。我一直想進京證實大法,只是沒有路費錢,好不容易積攢九十多元錢,我再也等不下去了,心想,能坐車到哪算哪,剩下的路,我步行進京證實大法。

來到火車站,買了去北京的火車票,才七十多元錢。這樣我坐上了火車,在火車上要身份證,乘警走到我跟前,也沒要身份證,要檢查火車票,打開一看,才發現買的車票是兒童票,半費七十多元錢。我這才知道是師尊幫了弟子,知道弟子車票錢不夠。一路上我的淚水怎麼也止不住的流,心裏說:師父,我來晚了。

到了北京,我心裏說:「師父,我上哪去證實法呀!」頭腦裏就閃出「天安門,天安排的門」。

這樣我打一輛車,正好二十元到了天安門。在廣場上,我喊了「法輪大法好」。過來一輛警車,惡警把我推進警車,車裏還有幾個同修,惡警不由分說就拳打腳踢,把我打的喘不過來氣。當時我想起師父說的:「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心想,死了就當圓滿了。以後惡警就再也沒打我。

我被關進監獄,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大片樹林,樹上有很多果子,有黃的,是熟透的,有綠的,是沒熟的。人們都找熟透的,這些果子都有人看著,我上前摘了三個熟果子,第一個是羅漢果,第二個是菩薩果,第三個沒看見寫的是甚麼,看著這果子的神仙說:「你拿著這果子去換那邊的果子,這果子上邊寫著甚麼換甚麼。」我醒來了。

我今天寫出這些,就是想說,沒有成熟的同修,快點成熟吧!師父就是等著還沒有成熟的同修。

(二)做好資料協調工作

由於三次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兩次在家被綁架,這一年(二零零零年)沒怎麼在家呆。年末,我看到同修沒有經文和真相資料,沒有人出來做。市裏同修聯繫上我,讓我按時上市裏把經文、明慧資料、真相資料拿回來,回來之後,想辦法送到同修手中。

因為我當時懷孕了,騎自行車和走路很不方便。有時丈夫看我挺累的,出於心疼,也幫著往下送,一天兩天,天長日久,丈夫害怕了。當時村裏派人看著大法弟子,出入都很不方便。我對丈夫說,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不做大法的事情誰做,不能天上來一個神來人間做吧!如果你不讓我做,那我還上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丈夫一看我下定決心,也就不管我了。就這樣,我開始做上了資料點的協調工作了。

由於當時的環境很緊張,有的同修的家庭環境沒有開創出來,家人不讓和別的同修聯繫,有時有新經文,我就想盡一切辦法把經文送給同修,讓同修早日看上經文。

有一個同修的家沒有人敢去,他家人見了就罵。我想,不能因為他家人不讓去,讓同修看不到經文,於是我去他家,他媽看我是煉功的,就罵我。我給他媽講了好長時間的真相,最後他媽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害怕你們受迫害,才不讓你們來。」

從同修家出來,天已經黑了,還沒有月亮。道兩邊長的高高的玉米,甚麼也看不見,八里多的路就我一個人,我心裏害怕極了。走著走著,發現身後邊有車過來了,車燈可真亮,照的通亮,我急忙躲在一邊讓車過去,呆了一會兒,回頭一看也沒有車呀,這才明白了,是師尊保護著我呀。心裏也就平靜下來了,我背著師父的詩篇:「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每次送經文,我騎上自行車要送好幾個外村。往返好多路,我都想辦法送到同修手中。

開始我為幾個鄉鎮的同修取資料,然後再送給他們,把幾個鄉鎮的資料用車拉回來,就一個鄉鎮一個鄉鎮傳下去。當初就想把經文、明慧文章、真相資料等傳到同修手中,也沒有多想,同修有事來找我,大家在一起在法上交流,解決一些問題,有地區開交流會通知我,我就去。

師尊說:「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我個人悟到,「自己就是大法當中的一員一個粒子,無論做甚麼事,只要大法需要,自己就應該去做,並且做好。」同修有事來找我,我都能去,就這樣,不知不覺又成了協調人。

(三)溶於法中,在正法中昇華

到了二零零一年,我又生下了一個小男孩,這樣就感覺時間不夠用了。上市裏往回拿資料後,還要送資料。一個月四次《明慧週刊》,又要學法,又要發好正念,還得出去領著同修散發真相資料與講真相。回到家中,帶孩子,洗衣、做飯,幹一些家務,當時感覺壓力很大,想停下來,找另一個同修做,可又一想,師尊讓我們做事先想到別人,我做有壓力,就推給別人,別人做不也有壓力嗎,遇到困難就退縮,這哪像個大法弟子。可又怕做不好。

當天學法,師父就點化給了我。我悟到做事用心去做,就能做好。大法給了我力量,使我又堅定的走下去。

當一些同修等、靠、要時,市裏大資料點出事了,很多同修被綁架。市裏一個同修來找我,說有一車東西沒地方放,讓我馬上找車拉回來。我馬上答應了。我和另一個同修說了此事,同修也沒車,於是同修上常人家借車,和他說拉真相資料,如果出事,後果一切我們負責。(當時覺的不應該說謊,如果出事,怕常人說我們騙他,告訴他真相,他還非常信任大法弟子。)那人把車借給了我們。

當時市裏離我們七十多里路,市裏二十四小時巡邏,還有防暴隊也來了,氣勢洶洶。巡警車剛過去,晚上我們車就進來了,到了同修家裏,我們商量一下,是現在走,還是起早走,同修家裏的常人說:「起早走,混著趕集車就出城。」

我知道是師尊在點化,於是同修都決定起早走。這樣就先休息一下吧,學學法。心裏跟師父說:「我是一個女學員呀,我行嗎?」師尊一句法馬上出現腦海裏。「釋迦牟尼有十大弟子,目犍連就被他說成是神通第一。釋迦牟尼還有女弟子,其中有一個叫蓮花色的,也是神通第一。」(《轉法輪》)我一下子悟到師尊把神通都給了我了,我怎麼還用人心做事。發完十二點正念,大家說,休息一會兒吧,三點鐘起床。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天上一個粒子、一個粒子的,一粒子就是一個大菩薩,無數的粒子,無數的大菩薩在天上挑水呢。起早一看天上怎麼跟我做夢一樣呀。我們把車開到藏東西的地方,把東西全裝上了,滿滿裝了一大車,剛把車開走,巡警就過來了,我們繞開巡警,混著趕集車順利的出城了,大家才舒了一口氣,順利把東西拉回來了。

師尊講:「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悟到得走出自己的路。於是在市裏同修的幫助下,我們自己開始做資料了,我們用絲網刮真相,一面一面的刮,頭一面還好刮,第二面就很費勁,我倆人一夜也就刮一千份,累的腰酸背痛。

我們分五個地方刮,也學會了刮條幅、不乾膠。因為量很大,幾個鄉鎮就幾萬份真相,怎麼也刮不過來。我和同修商量,買一台油印機做資料,沒電還能用手搖。在同修的幫助下買了一台油印機,那時候我就覺的很好了。

由於學法少,忙著做事,繁忙的工作,又要做資料,又要進貨,又得協調,還得做家務和帶孩子,還有常人的人際關係,還有同修的一些事。

我一天拿筆記下一件一件事,白天、晚上都感到身心疲憊,晚上睡覺都想著大法的事情。這對於學法來說,本身就是一定的干擾,學法也靜不下來。學法時間放在晚上,每天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學法到三點,煉功也跟不上。

忙種地、忙秋收,不管甚麼事,我也要把每週的《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做出來,我們這裏的同修走出來的多,對資料的需求量大。可資料點還沒達到遍地開花的成度。既要負責做資料,還要負擔耗材的運送,還有資料的傳遞工作,過大年時要印很多真相資料,因為過年也沒甚麼活了,世人有時間看真相了,別人忙著過年,我忙的是做真相資料。

後來靜不下來學法,就抄法。當抄到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轉法輪》)胡思亂想的思想沒有了,思想一下子靜下來,身體也輕鬆了,腦子靜止下來,是那樣的清靜。我知道是師尊幫助了我,淚水不自覺的流下來了,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

二零零一年同修們出去發真相資料,有四名同修被綁架,同修們勸我躲一躲,我很堅定沒有躲。過一段時間,又有幾名同修被抓了,我想我不能走,我一走會給同修們鬧的人心惶惶的,干擾救度眾生呀,也會給被抓同修加難,我就堅定的學法和發正念。

師尊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裏說:「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後來聽說同修的臉都被警察打變形了,也沒有說出其他同修。

二零零二年,有一個同修掛條幅被綁架,邪惡騙同修的家人,「說出來一個就放人。」同修的家人把我說出來了,同修通知讓我躲一躲。我想,我誰也不聽,就聽師父的,把心穩下來學法和發正念。正好《師父的新年問候》這篇經文下來了,師父說:「全世界大法弟子新年好!」「你們從魔難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與成熟中又走過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路漫漫已盡,霧迷迷漸散;正念顯神威,回天不是盼。」我坐下來靜心發正念,自己真感覺好像一個神在發正念,正念沖到整個宇宙,足足發了一個半小時正念,感覺一切邪惡全部解體,自身空間場天清體透。不一會兒,同修告訴說不用躲了。

在以後無論遇到甚麼事,我也不想躲了。有一同修來切磋,說邪惡要抓他,問我躲不躲。我告訴他堅定正念,不能躲。結果他沒躲,被抓走了。我向內找,發現自己悟到的就容易強加給同修,造成損失。

同修遭到邪惡的迫害,過幾天,我家親屬告訴我,他們接到通知,說今晚上這來,讓我躲一躲。這時我就沒了正念了,心想這位同修沒讓躲被邪惡抓走,遭受迫害,我還是躲一躲吧!

剛出家門,在路上就看見看管我的常人,問我幹甚麼去?我說給孩子買餅乾去,這樣我就上別人家躲著去了。這個人找了一遍,問所有食雜店我去了沒有,都說沒看見,就上我家來了,問我的家人我去幹甚麼去了,趕快給我找回來,否則就抓人。

家人去了一說,我知道這一躲錯了,沒了正念。我回家穩下心來還是學法和發正念吧!師尊講:「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我悟到: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增強正念,一個神哪有被邪惡嚇跑的,就是解體邪惡,到正點發正念,發了一宿正念。第二天有人上我家說,他們打了一宿,有一夥非抓我不可,有一夥不讓抓,這樣兩伙打了一宿,不讓抓我的人把讓抓我的人打敗了。我知道了,是我後來有了正念,師父保護了弟子。

真像師尊講的那樣,「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從中也悟到,邪惡就是想毀掉你的意志,摧毀掉大法弟子的正念,不給你立足之地,真的是正念很強就能走過來的。

有一次在夢中,上邊有一群代表舊勢力的佛、道、神,在我頭上飛著追我,下面還有一個母豬,領著一些小豬追我,我奮力的在空中飛著,在空中邊飛著邊發正念、打立掌。剛開始立掌打的不直,打出的功縹緲,沒有威力,滅不了上邊的壞神,他們也發光打我,卻打不著我,後來調整心態,心生慈悲,立掌直立,發出的光一下子就把上邊的壞神給滅了。地上的一片豬追我,我念師尊的正法口訣,滅不了邪惡,後來心生慈悲,念「真、善、忍」,一下子都被滅盡。這樣我才站在地上,這時,也從夢中醒來。

有一次,下午五點多鐘,邪惡氣勢洶洶的來到我家,想綁架我,有三輛車,得有二十多人。有市裏「六一零」的和鄉鎮政府、派出所和鄉幹部。我當時正念十足,沒有一點懼怕,我問他們:「我修煉法輪大法有甚麼不好,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有甚麼錯?今天你們來了,我問你們,我犯甚麼法了,我坐家炕上犯法了?」我一一指他們,一個個都說沒犯法,我說:「沒犯法你們這是幹甚麼,我死也不跟你們去,我知道你們就是迫害好人,不讓人家過好日子。」

我家有三個孩子,一邊一個,中間是最小的,孩子也說,「看誰動我媽,我們和他拼命。」這樣僵持了一會兒,一個「六一零」給上邊打電話說,不敢抓,說怕孩子出事,這樣都走了。

晚上丈夫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是一個金佛的形像在我家地方左轉三圈右轉三圈,只要是我家的地方一點不落的給清場,最後師尊站在我家的大門外看護著。

(四)建立煉功點和講真相

在正法修煉中,不但自己要精進,還要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共同提高。為了整體提高,我先到有煉功點的地區,看到他們整體提高的很快,想從新組建煉功點。就這麼一想,師父就安排同修到我家來了,我跟他們把建煉功點的事說了一下,我和他們交流之後,定好了時間,去上有煉功點的同修那裏交流交流。

怎麼去呢,大冬天的打車還不行,後來跟有四輪車的同修協調好了,那天開車拉著一些同修到那裏交流。通過交流之後,大家也認識到了煉功點的重要性,回來後,煉功點在各村也就成立起來了。

大家現在在一起學法、煉功已有幾年了。經常在一起交流,大家提高的很快,沒勸三退之前,大白天就挨家挨戶講大法好。現在整體勸三退,過年時,拿著對聯,倆人一夥,挨家挨戶講三退,現在把我們附近所有村的三退勸了一遍,現在講的是當時不在家或者沒有退的,這就是整體的力量。如果沒有同修的圓容,救度不了那麼多眾生,在此謝謝同修的配合。

(五)資料點遍地開花

我身心感到非常疲憊,沒有時間學法和煉功,這時,想到了明慧網上提出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說法。

資料點的同修、協調的同修都有這個體會,就是操心。不做資料、不做協調的同修,也想像不到他們的壓力。我常想著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切,我為救度眾生為甚麼不挑起擔子來?自己盡了多少責任?

要想資料點遍地開花,自己首先得解決技術上的困難。我就和市裏同修說學電腦技術。市裏同修不贊同,認為我文化淺,學不會。當時覺的很難,就這樣,也就放下來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覺的應該學電腦,在心裏和師父說:「弟子學電腦,能不能學會,請師父點悟弟子。」師尊講:「我不能和每個學員見面,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這種情況下,在學員見不到我的情況下,不能夠說有事情都要來找師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為師。而為了使大家能夠修煉、能夠提高上來,那麼在這部法裏,我已經把使人能夠修煉提高上來的一切因素都貫穿在裏面了。只要你去學,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夠在法上去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晚上夢見學電腦,一步找一步。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走這條路。這樣,我上外地學會了電腦技術,回來教同修。很多同修就障礙在技術上。資料點遍地開花了,當地同修都會了,隨時就把技術教了,也不用找外地同修,學的同修也沒有障礙了。如果每個同修都能上網,自己用的自己做,那整體就會往前邁一大步。

這幾年來,在正法修煉中,的確經歷太多太多的風風雨雨了,回憶著寫下片段,用甚麼樣的語言和方式也報答不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

弟子再一次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